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修伞/喻黄】同学少年多不贱(3)



苏沐秋第一次见叶修,是在高一春夏之交的图书馆里。


午休时分的图书馆人迹罕至,苏沐秋熟练地穿过一排排书架,向他常坐的那个位置走去。


那个位置是他第一次来图书馆时就发现的,在整个书架的尽头,很少会有人耐心走到的最深处。


在一棵冬青树遮掩的背后,头顶有一扇玻璃天窗,阳光正好时仿佛置身于舞台的聚光灯下,周围是一片星光闪耀。不但安静,还可以舒舒服服地晒个太阳。


苏沐秋走到冬青旁边时,发现自己的专属位置被别人占了。


坐在那里的男生发顶稍有些凌乱,衬衫的纽扣松到领子下面第二颗,长袖被挽了起来。苏沐秋的目光最后落在他的手上,那双手筋骨分明,手指修长,每次翻动书页都极其赏心悦目。


不过当时他若是知道这个名叫叶修的少年后来是怎样一步步把他拉上不归路的,他那天打死也不会坐在他对面。


苏沐秋拉开对面的椅子,叶修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看书。


苏沐秋也不再看他,从书包里掏出稿纸和笔,继续修改自己刚刚通过了校选准备去市里比赛的作文。


余光无意中瞧见叶修正在看的那本书的封面,是《追忆似水年华》。


苏沐秋指着叶修看的书说:“我还以为只有我才看这种书。”


叶修意思意思笑了一下,也没抬头看他。苏沐秋心头跃起一簇火苗:好你个同学占我位不说还对我爱搭不理,知道哥哥是谁吗?


不过他向来不愿在嘴上功夫上吃亏。他抬头看了看玻璃天窗,开口暗暗嘲讽:“果然啊,能在太阳底下看见的东西……”


话才说到一半,就被叶修恰到好处地接上了后半句。


“总不如在玻璃后面发生的事情有趣。*”


这下轮到苏沐秋挑了挑眉,僵在座位上不知该说什么好。


“你也参加校选啊,”叶修头也不抬,“你叫什么?”


 

那天上午刚出了校选榜单,拼命挤入潮水般涌动人群中的苏沐秋毫不意外地看到他的名字赫然用毛笔正楷写在榜首,心里的小曲哼了一上午,去食堂的时候路过三个小姑娘都在讨论自己,让他好不得意。


苏沐秋臭屁地暗想:说出来吓你一跳。


“我叫苏沐秋,四班的。”


苏沐秋很满意,因为叶修那颗像是得过了颈椎病一般一抬不抬的头终于放置在了水平位置,用在苏沐秋看来算是怀疑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了一遍。


就在苏沐秋满面春风准备对叶修的赞美夸奖和青睐发表几句“谢谢还没那么厉害”之时,叶修语出惊人:


“你那篇文章我看了,线索有点乱,还太感情用事,语言有过分追求华丽的嫌疑。我怀疑你是不是跟阅卷老师有什么权钱交易才第一的。”


苏沐秋听完先是目瞪口呆,接着整张脸都阴沉下来。


“你说谁权钱交易?”他抬高了声调。


“冷静,冷静。”叶修指着自己身后墙上贴着的标语,“公共场合,请勿大声喧哗。”


苏沐秋快气晕过去了。大中午的,这图书馆就他们两个人,哪来什么公共场合。叶修还能对他一个陌生同学毫不客气,也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正当他在一边尽力平息心头怒火一边瞪着对面一脸无所谓的叶修,默念了几遍you can you up,叶修却轻轻把书合上,从椅子上伸着懒腰站起来,对恨不得扑过来把他剐了的苏沐秋说:


“最后几段的插叙有点多余,删了的话结构会更好一些。描写太多太细了,导致你忽略了主要故事情节,注意一下详略得当。还有,我建议你换个题目,你写的这也太俗了。”


苏沐秋哑口无言,深知这些确实是自己的缺点。然而叶修犀利到他无法接受的言辞,让他还是想冲上去把这个人模狗样的家伙胖揍一顿。


“个人意见哈。”叶修夹着书向身后的人摆了摆手,撂下一句“下次可不会输给你”之后就大摇大摆地走向前台借书去了。


苏沐秋凭借他忍辱负重忍字心头一把刀的高素质,最终还是没有连稿纸带墨水瓶一起向着叶修远去的背影扔个繁花血景过去。


 

