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20!叶苏】风月难扯

风月难扯


不是一般意义上的 总裁叶×明星苏



二零一八年年初,我五六年没联系的高中上铺加了我微信好友,问我下周六晚上有没有安排。


我开玩笑问:怎么,要陪你相亲?


对方立刻回了我一排惊叹号,并且一本正经地通知我有关高中同学聚会的各项事宜。


距离毕业已经有十多年之久,据我所知,我的同班同学之中也不乏总裁经理、科室主任,再不济也是个普通公务员。向来这种攀比优越感的场合我都是不愿参加的,但高中上铺显然洞察了我的内心想法,当即符合时宜地补了一句:“你可好好考虑一下,苏沐秋也来呦。”


前些日子闲来无事在下班回家的客车上翻知乎,看到从前同学给我发了一条问题邀请,是“与明星做同学是怎样一种体验”。我点开回答窗口,却除了“谢邀”二字之外什么也打不出来。


苏沐秋自从前几年主演了著名民国谍战风云电影之后就一炮走红,这几年间也是新戏不断,电影票房水涨船高,从未扑街,他几乎上遍了所有新闻网站的娱乐版头条,各大综艺、晚会也常常能捕捉到他的身影。明明都快奔三了,还是一身二十出头小年轻那样青春蓬勃的少年气,仿佛时间磨人的作用在他身上就全免疫了似的。好像阳光照在他脸上也会黯淡,他经过的嘈杂街道也会在一瞬间变为默片。


诚然,我现在也算得上是他的一个路人粉丝。要论狂热程度,我既没有拿出一个月三四分之一的薪水飞去北京上海看他的一场路演,也没有疯狂转发他的微博或者每晚给他发晚安私信。但要论资历,我是从高中开学那天,从看到他第一眼起就沦陷的。


毫无疑问,尽管苏沐秋是从大三才开始拍戏,我们高中也依旧不乏像我一样的迷妹。其实他高中时候还没有完全长开,脸颊还不像现在一样瘦削有棱角,但眉眼都非常秀气,颇有几分邻家善良大哥哥的感觉,再加上他那头生下来就是深金棕色的头发,不知道跟教导主任就此话题理论了多少次。他性格也非常开朗健气,跟男女同学都很聊得来,因此,在体育课打篮球的时候,我也没少见勾肩搭背,在篮球场旁佯作聊天,实则绕着球场来回踱步的女孩子们。


“唉,早知道他要是能红,我就偷偷收藏着他的作业本了,当时我还是课代表。”高中上铺不无遗憾地说,“我对桌的同事就是他的超级粉丝,桌子玻璃底下压着好几张苏沐秋照片,要是这次能拿到跟他的合影,我同事不得嫉妒死。”


“你可算了,”我笑道,“人家通告这么忙,估计来打个转就走,不来一屋子保镖助理就不错了,你还真想跟人家同席叙旧啊?”


“我觉得不会吧,”她立刻反驳,“叶总周末也来呢。”


“叶总?谁?”我一时没想起来。


我上铺的语气仿佛是我告诉她我不会背乘法口诀一样:“不会吧,你连叶修都不记得了?人家现在可是总裁,CEO,家族产业,身家了不起的。”


要说叶修,那我更不会不记得。


我高中时候有一阵是苏沐秋前桌,没少听他叶修长叶修短。他们两个从小住大院的时候就认识,他小时候父母因车祸去世,他又没有其他近亲,就和妹妹一起寄住在叶修家。他和叶修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一路同学到高中毕业,真是正宗原装青梅竹马。


不仅如此,在内苏沐秋照顾自己妹妹和叶修他弟,在外叶修负责帮苏沐秋抵挡铺天盖地的情书和各种姑娘连同情敌的围追堵截。高中那段时间,有苏沐秋的篮球场上,可视范围内一定埋伏着叶修。要是真有三五成群胆子大的小丫头冲出来向苏沐秋告白,叶修总能迅雷不及掩耳地从某个角落里杀出来。


在外人看来他俩是情同手足,实际上我觉得微妙得很。


行,也就是说,这次我还能见着头号情敌。




高中那阵子我暗恋苏沐秋,不过也就是差不多一学期的事儿。当时像我一样整天冒着粉色泡泡的姑娘用卡车都装不下,所以这件事连我的小姐妹们都没告诉,更不用说当面告白了,就算没有叶修我也绝对不敢。


现在想来,如今每天跟苏沐秋隔空告白的小粉丝不知道是不是成百上千,我曾经还有过当面告白的机会,可惜我还没珍惜,好不遗憾。


高二有一天晚自习,我正无精打采地埋在一堆试卷后面算数学大题,无聊得几乎要睡过去。本打算向苏沐秋借把直尺画图,苏沐秋却突然压低声音问我:“下节课逃课出去打游戏怎么样?”


