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修伞】庭前落雪

摸鱼之作……然而我们这边没有下雪(摊手)


庭前落雪


微博发来那条推送,是在董事宣布散会之后。

玻璃长桌上,人们收拾七零八落的文件的声音,恰到好处地掩饰了几不可闻的手机振动。叶修把黑色签字笔别到沾着烟味的皮面笔记本上,左手解锁手机,把通知栏拉下来一点点,看完那行字之后,他手指僵硬了一下,很快又沉默地按灭了屏幕。

乘坐下沉的电梯,从公司大门出来后右转,过一个红绿灯路口,接着乘四号线到平安里。出站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街边的路灯早已亮起来。叶修顺着灯往前走,影子忽长忽短,时前时后。

中午开始落的雪,现在才刚有停的趋势。北京的冬天干冷,下的雪都成了粉末,铺在地面上,踩上去咯吱作响。远处已经有孩子裹着羽绒服团雪球了,这雪球是结实的,坚硬的,招呼到对方的羽绒服上之后只能感受到轻微的钝痛,接着留下一片深色水渍。

杭州不一样,杭州的雪罕见,而且是晶莹剔透的,化得也快,一晌就不见了,全融在了暗绿的叶子上。并且杭州的雪球揉起来也是柔软的,缺点韧劲。打在别人身上就散做了满天星辰,除了凉丝丝全无用处。

 

走到家门口掏钥匙的时候,连着手机一起响了起来。叶修从外套里拿出来一看,是个杭州的陌生号码。他笑了笑,大拇指滑向接听。

“喂沐橙,吃饭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

像是看穿了苏沐橙此刻的内心活动,想到那张现在应该少了点婴儿肥,但一定出落得更加温柔大方的脸上会浮现出跟从前一样的表情,叶修低低地笑出声:“因为知道你肯定会给我打电话。”

苏沐橙这次没再说话,沉默了一会之后她才开口:“看到了?”

“嗯。不考虑那时候来一场?我记得没跟你PK过。”叶修点上烟,笑道。

“别开玩笑了,都多大岁数了。”苏沐橙也笑了起来,“我现在恐怕连键位都记不清,哪能跟你一样时不时还能怀念一下青春呢。”

叶修反驳:“我也有一段没玩了。你应该挺忙的吧,雪雪最近怎么样?”

“好得很,明年差不多就能上小学,现在天天往果果那边跑。”苏沐橙回答,“我还要看着她写作业,不打扰你了……再见。”

“再见。”

 

距离荣耀开服十九年,自己退役九年,关服的消息虽然在意料之中,但细细想来却不是那么回事,总感觉哪里缺了点什么。

在各类游戏层出不穷的时代,荣耀的影响力从五六年前第五届世邀赛乌龙就出现了下滑的趋势,随着一代神话般的选手们不断退出舞台,荣耀这个名字也渐渐被人们淡忘。

叶修换了号,在那个从没有发过一条动态的微博账号上刷了几下,看到私信一栏黄少天已经在邀请他大战三百回合一雪前耻,无数人艾特他当晚开个直播留作童年怀念。

叶修点进荣耀关服的tag,人们总是怀念的多,悲恸的少,荣耀对于他们毕竟只是一个消磨时间的普通游戏,但对于叶修来说,那几乎是他与另一个人无法割舍的全部联系,可无论怎样,都还是有这一天的。

 

那个周六晚上,很多人从深深的箱底中翻找出自己积灰很久的读卡器,很多人从角落里抽出陈旧的布满划痕的账号卡,很多人在朋友圈发布了求单挑的动态,很多人组队重刷当年卡关的野图BOSS。

甚至沉寂了很久的职业选手群也是一片喜气洋洋,像很多年前大家边兴致盎然地看常规赛边讨论边敲字一样热闹。

黄少天抱怨连广州都下雪了,他出门到处找不到登陆的读卡器,最后居然还是冒着雪花跑了半个城区找喻文州借的,实在有愧剑圣之名。

大家都乐了,说难为你们蓝雨在这种时候还坚持双核。

王杰希在国外工作,当地时间凌晨三点半还毅然爬起来加入群聊。

众人赶紧膜拜,说杰西卡爸爸真是操碎了心。

 

十一点半了,大家已经变着法团战了好几次,毕竟年龄都摆在那里,谁也没有当年恣意通宵的一腔孤勇,像是倒数计时之后的春节联欢晚会,也不再有什么观赏性。很多人想要等来这历史性的一刻,却又因为过于残忍而终于放弃。明天早上醒来会有点不同,但也不会有多大不同。

