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异坤】柠檬

点击收获吃醋小玫瑰 RPS无关真人

柠檬

王子异他男朋友蔡徐坤,在可溯历史上曾有三次闻名遐弥的吃醋运动。这三次吃醋的程度随着王子异逐渐降低的求生欲等比数列般水涨船高,以至于在蔡徐坤所在之处方圆一米内,空气都像是漂浮着醋酸分子。


第一次是首场见面会那晚王子异表白范丞丞,蔡徐坤坐在起哄鼓掌欢呼叫好的一票队友中间从头到脚浑身散发黑气,瞪了一眼右边春风得意地笑成一团的范丞丞,接着又去瞟左边满脸认真坦荡的王子异,那副表情绝不会让人联想到他在刻意营业,怎么看怎么真情实感。

蔡徐坤原本固若金汤的心理建设随着王子异一句“我爱你”瞬间分崩离析挫骨扬灰,他低着头咬着下嘴唇,心想王子异还没对自己说过我爱你呢,却被一个外人抢了先。

那人还当晚就发了炫耀微博,蔡徐坤洗了澡躺在床上玩手机,开屏就是这一条,给蔡徐坤气了个面如金纸,不等王子异洗完说晚安,躺进被窝埋头就睡。

结果等真赌气地躺下反倒还睡不着了,四肢裹进被子里觉得热,拿出来又嫌冷,反复折腾了好几次搅碎了全部困意,最后只能仰面朝天盯着黑黢黢的天花板。王子异擦着头发从淋浴间出来的时候蔡徐坤赶紧闭眼装睡。

王子异没想到蔡徐坤会不声不响地先睡,以为他是今晚上跳累了,脚步顿时放轻了很多,也不敢开灯生怕影响到蔡徐坤,只好放弃了精致boy的人设,摸黑简单地涂了个乳液就去睡了。

蔡徐坤翻了个身,黑暗里能看见王子异侧躺的轮廓,不多久又听到了他平稳的呼吸声。蔡徐坤望了很久,胸腔好像一瞬间被什么东西塞满了,让他鼻子有点发酸,睫毛根就借势被沾湿了。

那时候他俩之间隔了一个梦境的距离。蔡徐坤对着王子异的背影小声地说了句晚安,说完又觉得自己有点傻,赶紧转身向另一侧,任由困意像催眠瓦斯一样让自已的意识放空。

睡着之前似乎有个声音在说,算了吧,谁还不是个好兄弟呢?

第二天早上醒来蔡徐坤刷微博,看到王子异用“我永远记得”回复了范丞丞的微博,时间是零点零零,隆重得像是定了时。又一看榜单,好家伙,异丞还上热搜了。

蔡徐坤头一回大清早起来就发歪,对王子异做的早饭指指点点,面包烤糊了鸡蛋没煎透,果酱都是他不喜欢的柠檬味,一通叨叨直让王子异站在桌前发懵。

他一边闷声往嘴里塞面包片一边心想,这次谁爱原谅谁原谅去吧。


第二次是王子异晚上出去跟Jeffrey吃饭的那回,当时蔡徐坤人还在芬兰刚拍完广告,下午五点多钟坐在路边咖啡馆里享受惬意人生,可微博首页刷出来的东西又让他暴躁了。

蔡徐坤坐在太阳伞底下的沙发上啜着杯美式,舌根的苦和心里的苦水乳交融。他一条条看底下的评论,渐渐都忘却了自己在喝些什么,金属的小勺在白瓷杯里搅来搅去,碰着杯壁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拿起钱包去前台结账的时候服务生说现在店里有活动,消费就送柠檬汁。蔡徐坤从他手里接过那个冰镇过的塑料瓶,上面的水珠顺着手腕线条往下滑,一直滑到袖口里,沾湿了一片布料。

蔡徐坤拧开瓶盖喝了一口,实打实的柠檬汁酸得他差点掉眼泪。他抿着嘴咽下去,觉得整个腹腔都在发酸。

他握着瓶子向日落的方向走,北欧的街道人流稀少,整个小镇像是被笼罩在橘粉色的雾气里。蔡徐坤心想,他人在异国他乡,四望举目无亲,男朋友跟他所怀念的无话不说的bro深夜单独会面,自己只能沦落得喝柠檬汁倒牙,可真够悲惨的。

