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修伞/喻黄】同学少年多不贱(5)



上台之前苏沐秋还是把自己从回忆的泥淖里连根拔起。手上若无其事地整理着边缘被掌心渗出的汗水浸湿的稿件资料,像是刚从打印机出口新鲜出炉一般带着温度。


排好页码之后竖在桌面上卡整齐,对完一边后又转到另一边,毫无意义地转动了好几圈。


叶修远远站在舞台另一端的紫红色幕布后面,看着苏沐秋不知所措晃神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


尽管刚刚经历了一段史上最尴尬的楼梯对话,内容基本上是“今天挺暖和的,三月份竟然就这么热”,事实上叶修手机锁屏上的天气显示当前气温二十度出头,估计是被这种猝不及防的见面给激动的。


这人怎么还像高中那会儿似的,叶修暗笑。


通往后台的铁质楼梯被他们并不一致的步调踩出嘈杂的撞击声。叶修走在他身后,俩人差着四五级台阶,刚好能直视苏沐秋九分裤下面露出的雪白脚腕和一双很衬他气质的休闲皮鞋。


苏沐秋还是他印象里挺拔向上的样子,二十五六岁的年纪,秀气的眉宇间透出点青涩的成熟,把外面的阳光都比得黯然失色。叶修就不由自主地想到这样动人的苏老师的课堂该是怎样有声有色。


以后可一定得见见。



主持人下了场,台下一片掌声响过之后,头顶上一排闪光灯齐刷刷地打开。


苏沐秋望着叶修的方向,在这样惨白的聚光灯下,好整以暇坐在对面的叶修看上去有些许不真实。


仿佛与现实脱节,经历了不胜枚举的挑战却从未有过败绩,被别人高高供奉在神龛里不可一世的那个君莫笑,一字一句间依然夹带着清晰可辨的慵懒与自信。


苏沐秋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台下学生们艳羡的目光,暗自庆幸那个走下神坛说话直白得别人只想揍他的叶修,大概也只能被他一个人三百六十度地了解。


两个人按照剧本老老实实地寒暄了一通,装出是一副初次见面的样子,谈了谈叶修高中时期的学习历程,又有条不紊地把话题挪到几个月后上市的新书《一叶之秋》的写作状况。


苏沐秋在心里抹了把汗,还好叶修没放任自由答点什么出格的,而全部在他预料和掌控中的中规中矩的回答,却又让他心里无端涌上来一丝莫名其妙的失落。


要是台下老师学生知道了他和叶修从前的真实关系,估计整个校园论坛都原地爆炸了吧。


苏沐秋在心里自嘲完,自然地抬头对上叶修投过来的目光。


两个人中间隔着一张一米多见方的木桌,桌子上摞着两沓资料,还有两个盛了四分之三杯凉白开水的玻璃杯。


隔了七年时光洪流,从H市到B市一千三百多公里的日夜兼程,绕了一大圈,就只剩下无限靠近坐标轴的这么远。



苏沐秋低头看下一个问题:“刚才我们谈到高中时期的学习生活,那么请问您有没有在写作方面的特殊经历呢,能不能与在座的大家分享一下?”


叶修顿了顿,接着颇为从容地望向台下的观众:“写作方面的经历的话,应该要说我高三时参加的第一届荣耀杯全国作文大赛。”


台下的学生开始窃窃私语。


“那是我第一次参加全国大赛,非常感谢那时候与我一起奋斗过的队友和对手们。今年是第八届了吧,希望大家能够抓住这次机会。”


叶修简单答了一句,内容上似乎什么也没说。他点了点头,意思是可以问下一个问题了。


苏沐秋也不追问,他理所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



第一届荣耀杯作文大赛的通知是七年前的这时候发的。


语文课代表苏沐秋正在陶轩办公室数周末作业的卷子,无意中向桌面上那薄薄一沓白纸瞥了一眼。


苏沐秋向来视各大作文比赛为张飞吃豆芽,因此也没怎么在意,直到隔了几行看见全国特等奖直保B大这几个字。


于是他下课就拽着叶修来问东问西,问完陶轩问崔立,办公室的门都快让他掀下来了。


“文体不限题材不限……这才是真正的作文比赛!还有这可是B大啊!人生梦想啊好吧?”


被他从桌子上硬拽起来的叶修还没睡醒,他耷拉着眼皮心想要不要告诉他我家到B大就两站地铁。


苏沐秋无情地按着叶修肩膀把他摇醒。


“叶修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荣耀,我耳朵都快喷出血来了你看见没有?”叶修一脸起床气。


于是苏沐秋无奈只好再把叶修按回课桌桌面上,自己继续去研究那张参赛须知了。



校选的前五名直接特批进入国赛,叶修和苏沐秋当然是没问题的,剩下的三个名额就落到了苏沐秋下铺吴雪峰,隔壁班那个长得很严肃的韩文清以及隔壁的隔壁班被苏沐秋戏称为“抠脚大汉”的魏琛三人头上。


“不是很懂为什么有老魏,”苏沐秋看榜单的时候大惑不解,“现在连看作文的老师都喜欢他那种猥琐流的吗?”


