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修伞/喻黄】同学少年多不贱(4)

 


放下纸笔的叶修平日里一幅死宅直男作派,让苏沐秋不由得感叹起爱情是盲目的。他现在路过叶修寝室都要往里头瞟几眼,有时候碰到刚起床头发像鸡窝叼着牙刷一嘴泡沫的叶修都小鹿乱撞。


自从他开始搞暗恋,用他下铺吴雪峰的话说,就是“矛盾得都拧巴了”。


有一次苏沐秋熄灯前枕着手臂摊在床板上,看着头顶上积了一层灰的风扇和白得耀眼的日光灯突然发问。


“老吴,你说怎么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直男啊?”


吴雪峰正坐在床边洗脚,听了这话差点一脚把盆踩翻。


“……快告诉我,你是不是看上隔壁那个老叶了。”

 


苏沐秋记得当时吴雪峰给出的答案是“你跟他告白,看他答不答应”。但这简单粗暴,显然是叶修的画风。


他脸皮薄,自尊心又强,万一一个告白过去,对方非但不接受反而认为自己是变态,然后被永久拉黑,他还是宁可一直暗搓搓地单恋下去什么也不说。


这种赔本生意,肚子里一打算盘精明得溜光的苏沐秋可从来不会做。他要干就干一票稳赚不赔的。


他要不动声色地测试一下叶修对自己到底有没有那种意思。


 

没过多久苏沐秋就等来了他的大好机会。


春游的通知在各班一发,整个高二年级都炸了。


冯校长估计是最近捞了一笔,今年要去的地方终于不再是都能默画出游览图的湿地公园和外地人专享的西湖一日游,改去海边两天一夜,包吃包住。


也就是说,来回各要坐三个多小时客车。苏沐秋小算盘一打:有门!


色诱叶修的计划在他脑子里一出,苏沐秋不禁脑补了一下那个美好画面,自大地认为上天欠他奥斯卡。


 

春游那天的大巴车上,苏沐秋坐在靠过道的位置,叶修跟他坐在一起靠窗。


距离发车已经一个多小时,大巴车正在高速公路上平稳地行驶。周围一开始还很喧闹的同学,无论是打牌的还是聊天的,现在统统都安静了下来进入梦乡。


还有几个同学依旧在玩手机,苏沐秋耐心地等到所有人都靠在了靠背上,才把视线投向身旁的叶修。


叶修不习惯在车上睡觉,也没什么娱乐方式,此刻依然直直地望着窗外一一闪过的景色。


苏沐秋揉了揉眼睛放下手机,闭上眼靠在椅背上装睡,还不时眯起眼睛监视着叶修的一举一动。


万一搞砸了,那就真搭上了自己的一世英名。


不过苏沐秋只担心了一秒,他向来对于什么事都想勇敢地尝试一下,就算结局时常不尽人意也很宽心。


这次失败了那就从头再来呗。


 

四月天的阳光暖融融的,透过车窗玻璃照在他的脸上。眼帘被映成鲜艳的橙色,让苏沐秋也觉得有些晕晕乎乎。


他装睡了好一会儿,找准一个汽车在高速路上颠簸一下的时机,把脑袋靠到了叶修的肩上。


心脏在他胸腔里一通乱撞,苏沐秋觉得他的体温大概要超过四十度了。叶修的锁骨硌得他有些疼,透过他薄薄的一层衬衣,苏沐秋隐隐约约感受到了叶修稳健的心跳。


他们从来没有这么靠近过。


叶修不太擅长与别人交往,跟苏沐秋关系好也只不过是平时一起在食堂吃个饭一起去上体育课周末一起打游戏之类的,最亲密的一次还是有次下大雨叶修没带伞,两个人一起撑伞回寝室的时候叶修自然地搂了个腰,尽管那样已经让苏沐秋很开心了。


 

