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修伞/喻黄】同学少年多不贱(19)

十九


上学那天早上,气温比前些天骤降了十几度,清晨的雾浓得似乎要挤出水来,水泥地面上湿漉漉的。

树上冒出一半多的新叶,进程被毫无预兆的降温按了暂停键,像是被保鲜膜裹好后搁进冷藏室的新鲜食物,仅是延缓了它们的腐朽。

叫苏沐秋去校长室的通知是课间的时候传达的。苏沐秋点了点头,从讲台上揽起课本和二轮复习资料,在教室后排突然放大的狼人杀的游戏声和枕着手臂趴在课桌上的身影之中,不慌不忙地走出教室。

校长叫他的原因,没有人比他更心知肚明。

昨晚七八点钟,君莫笑已经上了微博热搜榜的前几位,孜孜不倦的粉丝们不仅攻陷了学校论坛,甚至还扒出了君莫笑 的微博小号,在小号里君莫笑发布过一张公开恋爱情报的照片——照片上男朋友的皮鞋与之前公开的会场主持人穿的皮鞋一模一样,条条证据都指明这个实锤,苏沐秋就是君莫笑的神秘男友。

接着,苏沐秋的微博号也成了一片战场。他早年珍藏的被君莫笑翻牌子的微博,下面全都布满了各种看法的评论。更有甚者还寻觅出了他们高中时期风花雪月的暧昧故事,故事的走向也越来越接近演绎小说了。

理所当然,君莫笑就算再出名也算不得大明星,尽管记者的围追堵截没有降临,纵使自己再不介意,对于对方的关心,还是让苏沐秋整晚都默而不言,坐在叶修家的落地窗前,盯着楼下流光溢彩的车水马龙发愣。


那天晚上叶修躺在他的身侧,两床被子被悉心地掖好,纵使窗外风疏雨骤,冷风也丝毫没有透进棉花的铜墙铁壁,而且居然还感到一丝不当季的燥热。

他刚刚陪叶修酣畅淋漓地打了一场游戏,游戏手柄的触感在他手心里尚未完全消失,闭上眼睛那些枪林弹雨的画面依然模糊地映在眼帘上。

苏沐秋忽然想起在哪本书上曾经看到过,潜艇进入静默航行时会关闭雷达和无线电信号,防止被追踪。甚至在静谧的深海航行,连船员的帽徽都要摘掉避免发出一点声音。

苏沐秋心想,要是自己现在不像是wifi或者蓝牙就好了,别人搜不到、找不到,自己听不见、看不见,这个夜晚应该与往日千千万万个无异。

叶修在被窝里握他的手,暖流从掌心慢慢扩散到指尖。他凑过来轻轻吻他、含他的耳垂,笑着吹他的睫毛。

苏沐秋被激得强行睁开眼,叶修面对面跟他躺在一起,深深看进他眼睛里,认真地说:“我爱你。”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这个人连日常甜言蜜语的告白也能告成生离死别、此恨绵绵无绝期一样,让人忍不住拼命想笑场。

 
“那行吧,我也爱你。”苏沐秋翻了个身背对叶修,怕嘴角漾起的笑意被他看见。


校长冯宪君苦笑着坐在老板桌后,手指有意无意地敲打着红木的桌面,看着在沙发上坐得笔直、手甚至还放在膝盖上的苏沐秋,眼前景象与八九年前苏沐秋与叶修装病逃课去网吧打游戏之后被自己叫到办公室批评的身影逐渐重合,冯校长按着额头,感到一丝心累。

“小苏啊,”冯校长开了个语重心长的头,“你现在还这么年轻,年轻人有点活力、谈谈恋爱是没有错,但是你也要看看对象是谁吧……”

苏沐秋优等生一般的坐姿依然没变,冯校长只好不去看他,自顾自说起来:“你看,就因为你这件事,本来评优你是板上钉钉的,现在恐怕也不好办了。距离高考还有这么六七十天,学生们本来就心情浮躁,你作为班主任再这么一搅,学生们的成绩怎么交代?”

“现在咱们学校的网站论坛都被你的消息刷屏了,微博上也全是我们学校的八卦小料,这让我们今后的招生怎么继续啊?有不少家长还有某些老师也向我反映了,你这个作风问题真得好好整改。”

冯校长脸色阴郁,停了停之后又换了种语气:“去年你来学校的时候,魏琛老师正好辞职,又是高二升高三的关键时期,让你带毕业班,又是当班主任,是给了你很高的期望的,可能你经历不是很丰富,带学生还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苏沐秋转了一下视线,眉梢微微挑起,似乎是在期待着下文。

冯校长叹了口气说:“下个学期你就先去后勤办公室吧,比现在清闲些,教课的事等过几年再说吧。”

苏沐秋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向冯校长鞠了个躬:“不用了,我下学期辞职。”

“这……”冯校长暗暗吃惊,让苏沐秋辞职是陶轩和崔立执着要求的一件事,在强力劝说下,他才下决心让苏沐秋离开R中。

他的本意隐藏得这么深不可测,可还是被苏沐秋探知到了。

 
他这时才发现,如今的苏沐秋跟当年上天下海的叶修有的一拼,算是越来越难缠了。

他感觉自己胸腔一阵难受,手伸到抽屉里去掏剩下的半瓶救心丸。


贴在走廊里的高考倒计时每天都有人把属于昨天的数字擦掉,再用黑色的记号笔写上新的,久而久之就留下了一片抹不掉的脏兮兮印痕。

试卷做完又印,印完再发下去做,整个教室里堆积着漫无边际的纸张,埋在半人高的教辅书后面,一层层铺在满得将要溢出来的桌洞里。

红得发亮的横幅,比如“天王盖地虎,全上985”;“宝塔镇河妖,最低211”就一前一后地挂在教室里,各个大学的名字,被用小刀深深刻在桌面上,再蒙上一层画图的铅笔屑,像是很久以来被尘封的,一代又一代人遥不可及的梦想。

教室里书写和翻动书页的声音不断传来,因为疲惫与压力黯然神伤,这些心绪是苏沐秋高中生活的尾声,他一五一十地经历过,如今又以1.0倍速重新放映在眼前,只不过换了个视角。

高三那年,车祸几乎剥夺了他全部的奢望,比如拿冠军,比如成为最强的作家,比如和叶修并肩作战,亲身经历一把所有的荣耀。

他的确遗憾自己缺席了全部,但还相信自己仍有机会重来。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他想。



日更进行中!

评论(6)
热度(117)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