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修伞/喻黄】同学少年多不贱(完结)

前文请戳


二十四


苏沐秋后来还接到过喻文州打过来的电话,对方在晚上的宿舍楼走廊窗口前与他交换学习生活的近况,说他现在在G市的Z大。岭南的夏天很湿热,冬天暖和得不成样子,太阳耀眼地悬挂在高空,棉袄羽绒服一概不需要,可谓是很幸福了。


电话讲到一半被黄少天抢去,穿透力极强的声音连停顿换气都不用地连珠炮般吐出一串“天呐苏老师我可想死你了队长也挺想你的,等我们放假有空就回去看你记得一定要等我们哦”的时候,苏沐秋又按住了他的额头。


他坐在屏幕键盘前,正检查修改着刚刚打完的几万字,被黄少天一吵甚至忘记了自己看到哪里,只好又拖着滚轮回到章节的开头重新看。


沐雨橙风在荣耀论坛的粉丝数和订阅数与日俱增,每次开屏几乎都是一个新的数字。有时候下面的评论和推荐连苏沐秋本人都看不过来,微博粉丝也是指数上涨。


因为先前有与君莫笑的爆料,在沐雨橙风的新作《千机伞》被君莫笑推广之后,许多菌丝一开始心如刀绞,在微博评论和超话里暴风哭泣,谩骂沐雨橙风捆绑吸血,欺骗感情借此上位,求着自家爱豆不要再一而再再而三地cue这个野鸡写手。


还有许多路人抱着吃瓜的心态点进去看,没想到第一章就坠入爱河,再加上沐雨橙风皮下小哥哥的惊人衣品和颜值,为沐雨橙风正名的人越来越多,节奏带得许多菌丝也成了双担,纷纷入股沐雨橙风。


于是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千机伞》在新文发布的第一个星期就一跃成为周榜第一,让苏沐秋震惊中带着些自豪,每天工作起来更是废寝忘食。有时有空就会打电话把叶修从死宅的边缘拽出来,或者干脆穿着一身背心裤衩拖鞋突然出现在叶修楼下,拉着他绕着西湖散步,看打太极的大爷、跳广场舞的大妈和脖子上挂着相机的游客,一边探讨下一章的剧情和最近异想天开的各种脑洞。


不用早起出门上班的日子总是过得雨露滋润,苏沐秋穿着睡衣裹着毛毯缩在电脑椅前刷评论回复,便利店买的鸡肉三明治和可乐随意地堆在一边。


《千机伞》已经连载了九个多月,每一次更新都能在论坛与微博上掀起一阵漩涡。


君莫笑的《却邪》在荣耀论坛上连载时创下了至今无人能破的37周榜首纪录,成为荣耀论坛史上第一位封神的作者。在签约后的几年里,也不知他跟出版商有怎样的协议,除了在R中的私人行程讲座之外居然从未在公众场合公开露面,君莫笑的皮下真实身份成了所有菌丝探求的谜题。


如今君莫笑与沐雨橙风大大方方地公开恋情,粉丝们只能一边看着高糊的网络饭拍,一遍流泪“他俩这样的美貌是真实存在的吗”。

 


在《千机伞》完结之前,苏沐秋早就已经拒绝了许多豪门抛出的橄榄枝,毋庸置疑地选择了兴欣,和君莫笑一起成为了兴欣的当家写手。


这是他一直以来梦想着的事情,在兴欣有一张不大不小的办公桌,就挨着叶修的。主编唐柔日常温柔体贴,催起稿来却雷厉风行六亲不认;新人乔一帆总是风雨无阻地从楼下为大家拎上来一袋子星巴克;会计罗辑被一致誉为“人肉计算器”和“人类算数精华”;魏琛每天执着地与老板娘干架,但陈果气急败坏要扣他工资时总能安静如鸡。


还有叶修,他在身旁打游戏时的神态,通宵写稿时皱起的眉头,认真的身影简直和从前一模一样,让苏沐秋在踽踽独行的路上找到了可以依靠的另一个灵魂。

 


过年之前叶修带他回了趟B市的家,下高铁出南站的时候已经下了大雪,地铁四号线热闹而拥挤,人们拎着的鸡鸭鱼肉挤在一起。苏沐秋裹紧了羽绒服的领口,大片的雪花还是往脖子里灌,冰得他一个接一个地激灵。


苏沐秋上楼之前还有点紧张,抬头问叶修:“你爹不会把我打出来吧?”


“不会啊,”叶修憋笑,“他可能会给你打一笔巨款,劝你离开我。”


“那挺不错的,完全接受。”苏沐秋笑,“这样咱不就有生活成本了?”


