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叶苏】误打误撞

🌸其他作品请戳

因为身体不是很好就没有写新文,拿旧文混个更。最终还是决定回来参一发苏宝的生日活动啦,祝我们宝贝生日快乐~

顺便蹭一下 @天雨流芳 老师滴热度,别打我!



误打误撞

 

叶修数着,这是他妈的第三十七次被他妈催婚了。

他早该料到的,母亲大人一大早来敲门必定是凶兆。像是一切电影电视剧都市言情小说里故事开始的导火索一样,叶母一声长叹:“唉,屋里这么乱,是该有个女人收拾收拾家了。”

无力吐槽的人事处主任叶修向后一仰,靠在座椅的皮质靠背上转圈。

“行了妈,意思意思得了。”

“我知道,你二十七岁是还不晚,但是你连个女朋友都没谈过,整天就知道什么游戏什么荣耀,让我们当家长的怎么放心?”叶母语重心长,一边不忘捡起积了一层灰的樱桃木地板上堆得横七竖八的快递盒子。

“妈,我目前是真的不太想——”

果然,这件事情按照剧本就是应该如此进展。

“你看你,从小就不听话,你弟弟都结婚了你还这个样子,你现在不想明白,以后怎么办?依我看呢,你周叔叔家闺女就不错,你们从前见过面的,还记不记得,你们一起去过……”

老套,太老套了。狗血,太狗血了。三俗,太三俗了。

叶修仰在椅子上,转过身看着玻璃幕墙下人来车往,又一次深深地领悟到自己投错了胎。

在叶母醉翁之意不在酒地转完一圈仍旧无功而返之后,叶修从右手边抽屉里摸出他玩了十年的账号卡登陆游戏,签字笔写在背面的“一叶知秋”已经有些模糊了。

 

“妈的,老子要是有钱就好了。”

苏沐秋一屁股坐在旧得变了形的沙发上,把手中的报纸向地下一摔。

“哥,你别生气……”电话那头的苏沐橙还带点哭腔,“其实还是怪我……”

苏沐秋腾地站起来,在狭小的客厅里踱着步转了两圈。“沐橙,听我说,这种男人就是地道的人渣,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不哭了啊沐橙,咱们找个好的,等你放假回来我带你去吃板面去。”

挂了电话,苏沐秋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平静下来。自己从小捧着惯着的宝贝妹妹的男朋友竟然嫌弃她穷,拿不出门面就干脆提了分手。

苏沐秋在三条街之外的兴欣网吧当网管,平常也玩玩游戏,帮人练级,卖点自制武器挣几个钱。荣耀刚出那几年,他也偶尔打黑赛当枪手,算是半个职业选手。现在虽然有了稳定的工作,老板娘对自己也相当不错,但他还要供着读大学的妹妹,生活不免有些拮据。


夜班六点开始,今天兴欣网吧的人分外多,自己连可乐和泡面都送不迭,恨不得自己有六只手。

“小苏,快快快,给我打着,我帮你送饮料。”

突然回头的马尾辫让苏沐秋冷不丁吓一跳,只能在心里吐槽老板娘在这种时刻还有兴致打游戏——坐下时还顺便控制着逐烟霞避开了好几个飞过来的技能。

送完饮料的陈果凑过来坐在他旁边,苏沐秋摘下耳机绕在脖子上,一边娴熟地走位,一边飞快连击。

“你看着,对就是这里,不要冲上去,先向后退到这个地方,就可以避开BOSS的大招,等对方技能冷却了再打——”

屏幕上浮现出亮闪闪的“荣耀”二字。

“——就像这样。”苏沐秋笑了笑,继续去工作了,留下陈果握着鼠标在原地唏嘘不已。

兴欣网吧的当家花旦苏沐秋,不知道给网吧吸引了多少客人。自从他来,与别人PK战无不胜,于是慕名来挑战他的人就越来越多,兴欣的名号在当地也越叫越响。

苏沐秋账号的职业是枪炮师,用妹妹的名字命名,ID叫做“沐雨橙风”。荣耀职业选手里面目前还没有非常出众的枪炮师,坊间曾一度盛传嘉世准备签约苏沐秋,然而中途不知为何合同中止。苏沐秋这网管一当就到了二十八岁,这种大龄肯定也当不成什么职业选手,只能算是野玩家里面不为人知的隐藏大神了。

