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修伞/喻黄】同学少年多不贱(18)

十八

 
刘皓因违反校纪被长期禁赛的消息,传得比中午学校门口烤冷面和煎鱿鱼的小摊散发的香味还快。霎时间,刘皓和陶轩成了路人皆知的风云人物。


刘皓整日蹲在教室角落里,连出门接水上厕所都一概拒绝。陶轩在办公室里更是脸色无光,把刘皓等人杀鸡儆猴一般训斥了一通之后,干脆请了个病假尿遁了。

 
苏沐秋到底是怎么出现在那个路口的呢?刘皓百思不得其解,低头瞪着作业纸上的英语阅读理解,似乎要从一堆大大小小的字母之中寻找出一个达芬奇密码来。
 
视线被突然降落在桌面上的作业本打乱,刘皓抬头看去,苏沐橙抱着一摞作业本,刚洗过的头发披散下来,从他的桌旁悄然走过时,留下短暂的一段茉莉花香。
 
刘皓猛地想起那天在嘉世咖啡馆远处鬼鬼祟祟的两个身影,他拍案而起,对苏沐橙喊道:“你站住!”
 
苏沐橙停下来,回头莞尔一笑:“怎么了?”
 
刘皓一时哑口无言。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苏沐橙是一味听话没主见的乖乖女,但那一瞬间,他从苏沐橙眼里看到了不同以往的凌厉与坚定,与那日她哥哥气喘吁吁地站在小巷口,扫视他们的眼神如出一辙,把他原有的自信击碎得七零八落。
 
就像光明总是属于其他人,他只能靠在阴影里暗暗握拳,咬牙切齿,但怎奈他也并不是没有理智的人。
 
刘皓冷笑一声,解锁了自己裤子口袋里的手机,相册定格在那张照片,他满意地关上手机,重新跟桌子上那篇阅读理解作斗争去了。 

 
距离君莫笑的最新力作《一叶之秋》问世仅剩一个星期,叶修天天泡在出版社,这几天也没抽出时间接苏沐秋下班。
 
苏沐秋又重新回到朝九晚五的挤地铁生活,他戴着耳机,单肩挂着书包,靠在车厢交界处的金属栏杆上,手指慵懒地划着手机屏幕,不像是个高中语文老师,倒像个青涩的大学生。
 
苏沐秋打开微博刷了一圈,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打开微博,首页的新消息一股脑地涌出来。
 
他揉了揉太阳穴,点开了自己的粉丝列表,发现了悬在列表最上方叶修的小号。他有点好奇地点开这个叫“忧郁小猫猫”的微博主页——他不由得对叶修的障眼法深表佩服,如果不是因为他知道这是叶修,他大概一万年也不会点开这个主页。
 
果不其然“忧郁小猫猫”的粉丝是个位数,其中还不乏僵尸粉。苏沐秋不由得笑了一下,饶有兴趣地视奸起叶修的小号。
 
最近连着更新的几条都是对修罗场工作的日常抱怨,再往后翻居然还有一条“今天跟喜欢的人重新在一起了,反正他看不到,就祝我幸福吧!”配图是他们两个人摆在家门口的两双鞋,苏沐秋放大图片仔细看了一会,默默地点了“保存到本地相册”。
 
苏沐秋给这条微博点了个赞之后,又突发奇想打开叶修的粉丝群。
 
这粉丝群还是他读研那阵痴迷君莫笑时候加的,当时他每晚看君莫笑的连载看到凌晨,越看越对味,仿佛就像是依照他的胃口专门为他而写的一样,哪怕第二天顶着熊猫眼上课也在所不惜。
 
他加粉丝群只是单纯为了解最新资讯,也没有发言水群,竟然就一直留到了现在。
 
新书即将上市,君莫笑的粉丝群里自然也是一派繁荣景象,新消息不断从屏幕下方弹出来。苏沐秋往上翻了几页历史消息,屏幕右下角突然冒出一个“@所有成员”。苏沐秋点进去,发现是一条链接,上面的描述是“据说这就是君莫笑大大,他是个gay吗?”
 
