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修伞/喻黄】同学少年多不贱(23)

前文请戳


二十三


荣耀杯作文大赛的获奖喜讯还没等他们参赛一行人回来,就已经在教师QQ群里轰炸开来了。


今年R中又一举包揽了前三名和优秀团体,自有叶修参加的第一届开始,R中简直就扮演着冠军守护神一样的角色。得知消息之后起先大家还是见怪不怪的,但R中代表团连前十都包揽一多半,就难免有些骇人听闻了。


“牛逼啊,干脆叫黄金一代算了。”张佳乐刷着教师微信群啧啧称奇,“目测咱们学校快被寄恐吓信了。”


林敬言正在埋头备课,手机提示音在他桌子上自顾自响得不亦乐乎,屏幕亮起来就没再暗下去过。会话框里烟花与玫瑰齐飞,点赞与微笑一色,和卷子上的导数三角函数相映成趣,看得他愈发头疼。


待他刚要关闭微信提示音,苏沐秋一手夹着试卷,一手握着保温杯,额头上满是汗地闪现在桌前:“我也要看!”


苏沐秋握着手机往上翻了好久才看见那条被裹挟在一堆贺词里的喜报,一眼扫到黄少天和喻文州排在一起的名字之后,还是佯装淡定地咳了一声:“我们班这俩成绩还不错嘛。”


“沐橙这孩子也很厉害,”同组的老师补充道,“大有苏老师当年的风范。”


苏沐秋听了之后笑着摇头,又往上翻到合影,放大之后目不转睛地看,目光从一张青春洋溢的脸上转移到另外一张。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女虽然已经有了点成年的样子,脸颊上没消下去的婴儿肥满是鼓鼓囊囊的胶原蛋白,让人看了就难免想伸出手捏一捏。


黄少天站在后排的角落里,一脸不愿拍照的表情;喻文州在前排,正襟危坐地露出一个标准的假笑,让苏沐秋一下乐得合不拢嘴。


视线转移下来,最终还是落在苏沐橙的脸上。苏沐橙乖乖巧巧,站在第一排最左边的位置。女孩子总是具有拍照的天赋,更何况是她这样的美人坯子。苏沐秋看了挺久,点了保存图片之后才发现手里拿的是林敬言手机,只得又讪讪地按下删除。


那张照片在相册里消失不见,苏沐秋眼前却还印着照片中他们身后作为背景的B大图书馆。


在那之前,他也不是没有幻想过他的大学生活,泡图书馆学习写论文,蹭各种乱七八糟的课,晚上顺着学院路走去中关村聚餐。


更重要的是还有叶修,他能跟叶修一起参加无数场比赛,能跟他走街串巷吃遍京城所有的驴打滚和冰糖葫芦、逛遍所有的博物馆,能爱他久一点,再久一点。

 


晨间测验,晚自习检查,周考之后接着是月考,一模二模三模像风车轮一样刷刷地转过,一张张排名表格被打印出来贴在楼梯口,过几天又会在上面贴上新的。几个熟悉的姓名雷打不动地占据着视线的焦点,略微的次序变化都会引发许多人心里滔天的巨浪波澜。


余下的十几二十天痛苦不堪却又异常充实,透过宿舍门上积了灰的玻璃窗,手电筒和台灯的光交织在一起,朦胧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半夜三更,接着就又是新的一天。


学校小卖部里的咖啡在这个季节又成了紧俏的商品,教室的空气中混着雀巢和麦斯威尔的甜香,连黄少天都开始正经八百地认真听课复习,甚至还能在一堆乱七八糟的杂志报刊中拽出一两张课外模拟套题来。


他本来就冰雪聪明一点即通,在加上努力之后,成绩提升速度像747登上了TOP,有一两次甚至把喻文州拼了下去。


那次他故意徘徊在楼梯口的排行榜前,在黑压压的人群中盯着自己位于喻文州上方三位的名字。喻文州出来接水的时候黄少天异常做作地在榜单前蹭来蹭去,喻文州果然停下脚步向墙上看了一眼,接着便神色自若地继续向前走,留下黄少天在原地不知所措。


毕竟喻文州的表情管理十分到位,让黄少天也难以猜透他的心思:到底是装作漫不经心,还是真的毫不在意呢?


他低头看基因图谱大题,连线交错纵横,似乎有一个枝节蜿蜒盘旋,一直延伸到他脑海里。

 


后来有一次两个人一起去食堂,黄少天在连吃了四颗鱼丸壮胆之后,用表演出来的随意语气随口问了喻文州想去哪个大学,喻文州稍微愣了一下,柔和地抬头:“少天你呢?”


