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叶苏】情非得已

打个广告!!!  今晚八点预售开始

同学少年多不贱的番外


情非得已


叶修平常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夏天除外。


大概是与“春困秋乏夏盹冬眠”的俗话密不可分,夏天的午后容易一觉不醒,穿过林梢的风声混着蝉鸣有意无意地吹进耳廓,意识便渐渐模糊起来。


被下午上课的预备铃惊醒并不是什么值得回味的好事,迷迷瞪瞪地走在烈日艳阳下,甚至能感受到毛孔正在突突地往外冒着水汽。


在这样的日子里,没有比翘课躺在宿舍里裹着被子吹空调打游戏更惬意一点的事情了。


毫不例外叶修就是这种惯犯。由他模仿的主任签名总能以假乱真,看宿舍门的大爷总是透过那两片又厚又脏的老花镜片狐疑地上下打量他。


这时候叶修影帝级别的演技总能恰如其分地发挥出来。苏沐秋认为,如果有人装病的能力能超过叶修,那么今年的奥斯卡估计是没跑了。


然而,譬如苏沐秋这种根正苗红的共产主义接班人也有想要偷懒的时候。他长了一张好学生脸,让人完全想象不出顶着这样一张脸的人招摇撞骗为虎作伥起来是怎样一副光景,扮演照顾生病同学班长的角色总是得心应手。


于情于理,合情合理。因此苏沐秋和叶修为了逃课而里应外合起来,简直堪称是“犯罪组合”,见招拆招,所向披靡。

 


高一那年夏天,空调开到二十摄氏度,苏沐秋跟叶修挤在一张一米宽的床上,上半身裹在被子里,下半身悬在空中,仰面朝天地打游戏。


才来了没几局,两个人的姿势都变得四仰八叉。仰着头打游戏需要极高的操作技巧,苏沐秋几次三番手滑把手机拍在脸上,接着痛惜自己雕刻一般的鼻梁和倾国倾城的美貌。


叶修忍无可忍,在苏沐秋又一次瓮声瓮气地骂娘的时候从他脸上捞过手机,气都不换地继续强攻,蹲在决赛圈98k加上八倍镜打遍天下无敌手,屏幕上跳出“大吉大利,今晚吃鸡”一行字时他侧过脸看,苏沐秋正蒙头大睡,整个人埋在被子里,像一只乖巧安静的猫咪。


这样比喻显然有些不对。不过跟苏沐秋只是点头之交的程度,会把他描绘得温柔而富有责任感,进一步了解之后才发现,苏沐秋像是和蔼可亲的外壳地下埋藏着火药,稍微受点刺激就要炸毛。


叶修在旁边察言观色了一会儿,确定苏沐秋应该是睡着了,便一边瞄着那一坨被子的动静,一边悄无声息地偷翻起苏沐秋的手机。


他点开相册翻了一会儿,发现都是直男拍照,有几张苏沐橙被他拍得无话可说,要是正主看见了估计会直接把他大卸八块。


一看苏沐秋就是纯情处男,一点刺激的东西都没有。恰好屏幕上方弹出来一条qq消息,于是叶修立即收手,打开qq聊天界面试图探寻苏沐秋的暧昧关系。


历史消息界面只有几个商讨班级事务的家长群和班级讨论组。叶修撇着嘴视察了一番,没发现任何爆料。就在准备关上手机之前,他偶然扫到苏沐秋的特别关心列表,“1/1”赫然入目。

 


好嘛,有目标对象了也不告诉我。


叶修一时心情复杂,不知道是因为苏沐秋有了个特别关心于是有点心梗,还是因为苏沐秋完全没向他提起此事而感到一丝别扭。


他刚要去点开那一栏的小三角,一只手毫无征兆地突然按上来:“你干什么呢叶修!手机还我!”


叶修虎躯一震,条件反射一般地抽回手,苏沐秋气势汹汹地掀开被子向他扑过来,叶修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把手机藏在背后,背后不断往墙根上靠。


“还给我听到没有!”


苏沐秋跪在床上,双手撑着床单,小猫咪的尾巴尖都竖了起来,瞪圆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叶修的鼻梁骨。


“我数三个数,”苏沐秋把三根手指头伸到叶修脸前,“不交出来我就给你点color see see,考虑一下?”


