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坤异】乌有之乡 02

避雷提示:坤异,骨科,年下,ABO,三观不正

本章有轻微57情节




这次王子异的车子果然没有坏,甚至一路都没遇上几个红灯。王子异在酒店的停车场里找了个空位,下车后借着反光的车窗玻璃整理了一下衣领。衬衫解开三颗纽扣,露出一线雪白的胸膛——照谁看都是富有魅力的上////床对象,可偏偏人家早已心有所属。


这个时候蔡徐坤的面容就要命地浮现出来,他自然的祝福、发自内心的喜悦没有一丝破绽,他不愿去回忆蔡徐坤从前对自己的怜悯与施舍,又自相矛盾地对自己的一厢情愿感到侥幸,还好昏头的只是自己,尚且还不会触碰到脱离轨迹的边缘。


他按照手机上发来的信息寻找着靠窗的桌子,餐厅内的装潢金碧辉煌,服务生也都是衣着高贵举止优雅,对方选择了这样高档的酒店,显然也是有些来路。高过人头顶的天鹅绒卡座遮挡住客人们的面容,王子异的目光只能在桌号面前徘徊,在搜寻到与短信上一样的数字时,他的目光顺着移动到桌旁坐着的男人脸上。


与往日那些略显油腻的中年成功男士不同,那个年轻男人留着与众不同的银色短发,正在低头翻阅从书架上取下来的时尚杂志,只是从上方看就能感受到这个男人有着分明的轮廓和精致的五官。那双深邃又慵懒的眼睛抬起来,目光落在王子异身上。


“请问……您是林先生吗?”王子异率先打破僵局,然后略微有点惊喜地发现这个英俊Alpha笑起来还会有加分的酒窝。


“叫我彦俊就好,”林彦俊把摊在腿上的杂志合起来,他说话时带一点台湾腔,与言情偶像剧的情节更加沾边,“很高兴认识你,子异。”


林彦俊注视着王子异有点局促地坐在自己对面,衣领开口的最低处恰好被盛满红酒的高脚杯挡住。他不动声色地盯着那里一小会,在服务生一阵风一般带走了他们的点菜单时皱起了眉头:


“不好意思,”林彦俊上下打量了一番王子异,“你今天喷的香水的尾调有百合花,对吗?”


王子异低头用鼻尖凑近手腕,在前调挥散掉之后,尾调的百合气息一枝独秀,不用靠太近就能灌满整个鼻腔,相当浓烈。王子异睁圆了眼睛,有点抱歉地低声问:“你不喜欢?”


“没有这回事,”林彦俊又笑出了嘴角的酒窝,“我对百合花有点过敏。我记得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教师节我要在全校师生面前上台给班主任献花,当时我机缘巧合分到了一束百合,在后台抱了挺久,一上台就开始喷嚏咳嗽双管齐下,因为这件事在我们高中一战成名。”看到王子异丝毫没有敢笑的意思,他又摆摆手补充道:“——这几年好很多了,这么一点味道是没问题的。”


看着王子异还是一脸担忧,林彦俊赶紧拿出看家本领,突然发问:“你知道蝙蝠侠为什么要穿紧身衣吗?”


王子异一愣,条件反射地回问:“为什么啊?”


林彦俊咳了咳,说:“因为救人要紧。”


王子异没忍住抽了抽嘴角,沉闷的气氛总算变得活跃起来。

 


其实与林彦俊相亲的经历还是挺愉快的。他不像其他那些相亲对象一样对自己Alpha的身份怀有过分的高傲,无论做什么都颐气指使,处处都算得上显摆炫耀。林彦俊礼貌谦和,不着痕迹地避开了一些令人尴尬的查户口问题,时不时还插播几条欠嗖嗖的冷笑话,两个人从音乐聊到健身,谈得相当投机。


桌上的牛排鹅肝鱼子酱不知不觉中都被消灭了个干净。林彦俊优雅地用餐巾擦了擦手指,悄无声息地凑近王子异,对他眨了眨眼睛:“我还知道一家不错的咖啡厅,等会我们去坐一坐?”


王子异其实并不太想答应,但思来想去都没有拒绝的理由,自己今晚有充足的空闲,林彦俊又不招人讨厌,或许去聊聊天也不成问题,他却还在考虑这样会不会带给对方认为自己有可乘之机的误解。王子异沉思了一会儿,说:“好吧,但我先跟家里说一声,免得他们等我。”又补充了一句:“等会开我的车去就行。”


林彦俊点了点头:“那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在林彦俊起身离开之后王子异轻车熟路地打开了微信,点开悬浮在屏幕最上方的聊天窗口,飞快地打上一行字之后点击发送。


“坤,你在干嘛呢?”


