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坤异】乌有之乡 03

避雷提示:骨科年下,ABO,有57情节

三 

王子异在睡觉之前感到有些紧张。
 
哪怕不去看蔡徐坤的表情,单单是听他相当不善的语气就知道他正在生气,路过身后的时候薄荷酒的味道快要将他的鼻腔灌满,王子异腿一软,差点在蔡徐坤身后跪下来。
 
他几乎算是狼狈地摸进了楼上的房间,洗澡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在Alpha信息素的影响下略微起了反应,王子异试图用凉水浇熄内心的渴望,水珠劈头盖脸地从头顶洒下来。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何时变得如此敏感——或许仅仅因为对方是蔡徐坤,才会使这一切变得愈发不受控制。
 
刚刚他是生气了吗?
 
他为什么会生气?是因为自己跟别的Alpha玩到很晚,还是因为自己没有为他准备晚餐、只留他一个人在空荡荡黑漆漆的房子里?
 
甚至在王子异披着垂坠真丝的睡袍躺在暗红锦缎的床单上时,他还在犹豫自己要不要锁门。楼下电视喧闹的声音戛然而止,王子异的心悬了又悬,然而蔡徐坤的脚步并没有在王子异门前有过一秒的停顿,他走向了自己的房间,卧室门关闭之后一切属于夜晚的响动都销声匿迹了。
 
王子异把发烫的脸颊埋进枕头里,也是,自己并不在发情期,蔡徐坤是不会对自己做那种事情的。他并不能猜透他的心思,最多只能透过那层窗户纸,朦胧地看见蔡徐坤影影绰绰,剪影投在上头。
 
 
第二天一大早,王子异趁蔡徐坤还没起床的时机溜出家门,打车到了昨晚与林彦俊相亲的酒店,准备把停车场里的车开回家。
 
昨晚的画面涌上心头,王子异绕着车转了几圈,检查了车灯和轮胎,都没有发现异常。他坐上驾驶座,插入车钥匙打火,仔细检查了面前的仪表盘之后,没忍住“咦”了一声。
 
油箱里的油相比较昨天自己开车前来的时候已经少了一大半,指针正危险地偏向警戒线的略微上方。如果昨晚开的是这辆车,在微弱的照明和不设防的条件下,自己估计是绝对不会发现燃油殆尽的。一路也没有加油站,车势必会抛锚在半路,毁掉余下的行程。
 
王子异一边敲着方向盘一边思考林彦俊究竟是如何知道的,推理了许久都毫无头绪,各个线索就像是绳结一样扭成一团。王子异最终还是迫不得已选择了放弃,从车厢里钻出来,靠着车门翻手机通讯录里的汽车救援电话,对自己对面正站着个大活人毫无察觉。
 
“需要我帮忙吗?”那人开口把王子异下了个激灵,他仓皇地抬眼看上去,林彦俊正好整以暇地靠在另一辆车的车门上——正是昨晚的那辆墨绿色捷豹Project 7,似乎很享受地看着王子异露出惊愕的神色。
 
“别,我不是先知。”林彦俊盯着面前手足无措的王子异笑出了声,“我知道你肯定需要我帮忙,所以早就来这里等你。”他从车内提出一个半满的油桶,娴熟地打开王子异车上的油箱盖,“这些足够你开回家了。”
 
王子异眼睁睁地看着突然降临在面前的田螺先生替他加油,动作优雅一气呵成,直到林彦俊拧好桶盖,把小桶放回车内,王子异才连忙走上前对他说谢谢。
 
林彦俊又抱起手臂倚在了车门上,冲王子异歪着头笑,问你真想谢我?看到王子异不知如何作答,不自觉舔着嘴唇的诱人模样,林彦俊又打着鬼主意说:“如果你真的想谢我呢,就跟我一起去个地方。”
 
王子异还没等摇头拒绝,林彦俊就抛出了他的诱饵。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是怎么猜出你的车有问题的?跟我走的话就告诉你。”
 
 
王子异原本还在猜想光天化日之下,林彦俊能把自己带到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结果林彦俊一路开到了市郊的游乐园。林彦俊停车说到了的时候王子异无语得不行,对他说我们都一把年纪了还要玩这个,不要为老不尊啊。
 
