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修伞/喻黄】同学少年多不贱(21)

二十一


苏沐秋在荣耀论坛注册的帐号少说也有小十年了,他从初中开始看网文,后来为图个方便就注册了帐号。

那还是在他归为挺中二的年纪,看文章还要或多或少借助点拼音的苏沐橙端坐在键盘前,食指一个一个戳下按键,打出了“秋木苏”三个大字,还没等苏沐秋看完后面那一行“用户名一旦确定无法更改”的红色小字,苏沐橙已经洋洋得意地敲下了回车键。

后来苏沐秋高中时候灵感爆发,总能写出古灵精怪的鬼点子来,他写了好几篇小说的开头,吸引了不少读者。以至于毕业前他将近要以写网络小说代替他蹲在教室后排读书的主业。

成为最厉害的作者,这个念头像是能穿透一颗星球的猴面包树,发达的根系在日渐虬结,支撑的枝干也愈发膨胀。

那时候荣耀论坛还是个没多少人气的小网站,他和叶修商业互吹,干过不少没下限的事儿。

两个人注册了一堆小号刷评论,热度连续几周占据更新榜首,受到了更多关注,后来就快要到呼风唤雨的程度了。

不过那也仅仅是短暂的一段时光而已。


苏沐秋的大学生活过得雨露滋润,学习实践游戏,忙得不可开交。和叶修停止联系之后,苏沐秋干脆一了百了,眼不见心不烦,销号删博,把从前的故事纷纷弃之坑底。

直到考研之前被舍友拉着看了君莫笑的《却邪》,他才发现这世界上确实有人能够写出与他百分百契合的文字。

苏沐秋总是喜欢寻觅君莫笑在字里行间铺下的伏笔,就像是拽住打结成一团的耳机线一端,再小心翼翼地把它们一段段解开一样。

研究生毕业之后,苏沐秋本就打算回自己的高中母校当个普通语文老师,方便照顾沐橙。每天不过就是备备课、挨班重复一些八百年前就知道的高中知识,再批批作业,坐在转椅前悠哉悠哉。过完了今天还有明天,送完了一届还有下一届,总是春晖遍四方桃李满天下,像李商隐的爱情诗里说的“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一般,倒也不错了。

可偏偏就让他在安逸生活的开头遇到了叶修,他那隐藏了许久的、像火焰一般灼烧的少年心性,全都按捺不住地从心底下一股脑冒出来,让他开始重新审视不属于他很久的,天马行空的梦想。

他像高中时那样,渴望视线的聚焦,渴望整个世界的青睐,渴望拥有自己的荣耀,而不仅仅是在叶修和其他人的记忆里存活,为自己与光辉的失之交臂而被他们所惋惜。


苏沐秋用来追更新的号叫做“沐雨橙风”,没有其他什么特别的含义,甚至没有引经据典,仅仅是自己宝贝妹妹的名字而已。

他父母在他和沐橙很小的时候因车祸双双去世,肇事者驾车逃逸。那时候路上还没有监控,犯人自此一直逍遥法外。

他们被父母的朋友送进孤儿院那年,苏沐秋不到十岁,沐橙走路还不稳,性格怯懦退缩,不肯开口说话,因此经常受到其他孩子的冷落和欺负。

苏沐橙每每在午睡时蒙头在被子里啜泣,苏沐秋就会不顾一切地冲过来。当其他孩子在阿姨看不见的地方饿狼般哄抢沐橙碗里的肉的时候,苏沐秋会腾地站起来,端起自己的碗直直走过去,把自己的肉全都夹到妹妹碗里,又站起来向那些吓得不声不响的调皮小孩走去。

他从小个子就高,八九岁时候就像是十几岁的少年,居高临下地瞪着那些顽皮的孩子,掠夺他们身前射来的光,眼睛却是雪亮透彻的,像是夜空底下的两颗黑曜石。 



苏沐橙自从上小学以来,本子上印满了小红花,奖状贴了一整面墙。每次开家长会,上高中的苏沐秋在一群三十多岁的家长之中鲜亮得刺眼,坐在旁边的苏沐橙乖巧大方,是一眼就能断定的美人坯子。

上初中之后,但凡是学校里的作文比赛,苏沐橙是毫无悬念的第一名,苏沐秋在大学宿舍里接到沐橙的电话,立刻许诺晚上放学带她吃小龙虾。

苏沐秋在的那个校区离市中心有一段距离,他下午装病翘掉了一节语言学概论,坐地铁回城区。

出站台冷风飕飕,苏沐秋搓着冻红的手,远远地看着苏沐橙梳得高高的马尾辫,在人群中一晃一晃地向他飞奔过来。

苏沐秋会拉着她走过清河坊挂着红灯笼的巷道,拐进那家熟得老板娘会给他们打折的小龙虾店,点上满满一盆麻辣小龙虾,再推到苏沐橙面前。

苏沐秋吃不了辣,就坐在她对面,看着漂亮小姑娘一手一只吃得满嘴油光,一边吃一边吐槽着学校的各种奇闻轶事,只能在一旁默默地递上纸巾。


他注册了“沐雨橙风”,还不着边际地幻想着,有一天一定让这个名字占据排行榜首。

让那个小姑娘知道,自己的哥哥比她想象中还要强那么一点点。

评论(6)
热度(113)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