回到酒店之后,蔡徐坤毫无负担地把箱子里包装好准备送给王子异的Kuksa扣下,并美其名曰“看他表现吧”。


都说再一再二不再三,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可王子异这个木头偏偏意识不到自己男朋友自斟自酌灌了几瓶子山西老陈醋,次次都要冲击蔡徐坤底线。

比如这次。

自打上次借快本契机光明正大地拥抱被半路截胡,蔡徐坤一直意见憋在心底。这次原本跟王子异分到同组,还没等美滋滋呢,就看到朱正廷一颠一颠地向他俩跑过来,先冲着王子异挑了下眉,又明目张胆对着自己笑。

蔡徐坤回应了他一个僵在脸上的笑容。

好在他心理素质过硬表情管理在线,表现得云淡风轻,仿佛并不是十分在乎。然而蔡徐坤内心早已经是台风登陆暴雨倾盆,余光瞥见他俩又搂又抱又拉小手,恨不得直接在南京场粉丝见面会舞台上出柜。

看到王子异背起朱正廷引发了台下粉丝山呼海啸般的尖叫,朱正廷胸膛紧紧贴着王子异锻炼过的背肌,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笑得千娇百媚,蔡徐坤突然觉得自己站在台上仿佛成了多余的那个,内心又疼又痒,挺可笑的。


“王子异,你过来我要跟你聊聊。”

听到被用全名称呼,王子异动作一顿。

“怎么了,坤?”

蔡徐坤一抬头便恰好对上王子异关切的目光,一双眼睛水灵又无辜,让人控制不住想要对他任性。

占有欲过强的小狮子已经长出了鬃毛和胡须,只等对猎物张开血盆大口。

蔡徐坤一个箭步凑上前,伸出雪白的手臂撑住门框,把王子异堵在由墙壁和自己包围的狭小空间内。他无意地舔了舔嘴唇,仰起尖下巴对王子异笑,笑得满面春风,牙尖却全是暴戾恣睢。

他的男朋友优秀且温柔,不善言辞却擅长照顾人,会在他熬夜的时候帮他轻轻按摩头皮,即使是紧迫的早上也不忍心叫他起床,在他饿着肚子冲出门之前还不忘把打包好的便当塞进他手心里。

王子异给他撑过伞披过外套,半夜爬起来给他掖好被他不老实蹬下床的被子。蔡徐坤不是不明白,但那是专属于他、不会与任何人分享的王子异,看着他跟别人亲密还是会心生芥蒂,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只得任由嫉妒和不安在他心底疯长,如同盘缠的荆棘一般扼住咽喉扎进皮肤,血丝从伤口里慢慢渗出来。

“子异,”他语气瞬时又软了下来,低头看着王子异睡衣的领口,“你只可以喜欢我。”

王子异刚听了这句话还在茫然,眼看蔡徐坤的小脸又要涌上乌云,这才有点反应过来,赶紧抢答这道送命题。

“坤坤,他们是我的好兄弟……”

蔡徐坤都要气笑了,心想王子异从前果真是凭实力单身。

 
他撅着嘴凑上去问:“那我好不好?”

王子异低下头靠近这朵娇艳欲滴的小玫瑰,嗅着他的鼻尖,跟他在玄关昏黄的灯光下接了个很长的吻。

分开的时候蔡徐坤缓缓地睁开眼,看见王子异星辰一般晶莹清澈的眼睛里是自己。

左边是自己,右边也是。

王子异没回答他抛出的问题,他揉着蔡徐坤头顶蓬松的头发:“还生我的气吗?”


蔡徐坤摇头。


王子异把他搂进怀里,嘴唇磨着他的耳廓,又深沉又虔诚,说了那句“我爱你”。



六月十六号那天在天津的见面会上,王子异在台上汗流浃背,四面八方的聚光灯在他头顶上方炙烤,白炽的光芒仿佛要把他灼伤。

尤长靖提问他“你觉得坤坤怎么样”,他下意识地跨过许多空白的身躯向那人看过去,才发现蔡徐坤的鼻尖也挂着汗珠。

他目光灼灼,也是在看向自己的。

沉默了很久,十几秒钟都像是若干个世纪。

王子异把耳麦移到嘴边,说:

“很好。”

End

评论(14)
热度(628)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