“我可不敢。”我耸了耸脖子,握着尺子准备回过头去。


“没关系的嘛,今晚上班主任又不在,”苏沐秋用笔的末端轻轻戳了一下我的后背,“我们翻墙出去,绝对安全。”


大概是因为我潜意识里还是很想跟他一起出去玩,全无逃课经验的我竟然鬼使神差地点了头。我的余光瞥见苏沐秋得意地笑了一下,当时一瞬间我觉得,干这一票就算被晚自习值班的主任抓住也值了。


我们趁着下课楼道里的喧闹溜出了教室,从教学楼少有人迹的后门蹑手蹑脚地窜出去,隐蔽在黑黢黢的树影之下,一路左弯右绕地避开各种潜在隐患,最终来到了学校的铁栅栏围墙前。昏暗的草丛里已经候着一个抱着双臂的人影,看到我显然很是吃惊。叶修很明显地皱了皱眉,指着我问苏沐秋:“你叫她来干什么?”


苏沐秋说:“给我们放风。”


叶修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转过身,敏捷地爬上围墙,从上面探出头来:“放风我一个人就行。”


苏沐秋给我比了个“别理他”的口型,自己先跳上墙头,伸出手温柔地对我说:“手给我,我拉你上来。”


我的大脑还没对他的语言做出反应,叶修就已经迅速地把苏沐秋的手撞到一边,伸手扣住了我的胳膊:“就你那点劲,我看还是算了吧。”


他们两个这么夸张,争着拉我上去,我都突然很自信了。


“走吧。”叶修从墙上跳下去,“跟着我们,别走丢了。”


叶修和苏沐秋两个人都一米八左右的个子,在前面小巷子里走得飞快。我迈开两条短腿,小心翼翼地跟在他们俩后面。


他们两个人并肩而行,前面遥远的路灯的光芒从他们肩上掠过,我可以逆着光看清他们在风中飘起的发丝。要是世界上真有神祗一般的少年,我想大概也不过如此吧。


他们两人在网吧打游戏,灵巧的手指在键盘上行走如飞,却是一脸气定神闲,与周围输了游戏人们的阴郁脸色有着十分鲜明的对比。


我不懂网游里面的这些操作,干脆就要了一听可乐,一脸气定神闲地看着他们打游戏,敌人的血花不断飞溅在屏幕上。


快下晚自习的时候,叶修操作熟练地退了游戏,拍醒了旁边酣战的苏沐秋:“到点了,速战速决。”


“好嘞!”苏沐秋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向后靠在椅子上,手上的攻击毫不减弱,反而变本加厉。枪林弹雨之中,对面很快就溃不成军。


“搞定了!”苏沐秋往前推回键盘,站起来伸伸胳膊转转身子,“咱们撤!”


我又全无存在感地跟着这两个人走在回学校的路上,过十点钟下晚修,路边已经摆起了大大小小的零食摊。


苏沐秋特别没出息地杵在卖麻辣串的小车前面。


“晚上没吃饭,我饿了。”他可怜巴巴地望着叶修。


“我给你买吧!”


这是刷存在感的好机会。我刚想从口袋里掏零钱,叶修就像活在画面快进三十二倍的世界里一样,已经把自己的钱包递过去了。


苏沐秋打开叶修钱包看了一眼,立刻扭头对我说:“你想吃什么?自己随便挑,叶公子今天请客。”


叶修的表情在那一瞬间万紫千红,相当精彩。


苏沐秋付完帐之后,叶修毫不客气地从他手里一把夺回自己的钱包:“花我的钱,我劝您老人家还是消停一会儿吧!”


我们三个人三碗麻辣串,站在街角冰冷的夜空下,手脚冻得冰凉,胸腔里躁动不安的心却很是灼热。


可能是那天的麻辣串太辣的缘故,苏沐秋的脸颊也是红扑扑的,像是整个寂寞的天地间唯一的热源。


而那句话,也就连同热气腾腾的麻辣串一起,被我安静地咽到了肚子里。




当年那个请同学吃一顿麻辣烫都肉痛的叶修,如今已经成了叶氏集团身家好几十个千万的总裁;当年那个趴在学校围墙上,微笑着向我伸出手的苏沐秋,如今已经成了坐拥好几千万粉丝的明星。


周末下午,我睡醒午觉起床打扮,捧出我珍藏柜底的迪奥兰蔻纪梵希,一番下来也成为了会呼吸的人民币。


外面堵车依然严重,出租车淹没在五颜六色的公路停车场中央进退两难。终于还剩下一个路口,我提前下了车,加快步伐向酒店奔去。


进门左转,走到走廊尽头之后右转第三间。


我刚一推开门,差点迎面一头撞上里面想要出门的人。我慌张地站定想要道歉,那人把屋里透出来的灯光挡得严严实实,我眯起眼抬头辨认这是谁,对方已经笑了起来:“呦,是你啊。”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不,苏沐秋,就站在我面前呢。


苏沐秋今天穿了一件米白色的细格子衬衣,领口的纽扣潇洒地敞开着,亮闪闪的锁骨链若隐若现。外面搭一件日常的牛仔外套,活脱脱一个阳光向上小年轻。


我正口干舌燥不知从何讲起,我身后的声音就打断了我的感言:“站在这干吗?还嫌不够挤啊?”