苏沐秋一个没忍住点进去,网页加载的几秒钟之内他还怀疑过这是不是盗号链接。但网页加载出来之后他立刻发现不是,因为这条链接居然来自他们学校论坛。
 
他屏住呼吸往下一拉,那天下午他和叶修在紫藤花下接吻的照片一点点呈现在他眼前,清楚得他几乎没有辩白的余地。
 
一种坐立不安的感觉仿佛井盖一般遮住了他头顶上的全部光芒,他像是坠入深不见底的枯井里,心一直一直往下沉。 

 
校园论坛里的照片是十分钟之前发的,现在已经突破了千条回复,有好奇君莫笑和其男友身份的,有祝福的,也还有不少骂声,混杂在一起显得格外刺眼。
 
君莫笑自从出道以来,从未举行过任何签售或者读者见面会,也没有在微博发过自己的照片,他的庐山真面目一直是一个未解之谜,萦绕在万千粉丝心中。
 
很快就有R中的学生证实,君莫笑曾经受到高中母校邀请,在R中举办过两次讲座。随后几张距离很远的、模糊不清的照片被贴在了这篇帖子里,虽然照片清晰度不高,但图上的人显然与一楼的“君莫笑”就是同一人。
 
这层楼下面的回复几乎是每秒都在刷新。苏沐秋捧着手机从地铁里挤出来,干脆坐在人来人往的地铁站台前,飞速地浏览着这些帖子。
 
又过了不到半个小时,一幅对比图像是火线一样引爆了全体君莫笑粉的言论。这位粉丝是个技术宅,他把学生贴上来的照片做了高清处理,与君莫笑同台的苏沐秋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由于角度原因,接吻照并不能辨认出苏沐秋的面容,但两张图的对比,无疑把嫌疑统统指向了苏沐秋。
 
苏沐秋麻木地按灭手机屏幕,屏幕上映出地铁站发光的站牌和闪烁的指示灯,脑海中一幕幕闪过的瞬间,像是身旁飞驰而过的地铁。
 
手机铃声响起来的时候,苏沐秋正望着屏幕出神。箭头在屏幕上摇摆不定,两边是红色和绿色的按钮。他盯着“叶修”这个名字好几秒,手指在两个色块之间徘徊,最终还是缓缓移向右边绿色。
 
“沐秋?”
 
“我已经看到了。”
 

“不是问你这个。你在哪,怎么还不回家?我去接你。”

虽然有点小姑娘似的矫情,但苏沐秋突然鼻头一酸,他报了个站名之后站起身来,向地铁站外面走。 
 
 
苏沐秋坐在副驾驶上,脑袋向后倚着靠背,偏过头来看叶修。确实能看出叶修这几天的生活质量如何,黑眼圈浓得像被墨水涂过,下巴上的胡茬冒出一片,甚至脸都有比前些天虚胖了。
 
“今晚上出去吃?想吃什么?”叶修问道。

“不想吃。”苏沐秋低着头闷闷地回答,把大半张脸埋进软绵绵的抱枕里。叶修出奇地读懂了空气,他开车开得挺快,仿佛是在用肢体行动告诉他:“回家吧”。
 
屏幕里面,对于苏沐秋身份的猜测如火如荼,网友们顺藤摸瓜,扒出了苏沐秋和叶修在高中时的共同获奖经历,甚至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他们高中同学的投稿。君莫笑话题的热度在微博上水涨船高,在热搜榜的排名不断上升。
 
然而此时在狭小的车厢里,他们两人静谧无言,两旁刚刚亮起的路灯在车窗上流逝而过,车厢仿佛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孤单星球,好在还有彼此温暖的陪伴。



全剧最大转折开始……
略微有点虐,但he妥妥的。

评论(4)
热度(104)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