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异坤】还原反应(上)

微博点梗,本来是要pwp的,结果我铺垫写长了,就下章pwp吧……



还原反应

 

一觉醒来,王子异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这种不对劲来自于室友蔡徐坤先他一步起床了,这与太阳从西边升起和母猪学会上树并称世界上三大不可能的事情,居然货真价实地发生在了这天早晨。


王子异在心里大呼奇怪。他穿好衣服起床洗漱,去厨房做早餐之前又扫了一眼蔡徐坤的床,然后更加惊奇地注意到他的所有衣服依然好端端地挂在衣架上。


王子异在原地傻眼,蔡徐坤原来还有早起裸奔的癖好,他们合宿了这么久居然现在才发现。


越想越不对劲,王子异又谨慎地潜回去,小心翼翼地拉开蔡徐坤床上的被角,一件比太阳打西边出来、母猪上树和蔡徐坤早起都要奇妙的现象发生了——蔡徐坤变小了。

 


罪魁祸首蔡徐坤,如今身长从堂堂183厘米变成了18.3厘米,直接从玉树临风一小伙子变成了橱窗里的玩具娃娃。


被发现的时候蔡徐坤缩在一团毛茸茸的睡衣里,小脸涨得通红。要不是王子异发现得及时,他很可能就没出息到在自己的睡衣和被子里憋死。王子异把他从一团织物里解放出来之后,蔡徐坤眼睛瞪得溜圆,刚刚睡醒还顶着一头乱蓬蓬的炸毛。


他有点含糊地问:“到底是你变大了,还是我变小了,还是我依然在梦里?“


很快他就搞懂了现状,在和王子异两脸震惊之余,他火速拽过王子异的GUCCI手帕裹在身上,把自己缠成了一个黑白相间的球。


王子异几乎要翻白眼:都什么时候了,平常又不是没见过,现在居然还有心情在乎个人形象。他小心翼翼地把这颗球摆在台灯的灯座上,憋着笑开启了第一个疑问:“你为什么会变小?”


“我怎么知道,可能是基因突变吧。”蔡徐坤在台灯灯座上不耐烦地晃着腿。


“那要怎么变回去?”王子异一脸认真地盯着蔡徐坤的眼睛,即使变小,他的五官也仍旧很精致。当个宠物或许很不错。王子异突然冒出了这样人神共愤的想法。


蔡徐坤气急败坏:“我比你更想知道!”他眼睛转了转,半是委屈半是威胁地补充道:


“总之,在找到解决方法之前,不许告诉别人。”

 


于是“蔡徐坤”短暂地失踪了。


王子异把他揣在口袋里下楼做早餐,自己吃完三明治之后用洒下来的面包屑装在盘子里喂蔡徐坤,像是小时候在窗台上招待来往的小麻雀。等他吃饱喝足把嘴一抹,就飨足地陷在枕头里,眯起眼睛打盹儿。


王子异刚欲言又止,蔡徐坤率先在枕头里发话了:“其实这种感觉挺不错的哎。”他说,有点像小时候看过的红塔乐园。


王子异一愣,问:什么乐园?


蔡徐坤心想这个人究竟有没有童年。那拇指姑娘呢?爱丽丝漫游仙境里可以让人变大变小的蘑菇呢?再不济超级玛丽总玩过吧。


王子异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说:“现在真的好像童话故事。”


“但是呢,你可能必须要变回来。”王子异翻了翻手机日历,又举到蔡徐坤面前,“还有三天就巡演了,在那之前,必须要找到办法让你变成正常大小——不然公司可能还要再给你定制舞台。”

 


王子异顿时感觉自己压力山大,如同经纪人突然打电话告诉自己:你必须要在今晚之前分离青蛙卵、提取青蒿素顺便攻克癌症,创造生物学的奇迹。王子异看了一眼换了一条手帕披着、在自己用丝绸衬衣铺成的小床上睡得正香的蔡徐坤——他现在霸道地征用了自己所有的手帕和腕带。


他谨慎地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众人拾柴火焰高,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于是在深夜客厅吃鸡组合等待游戏开始的一分钟之内装作无意地发问:


“你们觉得……如果有人变小了,应该用什么办法让他变回来呢?”


面对着戴着耳机齐刷刷一头雾水看着自己的四人,王子异随口扯了个谎:“就是刚刚看了个剧,刚好卡在这个情节。稍微有一点好奇。”


Justin摘下了一只耳机:“如果像是名侦探柯南的话,喝了白酒之后身体就可以变大。”


王子异顿时燃起了生的希望。但还不等他问清楚要喝什么牌子的酒、多少度的酒、以及要喝多少,Justin已经塞上了耳机,跳P城还是跳G港瞬间就代替如何让人体积变大成为了他们关注的首要问题。


王子异眼一闭心一横,心想病急乱投医,还真的全副武装潜入楼下超市,在白汾酒和五粮液之间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觉得应该需要一些科研实践精神,于是大手一挥,于是货架上五颜六色的酒瓶全成了实验样本。


所以当王子异蹑手蹑脚地提着一兜瓶子,又把它们一瓶一瓶摆在桌子上的时候,蔡徐坤险些怀疑王子异转行去走/////私了。

 


蔡徐坤觉得自己变回去之后第一件事一定是把Justin痛揍一顿。他在被迫品尝完所有白酒样本之后足足睡了十六个小时。醒的时候王子异一脸担忧地趴在他的床边,蔡徐坤才第一次觉得王子异眼睛真好看,像是盛满月光的湖泊。


第一个实验算是失败了。蔡徐坤咬牙切齿:“不许!再去问!他们几个!的意见!”