苏沐秋很少在私下被冒犯之后露出这种大敌当前一本正经的表情,惹得叶修更是有意去逗他,把手机从左手换到右手再换回来好几次,等到苏沐秋报的数都是从牙缝中突围出来的,才笑着准备把手机掏出来,再打趣他几句。


结果一掏不要紧,满手是汗的叶修一个没拿住,手机就滑下去,正好卡在床和宿舍墙的夹缝里。


眼看苏沐秋已经咬牙切齿地向他逼来,叶修顾不上其他,瞅准机会往旁边一滚,结果苏沐秋更狠,直接一条腿搭在叶修肚子上,右手按住肩膀,整个人从上往下地俯视他。


我靠。


叶修整个人可以用手足无措来形容,在心底嚎叫着“我是直男”,眼睁睁地看着苏沐秋一寸一寸地慢慢凑近他,很轻很轻地说了一句“还给我”,然后直直地看进他眼睛里。


苏沐秋从小营养不良,头发跟普通人比起来有点发黄,在阳光底下晒得亮晶晶的。中午室外的光线被窗外的白杨林削弱了不少,各种树叶间隙的形状斑斑驳驳地投在白衬衫上。他的瞳色也跟别人不一样,像是被漫无边际的金沙所覆盖的沙漠。


他出去玩一整天也晒不黑,睫毛长得连女生都会羡慕,垂下眼睛时投下鸦翅般的阴影,好看得让人呼吸困难。


靠得太近了。


近得让叶修呼吸的节奏变缓,近得让他甚至发现不了苏沐秋的耳尖已经红得将近滴血。

 


如果说叶修真的有性向彻底扭转的瞬间的话,他自己绝对要先投抢手机这次一票。


他全身麻酥酥的,像是被通了5A的电流,被苏沐秋皮肤碰到的地方尤为灼热,一瞬间仿佛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脉。


他只记得苏沐秋从铁板一般僵直的他背后把手机掏出来,炫耀似的在叶修眼前晃了晃,咳了一下问:“你看到没有?”


叶修瘫在床板上一脸茫然:“看到什么没有?”


苏沐秋咬了咬牙:“不知道算了!”


苏沐秋爬起来本来想看看叶修战绩如何,结果看到他正在嬉皮笑脸地把罪恶的手指伸向特别关心列表,他的心跳都差点停了。


天知道叶修看到那个“1/1”是他自己的时候会是什么想法,他自己又该怎么解释,社会主义兄弟情?


叶修好整以暇地坐在床头看他:“我说bro,你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啊?”


苏沐秋眼睛瞪得像铜铃:“我有哪门子女朋友啊!”


“那你有喜欢的人也不跟哥商议一下?”


苏沐秋顿了顿,接着笑起来抬眼看他:“说不定以后有机会能商议一下。”

 


后来接踵而至的下一个夏天,那时候暑假刚赶上世界杯,年轻人对球类竞技难免还是抱有原始的兴趣,每天下午在球场跑得不亦乐乎。


R中学校的浴池逢双数开门,周四那天下午两个人踢球踢得大汗淋漓,苏沐秋擦着汗诚挚地邀请叶修一起去冲个澡。


叶修提着球鞋搭着毛巾,汗水从头发梢上往下滚,二话不说就同意了这个请求。


等俩人到了浴室一看,里头简直是蒸笼,所有的隔间外面都排着长队,人山人海人头攒动,看得外面的人想打退堂鼓。


“我说,咱要不算了吧,回宿舍拿凉水冲一冲完事。”叶修抱着手臂站在更衣室外,“这要排到什么时候?”


“冲凉水澡多不养生,容易感冒,”苏沐秋已经在脱衬衫了,“而且澡票三块钱好不好!三块钱就不是钱啦?”


叶修被他搞得全无办法,只好点头称是,跟他一起脱了衬衫短裤,只穿着裤头背心,趿垃着拖鞋傻逼兮兮地排在队伍的最后面。


急刹车预警
打不开看这个

评论(7)
热度(117)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