今天荣耀第十区开服,网吧门口的客人鱼贯而入。苏沐秋一停不停地忙到两点多,网吧里的人才渐渐少了起来。

苏沐秋终于得空坐下,刷卡登陆游戏。刚刚进入界面,屏幕上就弹出了一个邀请窗口。

 

过了两点,叶修才偷偷爬起来玩荣耀。真不知道母亲大人搭错了哪根筋,最近甚至牺牲睡眠时间半夜查水表,叶修被迫戒掉了通宵,变成了早睡早起——十点睡两点起——的模范好青年。

“今天人怎么这么多。”叶修刷完卡后一惊,一叶知秋被夹在人海中间寸步难行,看到右下角弹出来地提醒才想起来今天新区开服。

“就先打几局。”刚这样想着,叶修就收到了邀请消息。

“包子入侵……”他瞥了一眼队伍,一个流氓,一个机械师,一个剑客,自己是战法,他特别留意了一下最后那个女枪炮师。

“沐雨橙风……这个炮是银武?看起来不简单啊。”

队伍里这个小剑客似乎也是蓝雨战队著名剑客选手黄少天的粉丝,他的粉丝叶修也见过不少了,几乎都是一上来就强聒不舍:“快看快看我们队有个美女!美女来说几句吧!”

包子入侵爆发出一阵杠铃般的笑声:“快,美女说几句!”

叶修推测他们似乎认识。然而这个美女枪炮师并不买账,在会话框发了一串省略号。

“美女打什么字啊,说话。”那个叽叽喳喳的剑客吵得叶修心烦,配合包子入侵的笑声食用更佳,他立刻伸手调小了耳机音量。

沐雨橙风打字:不好意思,不太方便说话。

叶修笑了笑,是不是姑娘还不一定,这些人想美女想疯了吧。

 

“可以啊……”叶修盯着战斗中的沐雨橙风,“相当厉害嘛这家伙。”

一开始看到她与包子入侵径直冲上去的时候他还差点以为这姑娘不懂战术,事实上人家只是不需要,因为输出太强了。

有点意思。叶修打开沐雨橙风的资料卡,开始看她的装备。

“呦呵,这身不错。”动画中的沐雨橙风甩着金色长发,转了360度的一圈。“这个银武叫吞日……厉害了我的兄弟。”

像他们这些普通玩家,基本不可能会做银武,充其量可能有一件银武配饰,而这么一件极为精致的银武手炮,算是在网游圈十分罕见了。

先加个好友吧,有空一起打打。叶修还不等将想法付诸实践,面前突然弹出一个窗口。

“系统消息:沐雨橙风申请成为您的好友。”

叶修微微一笑,鼠标迅速点下了同意。

 

“Lucky~又刷出隐藏了。”

苏沐秋点开今晚遇到的这个战斗法师的资料卡,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这根银武战矛却邪。“这家伙职业级的吧,不然怎么可能有这种银武。”

对面桌上的包荣兴也坐过来,“谁是玩战法的?不会是对面嘉世的新队长邱非吧?”

苏沐秋摇摇头:“肯定不是,邱非他银武属性应该还不如这一个。谁家战队这么狂啊,带着这种银武招摇过市,啧啧。”

“真的假的……又是野路子的大神啊?叫什么——一叶知秋?这风格怎么跟我妈网名似的,到底是什么来路?”

 “今晚上一直不肯出手,估计是怕暴露身份吧。”苏沐秋点了个“邀请”,“不管怎样,先看看这人的水平。”

 

失败。

苏沐秋睁大了双眼,感觉有点恍惚。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输过了,看到升起的那个灰扑扑的标志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一旁围观的包荣兴也诧异得说不出话。

这个一叶知秋,无论是操作还是意识,都与自己不相上下,更何况还有这个七十多级的银武却邪,真是心态爆炸。

“这家伙肯定是个职业选手。”苏沐秋咬牙切齿,“再来!”接着又点下了邀请。

没想到对面发语音消息过来:“抱歉哈,明天我们公司要开会,我先去睡会,有空再打。”

公司……开会?苏沐秋愣了。犹豫了一下,苏沐秋也打字过去:“公司?微草还是霸图?”

