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修伞/喻黄】同学少年多不贱(17)

十七


喻文州这个名字,在R中几乎相当于沉着冷静的同义词。他从来都以温润谦和的面目示人,常常让人忽视他敏锐而果敢的另一面。

他在放学常走的岔道上突然停住脚步,白衬衫的衣角被晚风吹起,靠近阳光的那一面被晚霞染上淡淡一层茜色。他自然地把下滑的书包带往肩上一提,处变不惊地看着拦在他面前的几个人。

刘皓、陈夜辉他都认识,剩下几个虽然叫不上名字,但也在学校里见过。除了打头的二人把“来者不善”四个字写在脸上,其余三人显然并没有多少放学后在小巷里堵人的经验,站在刘皓身后排成一排,目光始终在四处游移。

“原来你就是喻文州。”陈夜辉压低声音,瞪着面前有些瘦弱的少年,想从他的眼角眉梢捕捉到恐惧的气息。“你知不知道你坏了我们多少好事?要不是你和那个什么苏沐秋,我们就可以有无上的荣耀!”

喻文州淡淡一笑,眼神里少有地露出了几分不屑:“荣耀?对你们而言,仅仅是炫耀而已吧?”

“你......”陈夜辉刚要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却被一旁的刘皓伸手拦住了。

刘皓冷笑着靠近喻文州:“我听说喻前辈才智过人,甚至从前还赢过数学老师。那你不如用战术大师的头脑思考一下,现在你要怎么全身而退吧。”

喻文州谨慎地扫视了他们五人一圈,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一步。

这个微笑的举动落在有些狂妄的刘皓眼里,就像是投降认输的信号一般,又给他们更添几分风发意气。

也不过如此嘛。刘皓得意地暗想。事实上他们也没做多少准备,更没打算真就在此地动手,只是威胁他几句罢了。

“现在我们给学长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肯主动放弃比赛,我们就不会再找你的麻烦。好好考虑一下吧。”陈夜辉冷冷地扔出一句话,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喻文州的举动。


黄少天哼着歌拎着书包在放学路上溜达,转过街角却突然停住了脚步,歌声也戛然而止。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他可以辨认出喻文州的书包直直地停在前方岔路口的半空中,尽管距离不近,但那个停住的背影让每天对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黄少天认不出来还是不可能的。

“队长站那一动不动是闹哪样啊?”黄少天满腹狐疑,想要靠近去看看这究竟是什么名堂。他向前走了几步,猛地发现这场景很不对劲,因为他听到了其余几个人的说话声。

黄少天所在的位置并不能一字不差地听清他们对话的内容,但其中一人的声音分外熟悉,黄少天脑袋里的警钟响得震耳欲聋:刘皓!

他蹑手蹑脚地凑近,背后的夕阳把一群人的影子清晰地投在地上。他在围墙后找了一个不会暴露的位置,死死地盯着一大块黑压压影子里的喻文州。

“如果你肯主动放弃比赛,我们就不会再找你麻烦,好好考虑一下吧!”他听到其中一人赤裸裸的威胁,那人的声音也有几分耳熟。黄少天捂着额头回忆了一下,似乎是那天坐在刘皓对面的男生。

黄少天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迅速地在短信编辑界面打了一行字,接着在联系人列表里找到那个人,把短信发了出去。


喻文州的意图非常明显,他一早就看出这些乌合之众不会对他动手,但如果自己表现出了丝毫的退让,刘皓他们也一定会不依不饶。

喻文州知道身后这条小路,黄少天放学有时候会走。他甚至抱着赌博的心态决定继续拖延时间。

陈夜辉显然已经等得不耐烦,他上前一步,像电影里一般的街头混混一样攥住喻文州的领口。

“你小子到底答不答应......”他从喉咙里挤出这几个字,想让自己显得更加凶狠。

“你们竟然用这种卑鄙手段逼迫队长退赛,未免也太没有下限了吧?”

陈夜辉惊谔地顺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戴着棒球帽、单肩背着书包站在街口的黄少天,仿佛是从天而降的骑士一般出现在他们眼前,让他们一瞬间都有些猝不及防。刘皓手下一松,喻文州的衬衫领口从他手中滑出来。

黄少天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步走上前来,伸出手臂把喻文州挡在身后。

刘皓虽然意料不到会有这么一个难缠的角色半路冒出来搅局,但依然表现得比较淡定。相比之下,后面的三个人就显得局促不安,不断地四下张望着。

“我们有五个人,怕什么!”陈夜辉对后排低着头退缩的三人喝道。他心想,五对二,而且喻文州一看就是文弱书生,不像是会打架的,两边力量悬殊到他无法想象会有剧情反转。

这句话也是说给对面两人听的。黄少天咧开嘴笑了笑,狡黠地偏了偏头说:“你以为我们只有两个人?”

“哦?你还找帮手了?”刘皓的表情仍是波澜不惊,但内心已经开始隐约地七上八下。

“冯校长,算帮手吗?”黄少天笑眯眯地反问,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接到苏沐橙电话一路跑来的苏沐秋,停在巷口气喘吁吁的时候,就目睹了这样的一幕。

刘皓恶狠狠地瞪了苏沐秋一眼,陈夜辉的脸色阴郁得像是盛夏一场浩劫般雷雨之前的滚滚乌云。身后的几人皆是满脸惊惶,在刘皓下了“我们走”的命令之后,就毫不恋战地离开了。

“你小子还挺会虚张声势啊。”苏沐秋无语,在黄少天的脑袋上揉了一把,抓住一把软软的、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头发。

黄少天冲苏沐秋仰起头,嘿嘿地笑了几声。“还是苏妹子给力。”

苏沐秋最受不来这一套,赶紧摆摆手说:“时候不早了,你们快回家吧。”

黄少天目送了一会儿苏沐秋的背影,转过身来刻意没有去看喻文州的眼睛。他说:“队长我送你回家吧。”

喻文州走在他身体右后方一步远的位置,一下子想起来许多事情。

比如高二那年他们话剧社排练《亚瑟王之死》,他们是骑士与王,黄少天站在他面前,双手持剑,背诵他的台词:“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臣说得出,就做得到。”

喻文州叹了口气,他早该注意到的。

早该注意到黄少天脖颈后亮晶晶的汗珠,他清澈得耀眼的瞳孔,还有他笑起来时上扬的嘴角,挡在自己身前果决的背影,他擦肩而过了太多,甚至不敢笃定将来还有没有机会再通通补偿回来,只得跟在黄少天身后,听他一路不知所以然的喋喋不休。

评论(3)
热度(122)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