王子异真是一肚子委屈,但面对这个小小的、用爱马仕手帕给自己裹了一身长袍的蔡徐坤,他的一肚子委屈都转化成了满满的怜爱,关在眼睛里都快要溢出来。


蔡徐坤突然闷闷地开口:“其实我觉得可能还有别的办法……”


“啊?比如说?”


“你有没有记得……青蛙是怎么变成王子的?”蔡徐坤脸红了一片,耳朵尖都刷一下变成红色。


奈何王子异依然没有反应过来。蔡徐坤气得直跳,整个人在手机百度界面的键盘上蹦来蹦去,如同是在电玩城玩跳舞机。


看着王子异一本正经地看起童话故事,蔡徐坤又好气又好笑。很快,当进度条被拖动到最下方,蔡徐坤有点害羞地发现王子异的脸比他还要红一点。


“所以说……你的意思就是……”王子异过了半晌才艰难地开口,拇指在手机屏幕上复仇一般地来回滑动。


蔡徐坤这时候反倒不怕了,他立刻摆出人间至理:“人命关天,救人要紧,就当我们都牺牲一下吧。”


王子异心想,这可不只是牺牲“一下”啊,你的粉丝如果知道这件事估计都要把我生吞活剥了。但是他又不能说拒绝,立刻摆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模样,说:“那好吧,那就来吧。”

 


“我靠。这很尴尬啊。”王子异闭上眼十秒之后,蔡徐坤突然发出了感慨。王子异连忙睁开眼,蔡徐坤抱着手臂站在自己面前,说:“要不然把灯关了吧。”


王子异都要懵了,很想问如果关了灯他还能找到地方吗。


蔡徐坤连忙解释道:“有利于发挥。”


灯一关之后气氛瞬间改变,王子异紧张得快要不能呼吸,一股燥热的感觉从后背沿着脊柱爬上来,让他恨不得在大冬天投进冰水里镇静一下。他不动声色地抿了抿嘴唇,用舌尖湿润了一下它们。做完这些之后又在后悔自己是不是搞得有点太过火了。


紧闭的眼帘后一片漆黑,但是他好像感觉到蔡徐坤在靠近,又好像没有。过了很久之后,他才感觉到自己的下唇受到了很轻很轻的触碰。在触碰的瞬间几乎就抽开了。


王子异感觉自己的大脑也随着这个过程被抽干了。


两个人在黑暗里静默了半天,王子异才终于想出了自己的台词。


“呃,你变大了吗坤?”


蔡徐坤的声音干巴得像是提线木偶。


“没。有。”

 


王子异觉得自己离疯掉也不远了。


“如果变不回来了怎么办?”蔡徐坤终于表现得有点着急,拉扯着王子异的衬衫袖口。


“别急别急,肯定有办法的。”


虽然王子异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但他也只能如此安慰蔡徐坤。蔡徐坤坐在花盆的沿上,是他沙漠里的小王子。


“还有一天时间呢。”王子异给蔡徐坤掖好发带做的被子,在他脑袋上又亲了一口。


“晚安。”

 


第二天王子异睁眼的时候下意识往蔡徐坤床上看,然后错愕地目击了正常大小的蔡徐坤在各色各样的丝巾上方裸睡。


王子异倒吸一口凉气,立刻把蔡徐坤从床上摇醒。活的、实体的、正常体积的蔡徐坤。


蔡徐坤醒之后又是一脸茫然。他抬头看了看王子异,发出一阵疑惑的嘟囔。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快背过去!别看我!”蔡徐坤鲤鱼打挺一般从床上弹起来,飞扑向自己的衣架。


王子异沉默了。就像是突然苏醒的植物人,第一反应如果不是世界真美活着真好,居然是在乎自己的个人形象,那么也是相当离奇。


总之在等待蔡徐坤穿衣服的这一分半钟里,王子异重重地舒了一口气。虽然变小的时候非常可爱,但是还是现在正常一些。


“所以说。”蔡徐坤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是因为,我们,呃,那个,所以我才变回来的?”


王子异也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只好模棱两可:“啊……大概吧。”


蔡徐坤点了点头:“那挺好的。”


王子异虽然不知道蔡徐坤究竟认为哪里好,也跟着一起附和:“能变回来挺好的。”

 


事实上这件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


在演出顺利完成的当晚,九人聚餐之前,蔡徐坤在房间里卸妆。王子异进屋的时候四下空无一人,他转着脑袋四下寻找,最终向下看的时候发现迷你蔡徐坤正在拽自己的裤腿。


“该续费啦!”蔡徐坤气鼓鼓地喊道。


得了,今晚的聚餐又泡汤了。王子异忍着辘辘饥肠,把蔡徐坤举到面前,下嘴之前不忘问一句:“妆卸干净了没有?”


蔡徐坤给他一个巨大的白眼:“卸——干——净——了。”


“这维持得也太短了吧。”王子异吐槽,“怎么样才能续费久一点啊。”


蔡徐坤偏着脑袋想了想:“舌吻?”


王子异差点被自己的唾沫呛死。


TBC.


标签:异坤
评论(41)
热度(621)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