一叶知秋毫无反应,苏沐秋以为他已经下线了,正准备关会话框,一叶知秋突然来了一句:“哈?我不是职业选手,虽然微草在很久之前邀过我,但我爸嫌工资太少了就不让我去,所以就没去咯。”

苏沐秋立刻打开百度窗口,得出微草队员的转会费大概是800万人民币这一有效信息。

苏沐秋和包荣兴望着“工资太少了”几个字眼面面相觑。

“没事苏哥,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高手在民间……”包荣兴拍拍苏沐秋的肩膀,又回到自己位子上打游戏了。

 

叶修向来不习惯穿西装,而今天不巧又有一个穿西装的场合。

七点钟被手机闹钟叫醒,趿拉着拖鞋摸向衣橱的门,随便挑了平时穿得最多的一套黑色西装,配的是深蓝色菱格领带,穿衣镜前一站,不知为什么,蹦进来的是“人模狗样”这四个字。

诚然,狗就是单身狗的狗。

其实叶修倒也不是不想谈恋爱,事实正相反,他居然还是是有人追的,凭借他还不错的脸,加上与生俱来的慵懒气质和仿佛是借古讽今的微笑,关键是游戏打败天下无敌手,男生们都服得五体投地,因此在大学时还被女生私下里划进“闷骚且帅”的一类,也不是没收到过几条暧昧不明的短信和微信消息。

然而他到目前为止,也没遇见几个让他觉得不错的,也终于从挑三拣四进入了中年相亲男性的行列中。

昨天睡得太晚,叶修起床之后还不太清醒,头重脚轻地下楼,看到叶母已经把早饭整齐地摆上了。虽然没下限,他也不得不感到有点儿过意不去。

他从小就挺让父母操心的,譬如他上学时就不好好学习逃课打游戏,后来主动提出不想继承公司,这些责任就都不可推卸地落到他弟叶秋的身上。

大概是突然良心发现,他这次总算不再对被刻意安排到午餐旁边座位的姑娘置之不理,这次有了质的飞跃,有点勉强地扯出一个和善的微笑,与她交谈了几句。

那姑娘披着及腰的长发,发尾染成了闪亮的金色。

让叶修没来由地想起游戏里那个倚靠着重炮,金发飘飘的沐雨橙风。

 

苏沐秋打起床到现在,一叶知秋这个名字就没从他脑子里跑出去。本想借机再切磋两局,火急火燎地冲下楼开机刷卡,结果发现一叶知秋并不在线,顿时十分失望。

对了,他现在应该在公司开会吧。苏沐秋托着下巴,鼠标在屏幕上漫无目的地点了一圈。

想不到风格这么硬气的操作者竟然已经是个职场中年大叔了,啧啧。苏沐秋关了游戏去网吧外面转悠,心下揣摩着这个一叶知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公司开会的话,应该是个不小的领导,肯定穿着西装,应该有点放荡不羁,就别系扣了。

这手速怎么着也飙200了,年龄不会太大,估计是个奔三的老鲜肉吧。

下本发语音的时候声音还挺好听的,那估计长得也不赖,可能就比我差一点。

那总结一下就是一个有钱有势、长得还帅的年轻总裁——自己众里寻他千百度的理想妹夫。

苏沐秋的这个念头冒出来0.01秒,就被自己慌忙打消了。

“绝对不可能!不存在的!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于是打着哈欠从楼下走下来的陈果就一脸茫然地看到苏沐秋先是望着天空傻笑,接着突然开始捶胸顿足。

“怎么了?”陈果搭了条胳膊在苏沐秋背上,八卦兮兮地问:“什么绝对不可能……你这不是要搞暗恋吧?”

苏沐秋:“……”

 

叶修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把西服从身上扒下来,抄起自己已经穿了不知道多少天的运动服外套向自己屋走去。

“今天这姑娘怎么样?”叶母在厨房切水果,听到开门就停下刀表示关切。

“嗯,还行。”

“还行是怎么个行法?”叶母冲着叶修的背影喊。

“就是没毛病。”

觉得背后应该快要有一把刀扔过来了,叶修及时地补充了一句“……头发染得挺好看。”

趁着母亲大人看起来很高兴的一瞬间,叶修无奈地提了口气提议:

“妈,你看这样行不行……”

 

“不行。”陈果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一叶知秋的资料卡,“现在网络诈骗这么多,你怎么就知道这是个好人啊?这可是为了沐橙,总不能再找一个渣男吧。”

“我当然知道,”苏沐秋一副被冤枉了的表情,“我又没让沐橙跟他怎么着,只是关注一下,放长线钓大鱼嘛,说不定就行呢。”

“我总觉得不靠谱,”陈果画得很精致的两条眉毛拧在一起,“这种打游戏的宅男估计不会关心女朋友……”

提示音“滴”一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他上线了。”苏沐秋戴上耳机,“你注意看他银武。”

陈果骤然明白了一大半,她确信苏沐秋一开始看中的并不是一叶知秋后面这个人,而根本是他的却邪好吧。

“等等,”苏沐秋摘下耳机扣在陈果头上,“我有个主意。”

“干嘛??!!”陈果目瞪口呆,又怕声音传出去,就瞪着苏沐秋,做出夸张的口型,“我我我说什么?”

