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异坤】友人A

答应朋友写的异坤 在高铁上激情码字 OOC预警

祝我们酒六个月快乐~



友人A

 


无论有什么好玩的事蔡徐坤都想拍下来发给王子异看。

 


比如在LA时蔡徐坤拍了海边的水鸟发过去,搭配文案:“这里的水鸟很可爱,嘴巴和腿都是黑色的,但是肚子是雪白的!”


或者是在收工之后吃宵夜,找个能拍全餐桌的角度把照下来的一桌佳肴发给王子异,附上:“终于可以吃东西了/口水”


王子异总是耐心地回复他:“过晚上九点了,最好少吃一点,对身体好。”


又补上一句:“睡觉前记得喝薏仁水,我放在你行李箱的最外层了。有助于消肿。”

 


有时候王子异有工作,回复得不太及时,打开微信时已经有了十几条未读消息——而且它们还有很大概率不在同一个频道,例如从巴黎冷死了切换到今天在大街上遇到的狗狗好可爱再切换到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临时助理姐姐长得有点像黄明昊哈哈哈哈哈。


过了五六个小时再去回复这些显然有些失去时效性,为了能够让自已看到得及时一些,王子异干脆把蔡徐坤的聊天窗口设置成置顶,外加备注单一个坤字。


结果这件事好巧不巧被范丞丞看见了。当时他表情就快要失去控制,一脸复杂地凑上去问为什么就给只他置顶消息哦。


王子异老实巴交,坦白道:“我怕回消息晚了。”


范丞丞哦一声,心说白练了这么棒的胸肌,合着原来是个妻管严啊。

 


王子异感觉清一色的文字评论有些不太地道,有时候也会主动发点自己的照片过去。比如他在杂志片场的照片,他会第一时间拍下相机显示屏的预览图,随手给蔡徐坤发送一份。


过几秒蔡徐坤把自己在另一个片场的照片发了过来。王子异点开看了看,蔡徐坤扎个小辫披着貂,他是很难想象这么穿在镁光灯下会不热,连他只是看看后背都快冒汗了。


接着蔡徐坤还发了自己嚼泡泡糖的照片过来,王子异看得肃然起敬,因为他不会吹泡泡——重说,因为他根本就不嚼泡泡糖。


后来这件事又出了后续。当事人林彦俊表示自己只是瞟了一眼王子异的手机屏幕,结果被动地目击了两个人私聊互发生活照。


林彦俊吃了不小的一惊,环顾四周无人之后压低声音问:“你们为什么要互相发照片?”


“呃,”王子异抬起头想了想,“交流日常生活情况?”


林彦俊点了点头,没忍住又向下瞟了一眼手机屏幕,发现王子异对蔡徐坤发来湿发自拍的一行评价是“出门之前吹干头发,不然会感冒的。”


林彦俊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觉得这俩人的脑电波也是蛮奇妙的哦。

 


九个人刚出道分宿舍的那天晚上恰好两个人都不在。


那天王子异陪蔡徐坤赶通告,回去的车上蔡徐坤开口问:“你想和谁一间?”


王子异答道:“都OK的。跟谁都挺好。”


蔡徐坤关掉手机,说其实他最想跟王子异住一间。黑暗里王子异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感觉得到他的呼吸。


王子异还是笑,问他:“为什么呀?”


对方顿了顿,从语气里能听出他是憋着笑的。蔡徐坤讲:“因为我觉得没人受得了我……要是你能跟我分到一间,你很快就知道的。”


然后他俩就真给分到一间了。


把行李箱里的东西往外摆的时候王子异突然回想起来,也不知道分宿舍是谁拿的主意。总之就是自打他遇上蔡徐坤之后,好像整个人的运气都提高了一大截,总是能心想事成的。

 


很快王子异就知道了蔡徐坤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夏天不开空调。一方面是怕冷,而且开空调还容易过敏。


起初还是蔡徐坤在七月的夜晚大义凛然地钻进卷好的被筒里,只露出一个毛茸茸卷发的发顶,一脸英勇就义地宣布:“你开吧,我受得了。”