林彦俊被他逗得一乐,又开始拿他那套肥皂言情剧男主角的派头:“昨天看到你,就感觉你心事重重,所以就想先让你开心起来啦。”他拉着王子异往里面走,周一的游乐园人烟稀少,林彦俊像个未成年一样兴奋地走在前头,话也异于常人地多,王子异拗不过他,就只能老老实实地跟在他屁股后面,心里期望他最好不要有追求刺激的喜好。
 
林彦俊拉着他去坐过山车,王子异恨不能让他拖着自己走,皮鞋都在粗糙的水泥地面上摩擦。可欠人家的人情他又不得不还,只好在铁质的楼梯上开口:“就坐这一个,别的都不行。”
 
林彦俊推他往上走,继续怂恿说:“没试过的总要试试看。我跟你一起,不会害怕的。”
 
王子异忐忑不安地坐在位子上,拉下头顶的保险杠,检查了几遍确定扣好之后就认命地闭上了眼,手指牢牢地扒着扶手。林彦俊就在旁边笑,问他怎么这么紧张。
 
“我恐高。”王子异没好气地回他一句,眼睛依旧没睁开。
 
列车已经在缓缓往前开了,林彦俊觉得此时此刻的乐趣全在于看王子异的反应,于是他紧盯着身旁坐的人,没有放过他的半点表情变化。过山车向下俯冲的时候速度飞快,后排的女乘客已经在惊声尖叫。王子异倒是不叫,只是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
 
林彦俊向下扫了一眼王子异快要把座椅扶手上的皮扒下来的手,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手搭了上去。感受到对方覆在手上的体温,王子异倏然睁大眼,在瞄到下方的高度的时候又迫不得已闭上。他试探着想要抽回手,可林彦俊攥得死紧,他挣了几下没挣开,只得作罢。
 
耳畔突然凑近的热气吹得他又麻又痒,林彦俊酝酿了一下才开口:“我已经跟伯母说了,我觉得跟你很合适。”
 
“不要再做你的玛戈王后了,选我的话,你还有救。”
 
王子异只感觉一股凉意自下而上顺着他的脊柱泛起,不知是来自于过山车,还是来自于身旁的林彦俊。他有些心情凝重地跟随林彦俊走下来,腿还有些发软,林彦俊还是刚才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但有什么已经跟刚才大不一样了。
 
是个难缠的对手,王子异心想。尽管还不知道自己与蔡徐坤的关系为什么如此快就露出端倪,他并没有释放出信息素,林彦俊显然是寻到了其他的突破口,他抓住了王子异最致命的弱点,聪明地握住了到手的筹码。
 
 
林彦俊拽着他去坐摩天轮。王子异压抑着恐惧向外看,以此避开与林彦俊发生对视。包厢缓慢地向上升起,超过遮挡视线的树木和建筑,城市的轮廓在晴朗的阳光下慢慢浮现出来。
 
“从这里可以看到我家的位置。”王子异眯起眼睛看向那一片高楼的方向,不知道蔡徐坤这时候起床了没有,早餐要怎么解决,发现自己又一次失踪的时候会作何感想。
 
他低头从口袋里拽出手机,屏幕上并没有显示任何未接来电提示。王子异只能寄希望于蔡徐坤此刻还没有发现。
 
“刚才跟你说的事情,你可以考虑一下。”林彦俊少见地认真,“我们都不是陪小孩子玩玩的年纪了。” 

 
林彦俊还是履行了他的承诺,在中午之前把王子异送回酒店的地下停车场。看着王子异在又一次客气地致谢之后开车扬长而去,他在车边点了支烟,一面还在乱猜是不是自己出手有点着急,把对方吓着了。
 
从脸到身材再到性格,王子异都绝对是他喜欢的类型,加上一些外界挑战之后更加符合他热爱对决的口味。
 
他抽完烟,正准备转身上车,脚步声恰好在他的背后响起来。

TBC


玛戈王后的梗是用来说乱////伦,没有其他踩的意思,历史上是个大美人。

标签:坤异
评论(26)
热度(191)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