“老板娘委屈一下,”苏沐秋把袖口向上扯了扯,给了一个让她安心完成任务的微笑,算是出卖一下色相——“先让他打消我是人妖的疑虑。”

“开房间啊美女。”一叶知秋率先发话。

陈果一把捂住麦克风,“这小哥声音不错,估计本人挺帅。”

“那你倒是快点回答啊!”苏沐秋扶额。

陈果清了清嗓子,想了几秒种后,用被灌了一桶蜂蜜一般的声音回答:“嗯,等着你哦,加油!”

接着又捂住麦克风,看苏沐秋脸色。

“怎么样?”她用气声问。

苏沐秋坦白:“我……有点恶心。”

 

这下轮到叶修吃了一惊。居然还真是个姑娘,他想,从前从来没有判断失误啊。

“美女打得不错。”他发自内心地夸了一句。

邪念也就是这时候才萌生出来。

叶修叹了口气,果然刚才还是不该答应自己妈用一个星期谈到女朋友换暂时不去相亲不见姑娘的权利的,怎么也像是不平等条约割地赔款。

不过转念又一想,比起被迫相亲去见各种小周小王小孙,还是宁愿找个志同道合一起打游戏的初恋。

不管怎么样,先试一试吧。叶修向来就没什么下限,丝毫不认为这种行为违背哪门子自然法,这沐雨橙风姑娘就不得不成为他囊中之物了。

“你的银武是自己做的吗?看起来好厉害啊。”沐雨橙风说。

“是吗?自己闲着没事做着玩的。”

对面似乎传来一声“我靠”。叶修皱了皱眉,“你那边有别人?”

“没没没……我在网吧。”

“哦。”

“嗯。”

“……你成年了啊。”

“我今年二十四。”

“……你是哪儿人啊?”

“H市人。”

“那不错,我们公司最近有一个对H市的项目,过几天我可能也得从B市过去。”

“那你是管销售的……?”

“不是,我人事处的,闲职。”

“那你还要跑业务。”

“……我老爸是董事长,带我出去玩。”

对面又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是良久的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兴欣网吧。

“喂?……”

 

“都是你,刚才差点露馅。”关掉游戏界面,陈果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这我能不惊讶吗,”苏沐秋一脸不服,眼珠子滴溜滴溜转。“玩游戏约到B市企业董事长的儿子,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啊,有这种好事吗?不会是网络诈骗吧。”

“不管怎么样,”陈果懒洋洋地回柜台,“要是真的靠谱,兴欣网吧的下一个百年中国梦就交给你们家这位土豪了。”

苏沐秋不置可否。

“估计追这种人的姑娘都要挂号,见一面都够中个双色球了。”苏沐秋在座位上伸了个懒腰,“说不定都结婚了呢。”说着竟然还有一丝失落。

刚刚打着交流银武的旗号要来了一叶知秋的QQ号,苏沐秋不知道该干啥,总之先加个好友吧。

QQ名也叫一叶知秋——而且头像还是一片树叶。苏沐秋突然想起包荣兴说的“真像我妈”,顿时感到一阵强烈的同意。

看了看他资料,年龄27,空间里没照片。他刚要点“加为好友”,就猛地从座椅上弹起来。

“卧槽,差点坏了爷的大计。”苏沐秋关掉窗口,先把自己的性别改成女,头像换了手机里存的苏沐橙的自拍,接着挣扎了一下,一咬牙把QQ名也改成了“沐雨橙风”。

我都干了些什么……苏沐秋恨不得把脸埋进键盘里。

结果一叶知秋还没等回他的请求,提示音就滴滴答答响了起来,是苏沐橙发来的消息。

“哥,我明天下午的车,大概能回去吃晚饭~”

“好嘞!”苏沐秋秒回。

“哥,你的头像是怎么了……”

“没什么,嗯,想你了。”

“呃,那,我也想你。”

苏沐秋心如死灰。打开动态编辑,想了很久,敲了几个字。

自闭,世界再见。

刚发送了三十秒,特别关心那一栏就闪了起来。

“一叶知秋  20:16:37”    

“怎么就自闭了?”