当晚苏沐秋拍着床板声泪俱下。


“你哥我活了这十六七八年,这么不要脸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他还真把自己当教科书呐。”


趴在小台灯底下乖巧地写作业的苏沐橙停下笔连连点头,漂亮的小脸气鼓鼓的:“对,太过分了。”


苏沐秋如泣如诉:“这位仁兄还说什么‘下次不会输给你’接着转身就走,他以为他是日剧男主吗?!再说我就算放一个三峡水库那么多的水,也没可能输给他那种人,谁给他的自信啊?”


苏沐橙真诚地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苏沐秋:“我哥永远也不会输。”


还是自家妹妹懂事。苏沐秋望天长叹。



不过第二天早上接到文学特长生自习课去辅导的通知之后,一种不祥的预感就笼罩在苏沐秋心头。


果不其然,下了那位被五十多岁老太婆拖堂十分钟的历史课,在众目睽睽之下喘着粗气站在教室门口的他只在叶修旁边找到了唯一一个空位之后,顿时被升起的浓烈绝望包围。


他耷拉着脑袋慢吞吞地挪过去,正好对上叶修戏谑的笑容。叶修轻佻地拍着旁边的座位,“来玩啊苏大大。”


苏沐秋丢给他一个白眼。


 

那天他才知道,这个叫叶修的,在初次见面之后就被他堆砌了一堆诸如“不要脸”“没下限”“衣冠禽兽男主角”等贬义词也依旧罄竹难书的人,就是校选时比他只少了零点几分的第二名。


苏沐秋不屑:“你个区区第二名都敢和我叫板?”


叶修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苏大大您这语文140+的大神,不会不知道苏轼的事例吧。”


“你能别创造历史吗?”


“我哪有创造历史,”叶修委屈,“阅卷的欧阳修以为写了这种好文章的苏轼是他的学生曾巩,为了避嫌给他第二名,这不是你初中就该知道的论据吗?”


苏沐秋气死了。


捶胸顿足咬牙切齿的苏沐秋从那之后对胜率格外上心,两个人变着法子比赛,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写。


年级里有时候会印样板范文,若正面是叶修的,那么反面就一定印着苏沐秋的。如此多次,令人唏嘘不已。


可能是觉得这样还不过瘾,没过多久,他们两个人竟然还开始给校报和宣传栏写稿,比谁登的多。就算是对他们一无所知的同学现在都对他们有所耳闻,认识他们的看了校报上俩人一个比一个唱得高的官腔,又想起他们平日放荡不羁的样子,更是笑得前仰后合。


渐渐苏沐秋听到小姑娘们谈论的不再是自己的帅,而是自己与叶修的般配,甚至一次还在QQ空间的悄悄话里看到“朋友的朋友”发了一条“吃叶苏的姑娘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下面有几十个赞外加几条直播他们私生活JQ的评论,苏沐秋的脸刷地红到耳朵尖。


真搞不懂她们在想些什么。苏沐秋咕哝着,心里却没来由地一阵开心,走路都轻飘飘的。

 


他最终确定了自己的心意,是在高二开学文理分班的时候。


苏沐秋在文科的黑板前找到自己的名字之后,又不自在地搜寻着另一个名字,怀里还像是揣了个兔子一样突突乱跳。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与自己的名字差了三列七行,“叶修”两个端端正正的宋体字印在同一张A4纸上。苏沐秋反反复复确认了好几遍,心情好到压抑不住想唱歌,最终还是勾着嘴角欢天喜地地走了。


反正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叶修在他旁边写字的时候姿势特别好看,他的指节上有和自己一样因为常年写东西被磨出来的茧。可能是因为叶修虽然嘴上不留情面,却会帮他一样样认真细心地改好。


总之原因有很多,苏沐秋也懒得去找。


他就是喜欢上叶修了。


========================================

能在太阳底下看见的东西总不如在玻璃后面发生的事情有趣。——波德莱尔

下一章发个大糖。

很感谢GN们的支持!(90度鞠躬)

评论(11)
热度(213)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