浪逝余痕

【修伞/喻黄】同学少年多不贱(6)



从礼堂出来的苏沐秋脑子如同一团煮沸后凝固的浆糊。


今天晚上的语文作业是年级统一布置的叶修讲座观后感。一想到多少同学又要在方格纸上高举假大空的君莫笑个人崇拜旗帜,苏沐秋就很想给他们上一课,为他的粉丝们揭秘那个隐于人后不为人知的真实叶修。


裤子口袋里还小心翼翼地装着叶修刚刚在台上塞给他的便利贴,苏沐秋却故作镇定地按兵不动。


在最后一节自习课一反常态突袭查纪律,还好心情地把办公室的老师都打发走自己留下来打扫卫生,然后又坐下来备了一会儿课,直到从窗户缝透进来的红光一点一点慢慢下沉,天快黑得差不多的时候,才起身关灯锁门。


苏沐秋觉得自己可笑,也不知道究竟在躲谁。距离放学点都过了一个小时四十分钟了,苏沐秋猜测叶大忙人肯定没有那个闲工夫蹲在校门口苦等,就放心地提着包出校门,向路边公交站走去。


然后他看到靠着站牌吞云吐雾的叶修,舒服地倚在那里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你们当老师不容易啊,竟然这么晚才下班。”


“我……”


看到情况有变,苏沐秋当机立断切换到B线副本,只得先硬着头皮迎上去再找机会见风使舵。


“……你在这等了多久?”苏沐秋看着终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死宅叶修被自己间接罚站快两个小时,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我刚来一会儿,有小五分钟吧。”叶修抬起手腕看了看表。


“哈?”苏沐秋愣在原地,“不对……你采访完干啥去了?”


“哦,出版社有点事我先过去一趟。我猜你肯定会晚点下班,不过刚好赶上也挺巧的。”叶修解释得简洁明了。


于是苏沐秋心里仅存的那点悲悯和不好意思都被一句话完全抹杀了,内心直骂叶修擅自换剧本完全不按套路出牌,接着一想他要是哪天按套路出牌那还叫叶修吗。


“亏我刚刚还有点心疼你……咱们去哪?”苏沐秋朝天翻白眼。


叶修微笑着伸个懒腰,往苏沐秋跟前凑,“难得沐秋同学赏脸,跟我走呗,我今晚上请客。”


还一边趁着苏沐秋往前迈步的功夫悄悄地活动了一下一动不动快俩小时站得发麻的腿。



苏沐秋辨认出叶修目的地的时候立即警惕地停住并瞪着他,“叶修你到底是何居心?”


“好容易见你一面,叙叙旧。”叶修这次没打直球直说“泡你”,还是稍微拐了个弯。


苏沐秋心说鬼才相信。他抬头看到白色LED灯拼成“嘉世”两个字的咖啡馆招牌,从落地窗外面看进去,店里面的装潢比从前稍微做了点改变。


苏沐秋还能记得这些也不意外,毕竟是和叶修第一次正经八百约会的地方,他怎么可能会忘。


他很识趣地跟着叶修走到当年他们第一次坐的地方,很识趣地在他对面坐下,很识趣地看着叶修熟练地报了一串菜名。


还都是当年他满怀着宰客的心点的。


苏沐秋冲着叶修挑了挑眉毛,“居心叵测啊。”


叶修不置可否。


“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苏沐秋明知故问。


叶修十分自然地回答:“今天店庆打八五折,还满二百减三十。”说着还从钱包里抽出两张优惠券。


苏沐秋没控制住一口茶水差点从鼻孔里喷出来。意料之中,情理之外。



苏沐秋又一次抱定了宰客的心,愤懑地埋头胡吃海塞。


叶修怕他噎着,“不着急啊,不够咱再点。”


苏沐秋默默嘟囔着叶修财大气粗,一方面也没停下继续吃,以此来婉拒叶修即将提出的各种问题。


“沐秋同学,你不觉得当个高中语文老师不能施展你的才能吗?”叶修端起面前那杯美式咖啡啜了一口。


苏沐秋无奈耸肩,“当然没你这种三连冠的混得好呗。”


叶修还纳闷苏沐秋怎么知道自己这事的,苏沐秋立刻补充,“登你作品的杂志我可每个月都买。”


说出口了才发现这句话不太对味。叶修怔了一下,又摆出他那副事事了然于胸的欠揍表情。


苏沐秋怕他又要借题发挥,赶紧转移话题,“当老师就挺好的,离家近,还能照顾沐橙。不然总不能让你养着我吧。”