 

苏沐秋觉得一叶知秋似乎对他,不对,是对他扮演的他妹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他虽然没经验,但也觉得对面有点儿钩直饵咸。

“宅男都这么撩妹吗?”他摸不着头脑。

昨天中午看的今日说法在他头顶敲响了震耳欲聋的警钟,对于那种冒充富二代骗小姑娘的事件他还是有所耳闻的。迫于生计,苏沐秋打算考验考验这个一叶知秋。

他从床头柜抽屉的卡包里翻出一张自己当初打黑赛时候用的神枪手秋木苏,转到了第十区,又开了一台机刷了沐雨橙风的卡,守株待兔一般坐等一叶知秋上线。

十分钟之后,沐雨橙风的界面窗口闪出了一条通知。

“您的好友一叶知秋已上线”

来了!苏沐秋攥紧拳头,屁股瞬间移动到旁边的座位上,用秋木苏的帐号邀了叶修一起下本。

然后苏沐秋后悔了。一叶知秋根本就没想跟他们一起打,只是为了凑够人数下本。

“这家伙根本就是为了爆出的稀有材料吧……”苏沐秋嘀咕了一句,还是选择放弃站在一旁吃瓜喊666的四人组成员身份,冲着怪放了个乱射,主动配合叶修的攻势。

赢了之后,一叶知秋拿着材料就跑,连个加好友的机会都不给,气得苏沐秋吹胡子瞪眼。

“我靠……这什么人啊……”

忍辱负重。

苏沐秋做了几次深呼吸,追上去又点了邀请。一叶知秋同意了,依然上去单打,爆出材料就跑路。

苏沐秋也就跟他杠上了,一叶知秋一跑,秋木苏就追。追了十几局,筋疲力尽头晕眼花的苏沐秋终于决定——还是算了。

 

下午苏沐秋出门去车站接苏沐橙。他比苏沐橙高大半个头,帮她背包提行李箱,并肩走在一起的时候,俊男美女总能受到路人投来艳羡的目光。

苏沐橙似乎又瘦了一些,穿着连衣裙都有些轻飘飘的。苏沐秋看着心疼,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隐瞒他前几天本想给她找个风流倜傥的高富帅男朋友,结果在镀金的外表下是一个抢别人BOSS拿材料就跑路玩猥琐的死宅男这一事实。

回家之后开电脑,苏沐秋刚一上线,就接到了一叶知秋的邀请信息。

跟上次正好相反,这次一叶知秋连苏沐秋打字骂人的机会都不给,邀请窗口一而再再而三地冒出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苏沐秋炸毛了。

“追你。”一叶知秋大言不惭。

苏沐秋听完老脸一红,说话也开始结巴。“什,什么?!”

“我还没问你上午一直追着我是什么目的呢。”一叶知秋的声音很懒散,让苏沐秋总有种想和他干一架的冲动。

“有本事你跟我打一局?赢不了你我叫你爸爸。”苏沐秋气还没消,豪气冲天。

“不行不行,”一叶知秋笑起来,“还有小姑娘等着我呢。”

小姑娘?苏沐秋倒吸一口凉气,瞥了一眼开着沐雨橙风的旁边那台机子,上面的邀请窗口已经快充满整个屏幕了。

把它们一个一个关掉之后,苏沐秋的手还在抖。

 

打那之后,苏沐秋的日常生活就变成了开两台机刷两张卡,自己在两台电脑前蹦来蹦去的,还要用模拟各种语气跟他聊天,搞得他几乎快要要精神分裂。

但跟一叶知秋一起打之后,他突然发现自己能跟他配合得很默契,也掌握了不少猥琐得他自己都痛恨的战术,渐渐也拿下几个副本纪录,成了第十区小有名气的网红。

原本看上去很无趣的工作,苏沐秋却莫名觉得挺好玩的,好像已经习惯上跟这个一叶知秋并肩作战的感觉。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夜,该来的总就是这么来了。

苏沐秋开着沐雨橙风的帐号闲逛,消息栏一叶知秋的头像闪动了几下。

“沐雨姑娘,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世界仿佛都寂静了,苏沐秋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

此刻他竟不知道是应该激动,应该兴奋,还是该骂这个人自作多情臭不要脸。

“但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抱歉哈。”

苏沐秋有些手足无措,手指碰触着键盘,犹豫着不知道该按下哪几个字母。

他更不知道是应该是因为煮熟的鸭子飞到了千里之外而难受,还是因为终于可以杀青不用再继续表演了而感到一丝轻松。

“我喜欢你哥。”

……哦。

咦等等?