“我先问的。”黄少天塞了一嘴青菜,鼓着腮帮不依不饶。


“尽量好一点的吧。”喻文州采用了他贯有风格的折中回答,云淡风轻地抛出这一句,又低下头接着看自己的饭。


黄少天突然搁下筷子,抬头直勾勾地盯着喻文州。


感受到这种目光,喻文州也慢慢地抬头。两个人目光交汇的一瞬,这狗血戏码熟悉得黄少天甚至以为是自己刚认识他那会子,手里拎着湿淋淋滚烫的碗,与极少露出惊惶神色的喻文州来了个结结实实的对视。


那时候他还是个刚上高一的毛头小子,整天风风火火咋咋呼呼,可现在他们都要毕业了。


“那介意再跟我当一回同学吗,队长?”他问。


“当然不介意。”喻文州回答。


出食堂的时候阴云堆上来遮盖雷鸣,巨大的雨点打在地上,树叶激起尘土的气味,夏天就这么不知不觉地到了。


但黄少天却很笃定——他们还有很多很多个夏天。

 


毕业典礼在高考前五天。


苏沐秋一大早翻箱倒柜,最终从衣橱底下扒出了面试之前买的西装,往身上一套才发现自己一年以来瘦了很多,腰带都要往里再扎一个扣了。


苏沐秋在深蓝色和黑色的领带中间选了后者,打结的时候很是生疏,丝毫没有高中时期上台领奖之前随手系领带的那种熟练,他已经暂别自己的荣耀很久了。


礼堂里还是吵闹且闷热,封闭的空气中携带着未被吹飞的胡椒面一触即发的气氛。领导讲话年年都是那老一套,谢师环节中那些戴着金丝边眼镜的老师也是舞台的常客。


苏沐秋松了松自己打得太紧的领带,坐在班级区的角落里。他过度专注于台上发言的内容,甚至连旁边什么时候多了个人都没察觉,直到那人实在被忽视得坐立难安才惊得一退。


叶修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坐在他旁边,还旁若无人地把自己的手搭在苏沐秋手上。


“放开。”苏沐秋嘴唇几乎不动,从牙缝里喷出几个字。


叶修装傻:“什么?”


“手。”


叶修变本加厉,干脆与苏沐秋十指相扣,放在座椅的扶手上。


苏沐秋受不了他揣着明白装糊涂,一记白眼扔过去:“公众场合,我工作还要不要了?”


“你还想继续干?”叶修顶他。


“你到底要怎么样?”苏沐秋无可奈何,扭头瞪着叶修。


“不想错过你这次的毕业典礼呀,”叶修笑得很温柔,“绝对不会再弄丢你了。”

 


签名,合影,收拾东西离校,所有毕业典礼一贯的流程结束之后,空下来的教室地上满是草稿纸和试卷,破烂的旧课桌被拖出去堆在走廊里,等待下学期换上新的。封条用浆糊贴在教室的门上,准备由下一批新面孔开启往日尘封的秘密。


喻文州作为班长,称职地留到了最后,等所有值日生都离开之后,再最后清点一遍桌椅。


视线碰到一张桌面的右下角,“YWZ”三个大写字母被圈在一个小小的心形里。喻文州站在边上看了一会儿,一个徘徊了很久的身影在头脑中水落石出。他嘴角渐渐勾起,最终还是提起书包,向着校门的方向昂首阔步地走去。


他们这就算毕业了。

 


下午接着苏沐橙一起回家的时候,苏沐秋从后视镜里看着R中的校门不断倒退,最后在转角处消失不见。他青春的开始和结束都是由这里作节点,仿佛是时间洪流中,无数的丝线在R中的校门口打了个结,又尽数穿过他胸膛肺腑,眷恋地给他留下一点岁月的痕迹。


“沐橙将来想做什么呀?”叶修的声音自身旁传来。


“不知道,有点想当个作家?”苏沐橙把脑袋探到前排的两个座椅中间来。


“你觉得写作有趣吗?”苏沐秋突然问。


他突然想,那个老师说的不对,苏沐橙并不是具有他自己风范的,因为那些鲜花掌声他从未经历过,就自然成了懂事妹妹的责任与使命。她努力啃下一部又一部佶屈聱牙的外文翻译著作,背下成百上千首唐诗宋词,或许只是为了完美地完成自己遗憾错失的心愿,他自己从来没有问过苏沐橙真实的想法。


“当然很有趣,我很确定。”苏沐橙立刻果断地回答道,“而且我很确定,明年的冠军会是我的。”

 


那天晚上苏沐秋打开荣耀论坛,输入自己很久未动过的沐雨橙风的账号密码,点击登陆,全新的界面铺展在他的眼前。


在他敲下酝酿已久的“千机伞”三个字作为标题的时候,他自己也从未想过,这篇小说在不久之后的将来会打破君莫笑蝉联37周的榜首记录,成为十年荣耀论坛史上的下一个传说。


===================================


啊,下一章完结。

评论(3)
热度(113)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