王子异在二十八度的室温里沉默了许久,认为蔡徐坤对自己这招简直是克敌制胜的法宝。


他没来由地想到,如果自己哪天去相亲,女方说自己不接受夏天开空调的话匹配成功概率会是百分之多少。


他想了一阵才觉得这纯粹是胡扯,因为蔡徐坤不是姑娘,他自己应该也不会沦落到去相亲的地步。


所以不如想想什么时候去买台电风扇比较好,这才是摆在他面前的实际问题。

 


一次全员齐聚的晚上团里去KTV,都是青春年少的小伙子,吵吵嚷嚷地开始玩卧底游戏,输的玩家就要接受真心话大冒险的惩罚。


第一轮王子异输得毫无悬念——因为他压根没明白规则。众人沉吟一下,王琳凯说:“投子异吧,先让他旁观一局。”于是王子异就乖乖地坐到了沙发的最角落。


“惩罚呢?”


“哦,”黄明昊立刻跃起来,笑嘻嘻地凑过去,“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那是什么意思?”王子异看上去有些无辜。


黄明昊感觉极度不可思议:“不是吧,你都从来不玩游戏的吗?”


王子异抿起嘴不好意思点头的样子让黄明昊感觉他自己才是哥哥。黄明昊耐心解释道:“真心话就是如实回答我们提出的问题,大冒险就是完成一项我们提出的要求。”


王子异想了想,说:“真心话吧。”


“OK,第一个问题——”黄明昊转了转眼珠,“有过几个女朋友?”


正在喝可乐的众人立刻坐直身子,投来八卦的目光。


“呃……一个。”


“居然才一个哦。”陈立农感叹一句。


“子异好男人。”林彦俊做了总结陈述,游戏继续。

 


第二轮被投出来的是范丞丞。当场内剩余人员纷纷把手指向范丞丞时,范丞丞的嚎叫震耳欲聋。


“别嚎了,”朱正廷从背后把手伸过去捂住范丞丞的嘴,“接受你的审判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范丞丞无奈认命:“你们不就是想搞我吗?我选大冒险总行了吧!”


朱正廷还掐着范丞丞的脖子,对黄明昊使眼色:“你快出题。”


黄明昊字正腔圆:“请——朗诵一篇CP同人文——要求必须是团内成员的。朗诵就行,不用‘并背诵全文’。”


“我这是怎么惹着你了?”范丞丞想死的心都有,接过了尤长靖递过来的手机。“好吧,来让我们看看这一篇……哎?”


“怎么了?”众人瞬间警惕。


“我们要不要换个玩法。”范丞丞得意地摇晃着他手里的手机,“我挑一篇,你们猜一猜这是写的谁啊。”


“我预感到有点不妙,”坐在另一边最角落里的蔡徐坤发言,“明明是你受罚,为什么我们也要承受附加伤害?”


尤长靖接上:“我觉得还不错啊,如果被猜出来的话就请这一对CP来pocky game一下好了。”


一瞬间场内的气温仿佛直降十度。

 


范丞丞也不愧是浸淫网络的粉头一枝花,一开始选的几对CP愣是让包含当事人在内的一群人都摸不着头脑,大家五湖四海地胡猜了半天,都没答到点上。


无奈之下范丞丞只好公布答案,又引来一阵激烈讨论。


“我靠凭什么,我就算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的!”


“但你别说,这个星际设定还是有点带感哦。有人会给我写这种的吗?”


“……你可算了吧大哥。”


“这也能想到一起,现在的小姑娘真是让人越来越难以捉摸了。”


“再来玩一次吧,最后一次,我们总不能一个都猜不对吧!”朱正廷提议。

 


范丞丞狂翻一阵手机之后抬起头:“好的,这次我们姑且称这位主人公为X先生——跟他的兄弟小A的故事。”


林彦俊是懂得这些术语的:“友人A,友人A。”


“接下来我开始念了哦——”

 


我还记得最后见他的一面。


十月五日,星期六。


他在宿舍里收拾东西,把那些瓶瓶罐罐分门别类地装进特大号的行李箱里。我甚至还清楚地记得那一天他是怎么一件一件把这些东西摆在房间里的。


我感觉眼角有点酸,强颜欢笑冲着他背对着我蹲下来的背影问:“你怎么这么早就开始收拾东西啊。”


 

“打住打住。”陈立农听不下去了,“这篇怎么这么悲情?”