叶修还是隐瞒了部分限制级情报,跟父母说是同事过来看看,公开的事情将来总是还有机会的。叶修父母很和气地把他俩迎进屋,蘑菇炖鸡的味道扑面而来,厨房的高压锅盖上突突地冒着蒸汽。


叶修他爸一开始还绷着脸,后来居然也和苏沐秋聊篮球聊得热火朝天。叶修他妈毫不掩饰对苏沐秋的喜欢,在一旁夹菜夹得他盘子里摞了小山一样的螃蟹、排骨和丸子。叶秋快到饭点才从公司回来,看到家里多了客人之后顿在玄关,仔细辨认了一会儿才试探地问:“这是……沐秋哥?”


苏沐秋压根没有对叶秋的见面印象,他讪讪地笑了一下,高中时仅仅听说了叶修有个双胞胎弟弟,后来转念一想,八成是叶修在跟叶秋聊天的时候给他炫耀地发过自己的照片,心里已经把叶修手刃了七八次。


午饭吃得倒是很开心,下午叶修带着苏沐秋开车出门去B大转一圈,寒假期间来B大参观的游人挺多,有成堆聚在校门口与石狮子和牌匾拍照的,有卖校徽和明信片的小贩,还有励志要考上B大的高中学生。


毕业六七年,叶修哪还有什么学生证,只好老老实实地和苏沐秋一起在校门外和游客一起排队,站在他身前用蓬蓬的羽绒服挡风。


绕着湖走了一圈,看了看作为代表建筑的塔和华表,两个人都累得够呛,坐在旁边的长椅上休息。叶修的手很冰,他摘掉手套,握着苏沐秋的手塞进羽绒服口袋里。周围的人来来往往,他脸上也没有一丝挂不住的表情。


苏沐秋一开始挣扎了几下,但实在贪恋这种直传到心窝的温暖,这也是属于他少年时期一个梦想的瞬间,实现起来仿佛又不费吹灰之力,只要叶修在身边,也就完全足够了。

 


待他们休完假回到H市,《千机伞》的连载完成了38周榜首纪录。沐雨橙风的ID已经引爆了整个论坛,接下来的签约出版签售都是顺理成章,等最终全部流程走完,已经是新一年的春夏之交,都到了苏沐橙这一届高考的时候了。


叶修生日那天晚上破天荒地没邀请兴欣全员聚餐party,两个居家男人自己在家现学现卖地做了一桌菜,最终还是以苏沐秋的全权接管收场。


叶修家住偏郊区的顶层,视野不是一般开阔。叶修在露天平台上放了张桌子,整个城市就在脚下,亮起路灯的道路和桥梁就像是城市的脉络延展而去,中间各色建筑则是交错的骨骼,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点缀在它们中间,仿佛是天上星空映在地面上的光芒。


没有兰博基尼带你去兜风,没有RichardMille戴在我手中,能有的只有一颗全意爱你的心了。

 


叶修打开手机,在兴欣的讨论组里发了一条“准备就绪”。


分布在H市各个角落的组员同时接到了这条消息,从包荣兴与罗辑在的第一组开始,罗辑已经跑出去十多米远,死死地捂住耳朵,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群聊界面,给包荣兴比划着手势。


“3”

“2”

“1”


一朵巨大的烟花骤然升起,霍然炸开在城市上空,金色流星般下坠的火花正等待着人们的心愿。苏沐秋望着远处的烟花,瞳孔里映出夜幕中转瞬即逝的流光溢彩来。


“继续!”


下一束烟花来自城市的另一边,距离他们的视野越来越近。倚在栏杆上的苏沐秋有点诧异地回头看着叶修,得到了对方一个臭屁的微笑作为回应。苏沐秋在心里抱怨了一句“有钱任性”,姹紫嫣红的烟花已经从城市中心一路盛开到他脸前。


整个城市中人们的目光顺着烟花前行的轨迹一路向前,直到距离苏沐秋最近的位置。


苏沐秋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变缓,血液的流速变慢,骨节的响动变轻,甚至是每一个体细胞的呼吸都被压抑,他全神贯注也全身贯注在他的双耳,只在他的听觉。


声波汇聚在外耳道。鼓膜振动。听小骨振动。卵圆窗膜振动。内耳中的淋巴液振动。内耳基底膜振动。细胞电位变化。电信号汇聚到听觉神经。通过听神经到达听中枢。


再次具有清醒意识的时候,左手无名指已经带上冰凉的重量,钻石光滑的切割面上跃动着天空中烟花的璀璨星光。


叶修的声音温柔好听:“考虑一下确定长期关系吗,苏沐秋同学?”


苏沐秋不经多少考虑,就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天长地久都行。”


End


=================================


终于完结了!撒花!


还有三个番外,叶老师生日的时候放出来。

评论(8)
热度(156)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