这声音,这语气,我都想不出世界上还会有第二个人。


叶修没什么表情地站在墙角,一身服帖的休闲款西服,倒是还挺人模狗样的。


上了大学之后我就很少再听闻他们的消息,曾经多少那点绮梦,也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成了不瘟不火的轮廓。


叶修和苏沐秋大学在不同城市,在我看来他们甚至很难再有交集。可听着叶修的语气,他们绝对不是十多年来第一次见面。


男孩子之间的感情还真是好啊!我感慨万千。


我的座位与苏沐秋很近,但巧妙地被叶修隔开了。一想到我旁边坐着一位动动嘴皮子就可以让我家破人亡的公子,我端酒杯都有点手抖。


饭桌上大家还是各自畅聊各自的事业生活,叶修不喝酒,一直坐在一边一言不发。苏沐秋倒是没带保镖和助理,也没有五分钟一个电话,倒是时不时跟大家一起笑几句,露出他嘴角浅浅的酒窝,甚至于在大家大谈当年各位老师之时还兴致勃勃地开口补充。


我每每趁举杯的时候就瞥一眼旁边的两个人,他们虽然没有语言交流,但是夹菜的动作还是十分默契,观察了一会儿,我居然还捕捉到了叶修给苏沐秋夹菜的场景。


这犯规了好吗!我瞪大双眼,然而叶总岿然不动,仿佛我不存在一样。


酒过三巡,我们这桌的男同学话也都开始说不清了。大家推着嚷着又去了KTV,我对一群醉汉的鬼哭狼嚎毫无兴趣,但对叶修和苏沐秋两个人扑朔迷离的关系非常好奇。


喝了点酒的苏沐秋安静地缩在角落里,叶修勉为其难地坐在他旁边。苏沐秋皱着眉对叶修说了一句什么,叶修点了点头,站起来说了声“我们去趟洗手间”,就和苏沐秋一前一后地出了包厢。


男孩子都要一起组团去洗手间的吗?我将信将疑,正犹豫着要不要追出去看看,又害怕被他们误会。后来转念又想,那我也去洗手间总行了吧。


我迅速地逃出了包厢,结果刚走几步就掉了向,完全找不到洗手间的位置。走廊里灯光晦暗不明,我试探着向走廊深处走去,在一个岔路口,我漫不经心地向里面看了一眼。


我应该后悔看那一眼的。


苏沐秋被顶在墙上,背后抵着墙壁上五颜六色的彩灯,灯光照在他的脸上,更是别样的一种风情。他的手腕被叶修紧紧扣住,叶修几乎是以一种侵略的方式吻他——看起来像是想要把他整个人囫囵地吞吃入腹。


我内心的惊愕难以言表,差点就在走廊里尖叫起来。我立刻掉头想要回到我们的包厢,却迷失方向在走廊里兜兜转转,最终还是被身后熟悉的声音叫住。


叶修站在我背后,嘴里叼着烟,带着点笑意问我。


“我男朋友,好看吗?”




那是过了有一段时间之后,有一次在微博上刷出了苏沐秋的访谈,一众主持人和嘉宾都替他操心后半生的幸福问题,苏沐秋笑着说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不愁不愁。


说起来,苏沐秋笑起来倒是和高中时候一模一样,那时候他穿着并不修身的、配色很蠢的高中校服,一笑起来散发的光芒能遮盖住天上的繁星。他和高中时候并无分别,还是一样享受着我们久违了的青春,一样澎湃一样热血。


我打开知乎,点开那个久违的编辑页面,打了一大通字进去。


“他笑起来很好看啊!超级阳光的!


“对待男孩子女孩子都无敌温柔!像是亲哥哥一样!


“他长得巨好看了!大概这就是上天的眷顾吧!他的颜值要是能分一半给我就好了!


“高中时候我还跟他一起逃课去过网吧呢!嫉妒到颤抖吧苏夫人们!


“如果他不喜欢yx那个脸T就好了!既然喜欢了那只能祝他们99吧!”


想了很久,又按着backspace,光标一闪一闪,就一个字符一个字符地全部删掉了。


那天晚上做梦,竟然梦到了很久很久没有梦到的高中时代。我们毕业了出去旅行,绿皮卧铺车摇摇晃晃,轮子碰在铁轨上咣当咣当。


苏沐秋和叶修坐在窗前打牌,我坐在上铺向下看着他们,周围围了一圈久违的一群人,有我上铺的姐妹,我同桌的战友。大家又笑又闹,打成一团,爽朗的笑声仿佛能穿透车窗,直飞进两侧的山川江河中去。


车窗外是碧水蓝天绿树红花,车厢内喇叭里和蔼的女声开始报起了站名。

 

END


啊,整个故事充斥着浓浓的故事会风格。

更多粮食请戳这里


评论(13)
热度(194)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