一头雾水的苏沐秋瞪大眼睛仔仔细细把这五个字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

“惊讶什么,不就是你吗。”

苏沐秋手有点抖,打了几行字,又按着backspace把它们都删了。

良久,他才回复过去。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一开始就知道了。”

苏沐秋崩溃了,我演技有那么拙劣吗?

“当然,那个女孩子给我发语音过来的时候稍微怀疑了一下。但是你玩神枪和枪炮的打法,虽然刻意注意了还是差不多少,还有你的意识是不能掩饰的吧。”一叶知秋开始推理。

与所有推理剧里不肯接受现实的所有反派一样,苏沐秋梗着脖子反驳:“那,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她哥哥的?”

“你不是告诉我你叫苏沐橙嘛。你空间里的相册问题是你的姓名缩写,我用苏沐橙的名字试过了不对,就根据你的ID秋木苏猜测了一下,运气好一点,我猜对了。”

苏沐秋这才想起来自己空间里有一个密码相册,里面是跟沐橙从前的照片。这下全被他知根知底,简直无地自容。

杀敌一千,自损一万五。

“还有我刚才好像告诉你的事情,不考虑一下?”

 

苏沐秋万万没想到,自己二十八岁第一次谈恋爱,对象不但与青春期时梦想中的大美女相差甚远,还一度是自己想塞给妹妹的富二代,何况性别还是男。

叶修今天到H市度假,声称干脆赖到苏沐秋家,并且还要他当免费导游。苏沐秋极力反对,最终约定就在兴欣网吧门口见面。

没想到一大把年纪了还玩网恋奔现,苏沐秋苦笑。

“苏大大,我这都等半天了,你怎么还不来啊?”

“我下楼了!这就到!”

“……你在哪,我去接你吧。”

“还用你来恶心我?站那别动,我怕你迷路了。”

五分钟之后,他在兴欣网吧门前马路的对面看到了叶修,头发任其生长,大衣也有些皱巴巴的,不修边幅地靠着墙抽烟,像是跟他一样普通的小市民,虽然长得比他想象中还帅一点。

 

走进网吧大门,陈果一见到他们,八卦的眼神如同X光一般从头扫到脚。

“小苏啊,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一叶知秋?今晚上就不用你值班了……”

苏沐秋从她拖长的尾音里几乎听出了“好好享受”这四个字,内心如同开了狂暴,脸上却依旧挂着人畜无害的假笑。

“你跟老板娘关系不错嘛。”

知道他又在影射陈果曾经给自己当过配音演员的事情,苏沐秋索性不理他,转身向一边,看清门口的来人之后就僵在了原地。苏沐橙正站在前台对面,一脸关切地看着他。

叶修倒是也不见外,“哦这位美女就是……”

“……你妹。”苏沐秋移开了视线。

“文明社会,苏大大要使用文明用语。”

“都说了是你妹了!”苏沐秋小声说。

 

两人在兴欣网吧转了一圈,叶修坐在门口的皮沙发上,望着对面楼上嘉世战队的标志。“我总感觉这里有点熟悉,不知道为什么。”

苏沐秋爱答不理:“大白天你还做什么梦。”

“不是,就是那种感觉,自己好像在这里呆过很久。”

“可能平行世界是你在这儿当网管吧,”苏沐秋调侃道,“我在北京当吃穿不愁的花花公子。”

叶修挑眉。“有可能。来一局?”他指了指电脑。

“今天给你看个宝贝,”苏沐秋嘴角扬起带着点自信的笑容,“这是我五年前搞的,荣耀升级之后就没用过。”

屏幕上,旋转的千机伞正在闪闪发光。

 

苏沐秋把理想型人生变成了自己的男朋友。

而叶修,经历了三十七次催婚,最后一次他网恋成功了。


End

评论(5)
热度(212)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