然而叶修并没有什么反应。


苏沐秋难免还是失望,心想叶修果然还是不喜欢我。也对叶修这么个大老爷们怎么会喜欢自己这个大老爷们啊,苏沐秋郁闷,我脑子是不是瓦特了。


苏沐秋依然不放弃,打算最后试一次,干脆又抬起手臂抱住了叶修的腰。


这下他终于等到叶修的反应了。叶修轻轻笑了一下。


苏沐秋还没等乐呢,叶修就凑近他耳朵边低声说:“别装睡了,起来吧。”

 


这致命一击把苏沐秋整个人都打僵直了,一面想着卧槽这个人是不是我肚子里的一条蛔虫,自己演技精湛还能被发现,一面又从叶修的角度思考自己竟然在车上用这么小女人的办法揩油,岂不是比他还恶劣。


他觉得自己已经露馅了,现在脸红得要滴出血来,只能紧紧闭上眼睛,让黑暗麻痹自己的神经。


苏沐秋破罐子破摔,现在弱弱爬起来的话,估计以后都没脸再见叶修了。于是他选择了装睡到底,对叶修的耳语置若罔闻。


以后我可再也不干这种蠢事了,苏沐秋暗想。


 

叶修又靠近他耳边缓缓开口:“你这是要考验我啊……我定力可没你想得那么好。”


苏沐秋只觉得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直接物化成了温暖的液体,顺着耳道里的毛细血管流淌进他每一个细胞,麻酥酥的感觉通电一般传遍了他的全身,他已经无法把叶修说的话连字成句,不受控制地忽略他所说的内容,只剩下心底波澜涌动着的热忱。


过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叶修意思的苏沐秋慌忙开口想要辩解,他刚把脑袋从叶修肩窝里移开,刺目的阳光让他只能看清叶修侧脸的剪影,接着自己的下巴就被人不轻不重地捏住。


“……不过我接受你的考验。”


我靠这什么进展?!


苏沐秋还在飞速地判断眼下的情况,下一秒自己的嘴唇上就贴上一个温软湿热的东西。

 


大巴车上阒无声息,邻过道的同学已经熟睡,不时能听到轻微的鼾声。


而后排座位上,苏沐秋与叶修沉浸在年轻的心跳与喜悦中,迫切地与对方分享着自己的倾慕。叶修湿润的舌尖试探性地舔了舔苏沐秋的薄唇,得到他生涩却坚定果断的回应。


真好。


苏沐秋睁开眼睛,看到叶修零碎的刘海被逆光晒得发亮,发丝间是倾泻而下将他整个包裹起来的温柔。他又心满意足地闭上,心想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春天灿烂的万丈阳光之下,万物静静地生长,草在结它的籽,风在摇它的叶。渐渐可以听到从远方地平线传来的隐约涛声。


在车窗玻璃后面,是他们萌动的初恋,沐浴着春光在海风中摇曳着拔节。


 

晚上篝火晚会正热闹的时候,叶修悄悄把苏沐秋从人群中拽出来,向着与火光背道而驰的方向走去。


他们两个赤脚走下沙滩,银白的圆月悬挂在他们头顶。春天还有些冰凉的海水打湿了裤腿边,他们坐在一片漆黑的岸边十指相扣。


叶修抬头看着月亮,若有所思:“我小时候在B市,有一年下了很大的雪。我家不远处有条胡同,那天一个人都没有,我就和朋友在那条胡同里打雪仗。”


“出去的时候没带手套,手冻得很疼,回家之后觉得暖气片真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苏沐秋没见过暖气,南方冬天的湿冷一直刺到骨头缝里。他回忆了一下说:“我小时候和沐橙在孤儿院,后面有个池塘,夏天的时候我们还在池塘里一起采过莲蓬剥莲子。”


叶修回答他:“下次叫上我一起。”


“好,”苏沐秋满口答应,“……今天的月亮真好看。”


叶修侧过脸看着他,黝黑的眼睛里波光粼粼。


“沐秋,我也喜欢你。”

 


无论何时回忆起来,那天的月亮是最好看的月亮,那天的海是最好看的海,那天的人也是最好看的人。


那天的一切,都是他一整个青春里最刻骨铭心的图景。


评论(11)
热度(260)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