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修伞/喻黄】同学少年多不贱(15)

十五



“你们今天考试了?”苏沐秋把盘子端上餐桌的时候,苏沐橙正在一脸颓唐地用陶瓷的勺子胡乱搅着碗里的大米粥。

“考得不好啊?没关系没关系。”苏沐秋笑着摸了摸苏沐橙的头发,俯下脸去看苏沐橙的表情。苏沐橙撅起嘴,皱了皱鼻子,把脸扭到一边。

苏沐秋眯起眼睛,脸上是“我都懂”这三个分明的大字。

“小姑娘难不成失恋啦?”苏沐秋不怀好意地笑起来,“哪个没眼光的竟然连沐橙也不要?我给你介绍个帅的……”

苏沐橙抬起头,冷漠地打断了苏沐秋的连击:“OK,你赢了哥。”

“到底什么事啊?”苏沐秋一边往自己的盘子里挤番茄酱一边抬头问。

苏沐橙犹豫了几次,才最终开口:“你是不是跟我们班主任关系不好?”

苏沐秋愣了一下,没想到苏沐橙会问他这个问题。“挺好的,怎么?”

“我今天看到刘皓的作文了,一看就知道不是他写的。我背过了他作文的几段,然后上网去查,但是没有查到其中的任何一句……”苏沐橙有点委屈地低下头。

苏沐秋倒是没有表现出多么吃惊,他微微笑了一下来安慰沐橙:“没关系的,你没有错。”又随口问道:“他写的作文题目叫什么啊?”

“‘同学少年多不贱’,《秋兴八首》里面那个。我前几天刚在书上看见。”苏沐橙赶紧补充,“他从来不用古诗当题目……喂!哥!你要挤多少番茄酱啊!”

苏沐秋听到这个题目之后就出了神,手上一个不注意,番茄酱已经下去了小半包,盘子里的食物顿时都变得红彤彤,充斥着喜庆的气氛。

“文章是什么内容?”苏沐秋顾不得自己的晚餐,双手按在桌子上,腾地站了起来。

“就是讲自己和同学们一起爱拼才会赢那种的……算是每个人的逐梦历程吧。”

不等苏沐橙描述完,苏沐秋已经窜出去好几个身位格,直奔自己卧室,在一阵翻箱倒柜声之后,苏沐秋一脸灰地拿出两份涂涂改改的稿纸,一左一右地拍在苏沐橙的面前,不忘抬手拂去发际间额头上几颗汗珠。

“你看看,是不是这两篇中的一篇?”

 


“最后几段的插叙有点多余,删了的话结构会更好一些。描写太多太细了,导致你忽略了主要故事情节,注意一下详略得当。还有,我建议你换个题目,你写的这也太俗了。”

春末的图书馆,暖融融的阳光,纸张和墨水混杂在一起的特殊香气,以及叶修令人愤慨的表情和语气。

苏沐秋精心设计悬梁刺股废寝忘食呕心沥血才完成的作品,遭到叶修如此“不公”的评判,自己心里也是压着一口气。当天下午放学,苏沐秋一个纸条扔到叶修桌子上,没敢回头看正收拾书包的叶修的表情,就一路大步流星地出了教室。

叶修玩味地拆开纸条,上面一行大字:“你行你自己写一篇啊?!”

第二天早读,叶修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苏沐秋他们班教室,苏沐秋正趴在桌子上补觉,叶修便伸手把苏沐秋的头发揉成一蓬杂乱的鸟窝,在强制醒来的苏沐秋尖刀一般的目光之下,泰然自若地把几张稿纸拍在苏沐秋面前。

“你要求的文章,照着你原来的故事写的,还满意吗?”

苏沐秋皱起眉从桌子上撑起来,低头扫了一眼写得乱七八糟的纸,自己原来的题目叫做“梦想之路”,也确实够俗的。叶修舞文弄墨,给他改成了“同学少年多不贱”,其中“贱”这个字在第一行中央显得格外醒目,让苏沐秋莫名地不爽。

苏沐秋随手翻了几页,卷起来往抽屉里一塞,不屑地小声说:“写的什么啊这都是。”

看着叶修走出教室的背影,苏沐秋又很怂地小心翼翼把那篇文章掏出来,又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

后来这篇文章被好好地留到了现在,当时塞在抽屉里留下的折痕被一次次抚平压齐,除了毕业之前发给了陶轩一份,其他人都没有看过。

 


“就是这个,几乎一字不差了!”苏沐橙看完叶修的作文便直拍桌子,“说是叶修哥写的我才信,实在是强无敌啊!”

苏沐秋挠着头嘿嘿一笑,正色道:“其实还是你哥我比较厉害,他不算什么。”

“嗯?”苏沐橙立刻露出刚才苏沐秋摆过的八卦表情,“那你给我讲讲你和叶修哥当年的风流韵事吧。”

苏沐秋差点一口呛死:“我的姑奶奶,你还敢说上次你书包里那本小说是戴妍琦的,你们小姑娘脑子里每天都装了些什么?”

苏沐橙连连点头:“我懂,我懂,我写作业去了再见,您慢慢缅怀过去吧。”

苏沐秋恨铁不成钢地心想:当年那个懂事小姑娘哪儿去了?

 


荣耀杯作文大赛晋级名单的热度还尚未消退,抄袭风波又霸占了学生们的话题。走在街上三五成群的同学已经把这件事完全地演绎了出来。

“就是高二那个刘皓,老陶他们班的,听说抄的是大神学长的文章。”

“据说今天正主都找上门了,直接去了冯校长办公室,证据确凿呢。”

“我去真的假的?你知不知道,那个学长可是叶修!不是吧你连叶修都不知道,前几天报告会怎么听的啊?君莫笑,这总知道了吧!”

“哎呦,你看今天刘皓那个脸色,比我们历史课本上那张司母戊鼎的照片还铁青。”

“陶轩这次恐怕也得受牵连吧。这次前十是不是要重新打分啊?”

“呃,说起来我就有一点不明白,这个叶学长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消息还真灵通啊。”

黄少天一路狂奔,各种各样的言论在他耳朵里飘过。已经到了飘柳絮的时节,雪白的绒毛挂在他头发上、睫毛上。他揉了揉眼睛,继续向前跑。

“队长队长队长!”黄少天从后门窜进教室,从背后抓住喻文州的肩膀开始摇,“队长你能去比赛了!现在快点准备吧!到时候我要跟你住一间房行不行啊队长!”

喻文州放下笔,揉了揉黄少天的脑袋,把他挂了一头的柳絮摘下来。他温柔地低头看着黄少天:“谢谢你,少天,你辛苦了。”

黄少天立刻涨红了脸:“没没没没没有,举手之劳,举手之劳而已。”

“少天。”喻文州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道,“别跟刘皓他们一般见识,听到没有?”

黄少天不满地撇着嘴:“我又没把他们怎么样……知道了队长。”

于是喻文州给他一个直击心脏的笑容,复又继续低下头安静地计算物理大题。黄少天突然觉得,与自己同进同出的喻文州,好像有哪里跟以前不一样了。


双更总是来得这么突然(bushi

快夸我!!

评论(12)
热度(149)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