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修伞/喻黄】同学少年多不贱(13)

十三


苏沐秋走出校门,叶修正倚在车门上玩手机。苏沐秋流畅地打开车门、坐下,再关上车门一气呵成。叶修也钻进来,扣上安全带,扭头看向后排:“苏先生,回你家?”

苏沐秋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点了点头。

叶修看出他情绪不对,顺手将车载收音机里杂七杂八的养生节目关掉,接着打开了轻音乐,还腆着脸笑问:“怎么啦?因为你跟我谈恋爱,冯校长扣你工资了?”

苏沐秋眼也不睁,倒是气得笑出了声:“滚。”

叶修没再说话,只顾专心开车。苏沐秋忽然坐直身子,下巴抵在前排叶修的座椅靠背上,呼出的热气一股脑地喷在他耳侧,挠得叶修只好侧了侧头。

“老叶,你还记得陶哥吗?”

“你说陶轩?”

“嗯。”

“当然记得啊,”叶修飞快地回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他又要评职称了?”

苏沐秋躺回座椅上,脑袋枕着手臂,笑了两声道:“这次不是。”

 


八年前一个寒冬的中午,苏沐秋站在陶轩办公桌前一脸复杂。

起因是自己上语文课时看在手机上看网络小说看得津津有味,看到激动之处,甚至忘情地一把握住同桌想要拍醒他的巴掌。正当老实人吴雪峰一脸错愕地与左手掐着自己手腕,右手不断翻着手机的苏沐秋四目相对时,卷着语文课本的陶轩已经悄无声息地来到苏沐秋背后,黑黢黢的倒影投在桌面上。

大概全宇宙也找不出比这个更real的实锤了。苏沐秋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响,低着头杵在桌子前面,看着陶轩饶有兴趣地划着自己的手机屏幕,直到午休的下课铃都打响了,也仍旧岿然不动。

苏沐秋现在,怎么说,大概是如站针毡。

终于,在距离下午上课仅剩五分钟之前,陶轩缓缓地把手机锁了屏放在桌子上,又上上下下打量了苏沐秋一番,看得他脊背冷汗直冒。

“你小子可以啊,”陶轩端起桌子上的茶杯不紧不慢地啜一口,“干这行多长时间了?”

不,不是,我没有。苏沐秋脑子里先是闪过一千万个感叹号,当然,从小作为班长等重要干部的经历让他做了个深呼吸之后迅速冷静下来,他假装平静地辩解道自己几乎从来不在上课时间玩手机,除非偶发遇上大大们千载难逢的更新。并且先发制人地保证自己绝不再犯,卸载软件以表决心。

陶轩哈哈大笑:“谁问你这个了?我是说你写小说多久了?”

“啊?”苏沐秋大脑当机。

看到苏沐秋的表情,陶轩更是乐不可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秋木苏就是你吧。了不起啊小伙子,这都成万粉作者了,前途无量。”

这是苏沐秋有生以来第一次怀疑秋木苏之名的创造者,自己亲妹妹苏沐橙的文学水平。他顶着一头黑线准备继续接受狂风暴雨般的批评,结果陶轩立刻开恩,大手一挥让他回班上课。

“以后别在课上看小说了。”陶轩轻描淡写,吹开浮在杯壁上的茶叶,摊开语文卷子开始批。

走出办公室的苏沐秋长舒一口气,天真地以为看小说这事儿就算完了。直到后来苏沐秋在几乎拿来应付上交的议论文作文本里总是夹着一张写得极为用心的纸条,上面写着对自己上一次更新的建议以及发现的一些BUG……苏沐秋觉得自己遇上的不是语文老师,干脆就是一个纯粹的热心读者。

以此类推,在明白了陶轩本质上是个网络小说的狂热爱好者之后,苏沐秋怀揣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把叶修的ID不留痕迹地夹在了作业里,于是后来叶修也总是收到一堆来自陶轩的、字里行间充满热情的建议。起初他俩还觉得有点好笑,后来就自然而然地和陶轩聚在一起商讨剧情。

 


高三的时候,有一阵陶轩发现苏沐秋总是窝在教室后排吃泡面,还是康师傅最便宜的那种。叶修有时候会拿点水果点心之类救济他,但总归还是营养不均衡。于是陶轩就走上去问苏沐秋为什么不吃午饭。

苏沐秋从泛着油光的碗里挑了几根面条上来,面无表情地表示自己没钱。

苏沐秋的家庭背景陶轩还是比较了解的,情况比较特殊。苏沐秋是孤儿,没有任何直系亲属,是依靠着社会抚恤金长大的,还有个比他小四五岁的妹妹正在上初中。陶轩带班之前就打听到这个苏沐秋人小鬼大,机灵得很,很小就写稿当游戏代练赚钱,听说还是数目不小的一笔。

不过这次情况有点特殊,苏沐秋在出本之前的四五千预算,确实不是说拿就拿的。

接着陶轩就作出了令苏沐秋震惊和感激了好几年的壮举——掏出自己一个多月的工资,二话不说就把钱给垫上了。

“我可是不忍心看你在寒风里唱曲卖艺,”陶轩笑道,“你有这种才能当然很好,将来上了大学一定要好好发展。”

苏沐秋记得那时候陶轩的眼睛里是闪着光的,后来久别重逢,苏沐秋站在陶轩的办公桌前跟他对峙,陶轩很厚的镜片反着光,遮住了他的眼睛。

 

“……所以就是这样,我也没办法啊。”苏沐秋烦躁地揉着头发,叶修沉默了一会之后问:“你怀疑刘皓的作品是抄袭的?”

“不能这么说,但是我以前从来没注意到这孩子,也没看过他的作品,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但是你又看不到他的作品对吧?”

“嗯,这就是绝望的地方。”苏沐秋摇着车窗玻璃,“我还是宁愿相信他,毕竟陶哥从前对我们都挺好的。”


有生之年系列了hhh这一章是个过渡

评论(9)
热度(145)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