“人家也很强的好吗,不能只通过他个人作风判断他的实力。”叶修轻描淡写。



从那之后叶修和苏沐秋更成了图书馆的常客。尤其是苏沐秋,熟稔得都几乎能把一架子的书名都背下来,差不多快练成了仅凭借封面手感和重量判断这是哪本的神技。


叶修坐他对面,看几页就往笔记本上寥寥记几句。


“我说苏沐秋大大,你今中午是不是又没去吃饭?”


“不然你觉得我还能抢到我现在这个好位置吗。”


叶修挑眉,“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你现在人比黄花瘦,搞得像我虐待你一样。”


苏沐秋笑出了声,视线却没从书页上移开,“你也不心疼一下哥。”


“我当然心疼,”叶修义正词严,“以后必须按时吃饭记住了没有?”


“……好。”


叶修往苏沐秋身边凑了凑,下巴颏抵在他肩头。


“听话,以后去B大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还趁机飞快地亲了苏沐秋绯红的脸颊一下。



可能flag立得太高就一定是这样的结果。


苏沐秋从医院里醒过来时,右胳膊依旧疼得他浑身发抖。他顺着绷带看上去,输液吊瓶里的液体还剩下一小半,塑料小瓶里的透明液滴即将一滴一滴淌进他血管里。


距离去B市比赛还有一个星期,学校的车票都订好了,谁也没想到自己会在骑自行车过路口的时候被后面右转的车撞倒,右臂直接砸到旁边的路沿石上。


轻微粉碎性骨折。


苏沐秋住院第三天,早上也是被疼醒的。虽然打着夹板石膏的胳膊疼得他咬牙切齿,感觉还是心里更难受一点。


叶修临出发前过来看他,他笑着说不要紧不要紧,你一定要好好发挥,大不了我从现在开始就好好学习去高考。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一次,毕竟人生的路还是很长的嘛。


话是这么说,叶修从病房门走出去的时候,他强撑着让自己盯着手里的数学题,目光一遍一遍扫过题设,左手拿着的笔歪歪扭扭地划着条件,脑子里还是一团乱麻。



叶修拿总冠军回来的那天他还在医院里躺着,沐橙送完饭就回学校上课,剩下他一个人一边看着窗外停在防盗窗上的麻雀一边拨拉碗里凉了的米饭。


校园网、朋友圈和空间里都是对叶修溢出屏幕的崇拜,后来魏琛拿了束花来看他的时候还不忘调侃叶修一个星期收了十封情书让一众男生嫉妒得不行,升旗仪式国旗下演讲都拿叶修的奋斗史当论据,就差扯个大红横幅写个“向叶修同志学习了”。


苏沐秋没说什么,就只是跟着呵呵笑了几声。


魏琛拍着他的左肩说小苏同志你是“生的伟大死的光荣”,被苏沐秋没好气地拍回去了。


魏琛临走的时候挺郑重地安慰他说其实大家都知道你很强的,要是不出这个意外说不定全国总冠军都是你的。


苏沐秋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晚上借着床头灯幽暗的光看刊登了叶修总决赛作品的杂志,突然被一桶渺茫的距离感劈头盖脸浇下来冲刷全身。


对于叶修来说,或许赢这个字眼总是对他诱惑更大。



叶修拿了冠军之后不多久就回了B市老家,那时候距离高考仅剩下一个多月。


苏沐秋平日里学习成绩不差,但醉心于写作不免要倾注心血耽搁功夫,他咬牙抵死玩命学了一个月,每天只趴在桌子上迷糊一两个小时,吃饭的时候也看书做题。


他似乎是拉满了弦的弓箭,紧绷着不肯放松一丝一毫,眼神里被坚毅所充斥,只有偶尔目光掠过几排开外的那个空位的时候,才稍稍流露出一起落寞。


正如他现在坐在叶修对面,眼睛里流露出同样的东西一样。



提问结束之后苏沐秋身心俱疲地收拾手中因为他刚才走神被搞得一团糟的资料,起身向叶修致意的时候还是那种从未在他们相处中出现过的客气。


主持人又走上来照本宣科地念着结束语,叶修伸手将自己这边的资料递给苏沐秋。


苏沐秋接过来的时候,摸到最后一张纸背面贴着一张便利贴。


他疑惑地歪头看了叶修一眼,叶修用眼神告诉他“没问题就是我干的”。


苏沐秋心想:众目睽睽之下你也真不怕被发现。


他悄悄地把便利贴从纸背上揭下来,借着整理文件装模作样地往下看了一眼。


便利贴上是用熟悉无比的字体潦草地写着的一句:放学之后校门口等你。


========================

今天爆个字数。

还有半个小时……提前祝叶老师生日快乐!!我永远爱你!!

评论(5)
热度(185)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