黄少天作结:“最大的遗憾是最后也没等到老叶,可能还在加班呢吧。啧啧啧,人家就是不一样。”

于是大家心疼了几句叶修,头像就纷纷暗了下去。

 

叶修写完策划案就已经是这个点了。他开了家里的电脑,加上他平时带着的一部笔记本。

可能会有点卡,他想,但不碍事。

他从书橱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年代久远的本子,上面还有各种铅笔画的草图。画图的人是没有什么美术基础的,像是小男孩都爱在课本的空白边缘画一些枪炮刀剑一样,前几页是一把战矛,后来是手炮,再后来是一把伞。旁边还乱七八糟地记着一些数据,甚至还有一些吐槽,比如:“苏沐秋在此发誓:今天竞技场干不死叶修绝不吃饭。”

都是不修边幅的,外行人看起来多半会以为这是一个随意又草率的人。

可是叶修却偏偏知道他的固执与认真。

 

秋木苏的卡自从那一天再没动过,好好地夹在这个本子的中间。叶修曾无数次拿出来把玩过,似乎想从卡面上追寻到什么秘密,却又总是出于某种原因——譬如胆怯、譬如景仰——他从来没有真正登陆过一次。叶修甚至没再把他的好友列表翻到底,因为在线的玩家总是在好友列表的上方。

君莫笑的卡就随手搁在电脑桌上的抽屉里,“君莫笑”三个字已经被磨损得几乎不见踪迹。叶修也觉得一语成谶的,当初他被迫退役、后来白手起家的那段日子,很多人以他为嘲笑的对象,到如今他做到了让所有人敛起了讽刺的笑容,原因一方面是他毋庸置疑地盖过所有选手的实力,另一方面是他少了一个有足够实力、或者敢于嘲讽他的人。

 

叶修先刷了秋木苏的卡进去,接着又离开了屏幕,换电脑刷了君莫笑的卡。

他没有看秋木苏的坐标,只是突然想考考自己的记性。十九年间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他也不可避免地忘记很多很多事,像是在一座混乱的迷宫里摸索,但他却清楚地知道苏沐秋就在迷宫里头。

十九年前的夏天,苏沐秋吵着嚷着让他帮忙刷雪怪爆稀有材料自己却跑出去交卡,没成想叶修的爆材料buff就那一次没开出来,下本的次数又满了,他当时还在想等苏沐秋回来要怎么向他交差来着。

叶修就朝着雪山一直走,那就是秋木苏存在的地方。

 

距离新一天的零点只剩下十分钟,许多曾经的荣耀玩家仍旧没有离开,这些地图承载了太多的回忆,他们努力打造过的角色、奋斗过的荣耀,全都留在这里面,谁都带不走。

雪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大起来。

叶修看着窗外,新年伊始,北京又下了一场大雪,惨白的灯光照得雪花仿佛是在空中漂浮的闪粉。游戏里不一样,画面上大片的雪花飞得急遽,被暴风裹挟着落了君莫笑满头满身。

他爬上山脊的时候雪却小了,阳光从另一面泻下来,他能看到站在不远前方的秋木苏——满身十九年之前装备的秋木苏,他纯白的风衣与雪地融为一体,褐色的围巾还在风里飘荡。

他身后的脚印已经被雪掩埋,叶修忽然想到,在荣耀里雪山一直在下雪,他穿得这么单薄,又等了自己这么久,一定很冷吧。

君莫笑向他走过去,留下一串很深的、在他心里不可磨灭的脚印,他撑开千机伞,为苏沐秋遮挡自头顶而来的风雪。

苏沐秋为自己搭起了另一个家,叶修也应该成为肩负他的梦想继续前行,为他遮风挡雨的那个人。

叶修本以为自己应该会感慨万千,事实上却并无波澜。大概是这个人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已经融入到自己的骨血之中,与他是再也分不开了,仪式上的重逢也不过如此。

就这样,在最后一刻,电脑右下角的时间跳到了0:00,这是普通的、和从前经过的几千个无异的新一天。叶修拔出账号卡,平静地关机,这却是他第一次如此想在半夜抽支烟。

他裹着羽绒服,点了烟站在阳台上,看着大雪逐渐覆盖来时的路面。

庭前落雪,扫榻以迎。


end

评论(10)
热度(189)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