“那也不错。”叶修赞成。


“什么?”苏沐秋没听清。


“没听清啊,那你过来。”叶修把手中的陶瓷咖啡杯稳稳放进托盘里,对着苏沐秋使了个眼神让他靠过来。


“你要干嘛?”苏沐秋一下子怔住不知所措,却又受到蛊惑似的往前倾了倾身子。


“再近点。”


苏沐秋觉得有点不对,想要后退回安全地带,然而感觉自己似乎被叶修那双黝黑的瞳眸施了魔咒,让他移不开视线,大脑也僵硬地停滞不前,只能乖乖就范,竟然鬼使神差地又往前靠了靠。


他能判断出叶修的脸在他视野里越来越大,甚至能看清叶修下巴上还有没理干净的胡茬,仔细些还能嗅出叶修衣领上沾有他不太喜欢的烟味,在他四周弥散。


苏沐秋的理智还是把他从九霄云外强拽回来,他口干舌燥想说点什么,“等等……”


这次叶修没再给苏沐秋阐述的机会,凑近贴上他因诧异而微张的双唇。


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苏沐秋瞪大了双眼,感受叶修若即若离地贴着他的双唇,“沐秋,回来吧。”



事后苏沐秋在一天之内魂不守舍,接连不断犯各种可笑的错误,光进错班就三次,尴尬得他都快没脸见人了。


恰好那天班长喻文州放学后来找他询问关于荣耀杯校选的事情。一开始苏沐秋接手这个班的时候,认为喻文州这孩子属于那种沉默寡言的老好人,渐渐才发现喻文州在私底下的勤奋与掩盖不住的聪明。


而且他在带这个班之前也不是没听说过,这位好学生曾震惊全校的一出“佳话”——高二的时候把他们班主任惹辞职了,这也就是苏沐秋一个刚上岗的年轻教师破格当了班主任的原因。


最巧的是,辞职的班主任不是别人,就是他当年的同级生魏琛。不过魏琛跟他迫于生计还不太一样,是纯粹想炫技打算留校工作几年,当的还是数学老师。



苏沐秋上任第一天,他的对桌林敬言就把这个故事绘声绘色地完整讲了一遍,旁边的张佳乐不时回过头来添油加醋。


“高二的时候喻文州还不是班长,学习成绩也平平。有一次老魏在下面转的时候抓到喻文州在刷物理题,就把他叫起来问他为什么不听课。文州回答今天讲的题都会了,大概是那天老魏买的股票跌了心情不好还是怎样,就不依不饶非要考他。”林敬言回忆。


张佳乐接下去继续,“然后老魏就问了他几个题,喻文州都回答上来了。也不知道老魏当时咋想的,竟然要跟他比试。”


苏沐秋摇头叹息,“老魏连个娃娃都不放过,真是一如既往地没下限啊。”
“于是魏琛就连课也不讲了,让他数学课代表,似乎是学数竞的那个于锋,让他去找了三道竞赛题,他和这个喻文州一人一块黑板单挑。”


苏沐秋无语,他对线上线下的pk方式都有所耳闻,还真是第一次见单挑做数学题的。


“你不知道当时那个场面,”张佳乐感慨万千,“第一题是道导数,老魏想试试水,故意让他。老魏原本打算连扳两局,别让他落下血虐学生的名声。”


林敬言应和,“结果他没想到喻文州第一题没费多少劲就解出来了。第二题好像是圆锥曲线,老魏运算当然比文州快一大截,他开始计算的时候文州才刚列完算式。但是文州那道题用了简便方法,算的比老魏少,就又稳赢一局。”


苏沐秋一边剥糖炒栗子一边啧啧称奇,“能连赢老魏那也是真不简单。”


“后来最难的第三题排列组合也让喻文州解出来了。那孩子当时也没说什么,下课之后也没再提起这件事,不过老魏被刺激得请了两天假,后来的事情你知道,学期结束他就告老还乡辞职了。”


凭借苏沐秋对魏琛的了解,这个人被别人赢就要坐卧不安,更何况赢他的人还是他的学生。不过他也明白魏琛志不在此,现在也不知道在哪儿谋出路呢。


但是他却特地关注了这个喻文州。


==========================================


喻黄线正式开始!以后纯喻黄的章节就不打修伞tag了 想继续追的GN可以关注一下我(大概也没有吧)


评论(6)
热度(205)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