“别打岔,”范丞丞酝酿的情绪被打断之后显得有些不乐意,“我继续念了哈。”

 


“我东西比较多嘛。”他向我转过身来,“你的东西我都放在那边了,怕你又忘记带。”


“哦。”我答应了一声,接着我跟他都陷入了沉默。


过了很久,我才听到他说:“其实,临走之前我还想说……”

 


“范丞丞你是不是专门来恶心人的?”朱正廷暴跳如雷,抓住范丞丞就开始摇,“你就非要卡在这里不上不下?”


范丞丞被晃得可乐都差点喷出来,立刻双手投降。


“我念,我念还不行吗。”

 


“其实,临走之前我还想说……”


“……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多喝热水。”

 


“没了?”


“没了。”


“好吧,你可以选择是他们先接受惩罚,还是你先去死。”


“????”

 


王子异记得自己在某一场FM的时候玩过这种游戏。他完全不把这种事情当作游戏,而是看作一项必须要完成的挑战,在这种时刻他也依然很认真。


他不太好意思说他的游戏水平实在不能称得上怎么样,所以团内分两队吃鸡的时候王子异总会坐在他的固定席位进行旁观。


蔡徐坤的技术也不算多好,被伏击的时候还是会像一个没长大的小朋友一样大叫,成盒之后气得几乎要跳到王子异身上。


那时候王子异就能闻到蔡徐坤洗发水的味道,跟他自己的是同一种。


他就知道蔡徐坤又一次嫌麻烦,直接不声不响地用了自己的洗发水,似乎都成了一种习惯。


这次在蔡徐坤叼着巧克力饼干棍向他靠近的时候,他又闻到了那个熟悉的味道。他没敢往下看,咬住自己的那截饼干就迅速缩了回来。


王子异感觉脸上有点发烫,像是在换季的时候过敏了。

 


“没人拍照吧。”蔡徐坤嘎嘣嘎嘣地嚼着自己那半截巧克力小饼干,“谁要是发出去,我只能以死谢罪了哈。”


“当然没有,”有人回答道,“闹归闹,谁心里不明白你们是铁哥们好兄弟啊?”


蔡徐坤咯咯笑起来,游戏又在如火如荼地继续。这次换成了判断真伪命题的游戏,大家玩得起劲,王子异坐在角落里发呆。


刚才的那段朗诵内容好像是在他耳朵眼里旋转,转着转着眼前就有了画面。


真到了那个时候,他或许真的只能说一句:“坤坤,寒性体质不能吹空调,你还是喝点热水吧。”


道理没人不懂,毕竟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哪怕他不说,那一天也迟早会来的。

 


回房间之后蔡徐坤拽住王子异,问他怎么突然不开心了?


王子异刚想说其实没有,蔡徐坤已经先他一步摆出证据:“你看,最后那个游戏你都不来玩。”


“没有,是我有点累了。”


“好吧,那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再体验一下。”蔡徐坤挑了挑眉毛,看得王子异心里咯噔一跳。


“接下来我说的三句话,有一句是假的,你要指出是哪一句。”


“哦,好。”王子异点了点头,眼睛里又写满了认真。


“第一句——今天范丞丞读的那篇文章,是我发给他的。因为我想让他们猜出来。”


王子异瞪大了眼睛看他,蔡徐坤大胆地迎上他的目光:“第二句——”


“我都是用你的洗发水和沐浴露洗澡,因为这样可以跟你的味道一样。”


“还有最后一句——”


“我绝对不想让你当我的男朋友。”

 

看着面前呆住的王子异,蔡徐坤对他眨了眨眼:


“子异,该你回答了,答错有惩罚哦。”


END

标签:异坤
评论(35)
热度(705)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