蔡徐坤的回复几秒就弹出在屏幕上:“看电视。”


“那个,我今晚上可能要晚点回去。”王子异谨慎地寻找措辞,“一个人在家不能不吃晚饭,少看一会电视,也不许睡太晚,听到没有?”


“那哥哥今晚上不回来了吗?”


真是的,蔡徐坤炸毛的语气隔着屏幕都能脑补出来。王子异叹了口气,发了一条“我会尽快的”。


与此同时,从洗手间走出来的林彦俊转过拐角,差点与迎面而来一位戴着口罩的年轻男子撞了个满怀。那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信息素让林彦俊像是含着强劲薄荷糖又迎面灌了一鼻子冷风,他不受控制地扭头看了一眼,这么有杀气是要等会去约架吗?


那人低头说了声对不起就要匆匆往洗手间里挤。林彦俊猛然觉得这声音耳熟,他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才有点眉目,抬头的时候那人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久等了,刚才在洗手间门口遇见了个熟人。”林彦俊自然地接过王子异手里提的GUCCI拎在手中,“从前高中比我小两届的学弟。”


“这样啊。”王子异并没有表现出多少兴趣。


林彦俊却依然执着地继续着这个话题,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他跟你倒是还蛮像的。”看着对方一双写满疑惑的鹿眼,林彦俊轻笑一声,“是说跟你一样帅啦。”


这算是对自己的夸奖吗?王子异只能点点头,说了句谢谢。


身旁的林彦俊好像并没有听下去,他像触发了某个开关一样突然站在原地,等王子异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往前走出去了好几步。林彦俊眯起眼睛嘟囔着“有点意思”,一边走上去扳着王子异的肩膀让他换了个方向:“是我失礼了,怎么能让你开车。还是开我的车去吧。”


王子异还是一头雾水:“这种小事没关系的,都快走到了,你也可以开我的车——”


林彦俊直接上前握住王子异的小臂,凑在他耳边说:“相信我,开你的车今晚我们估计就到不了了。走吧。”


林彦俊的车停在停车场的另一头,是十几二十年前的复古款。尽管王子异对他刚才的奇异举动有些怀疑,但还是老实地跟上来,打开车门坐上了副驾。林彦俊似乎看穿了他内心所想,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一路专拣敞亮的大路开。他塞了张碟进去,伸手拧开车内音响,放的无一例外都是刚刚王子异在餐厅里说过喜欢的歌手的歌。


余光瞥见王子异向自己看了一眼,林彦俊一手握着方向盘,扭过头来毫不避讳地盯着王子异:“怎么,你还没发现我对你挺中意的?”


那这下彻底糟了。王子异心想。

 


林彦俊是个相当有手段的人,人帅多金会浪漫,这样的Alpha估计都有成排的Omega往身上贴。王子异一边吮着杯子里的红茶一边观察林彦俊,他从来不是那种精////虫上脑、目的直白手段直接的傻货,他既懂得循循善诱,又擅长见好就收。他们互相交换了微信,现在林彦俊的聊天窗口代替了蔡徐坤的出现在最上方。


看得出王子异此刻并没有多少兴致与他继续深入交谈,林彦俊也不气恼,他主动从沙发靠垫上欠起身来,看了看手腕上系的一块休闲款卡地亚,说:“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这一路两个人都很沉默。王子异没胆子让林彦俊知道自己家的准确住址,更没胆子让独自在家的蔡徐坤看到自己坐在其他Alpha的车上一路被送回门口。林彦俊也不追问,在王子异提出了下车的请求后立刻靠边停下。


“今天很愉快,”他坐在驾驶座上冲王子异扬了扬下巴,“我想我们应该还会再见面的。”

 


从这里步行回家还有不短的一段距离。王子异叹了口气,心想明天还要早起去酒店把车开回来,可是林彦俊又是怎么知道开自己的车就到不了目的地呢?他漫无边际地揣摩了一路,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院子门口,家里的灯还照常亮着。


蔡徐坤仍旧是他走之前那副样子:邋遢的家居服,蓬乱的头发,裹着被子窝在沙发上看没营养的搞笑综艺节目,手里的一大包薯片被咬得咔咔作响。


还不等王子异开口说话,蔡徐坤就率先抢白:


“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哥哥。”


“我在家等了你好久啊。”


TBC


你们要的日更来啦,劳务说的冷笑话是知乎看来的,不是原创

忘记说了,这是个推理剧,就是我的智商写不出精妙的推理,叹气

标签:坤异
评论(31)
热度(235)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