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叶苏】As You Like It 01

Warning:419之后,狗血+雷,若引起不适请立即停止阅读。

医生叶×警察苏

 

As You Like It


苏沐秋万万没想到,自己还能遇到叶修第二次。

起因是他在附近执行完任务后打算直接坐公交车回家,拿着手机刷微信朋友圈的时候,肩膀被人从身后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出于职业的敏感,苏沐秋警觉地转过头,锐利的目光触碰到一个熟悉的笑容,立即被击碎得七零八落。

叶修一身休闲装,左手食指和中指的第二指节夹着烟,右手随心所欲地插在裤兜里,脸上挂着极符合他性格特征的、在这种尴尬场合下也一点不局促的微笑。

看到苏沐秋像竖起毛的猫一样不动声色地向一旁躲,叶修反而笑道:“哟,还真是你。”

什么叫“还真是”?

苏沐秋按灭手机屏幕,没好气地抬起头:“怎么,你要查我的证件吗?”

叶修眼角眉梢都是笑意,不紧不慢地叼着烟吸一口,缓缓吐出烟圈之后才开腔:“那倒不必,”他微眯着眼打量苏沐秋风云突变的表情,“上次已经检查过了,没有问题。”

 

他要提起上次,苏沐秋不但记忆犹新,而且刻骨铭心。

成功抓获了逃犯,不枉他们上上下下十好几号人苦蹲将近两个月,作为组长,更没有不把奖金尽数掏出来请客的道理。

酒过三巡,谁却都没有意兴阑珊的意思。安全地把组里的女同志送上出租车之后,场面就开始失控了。苏沐秋一开始喝得不多,但在被包荣兴和魏琛合力推搡着架到酒吧,并灌了一杯伏特加和半杯苦艾之后,一向清醒的他也开始天旋地转了。

酒吧里晦暗的灯光,低沉的摇滚,人们的谈笑以及玻璃制品碰撞发出的脆响,都让他感到头晕脑胀。苏沐秋定了定神,发现目之所及并没有他认识的人,就扶着椅背站起来,踉踉跄跄地挪向洗手间。

没病你就走两步。

说走就走。然后不出六七步,还没来得及赋诗一首,大理石地面就开始起伏,红的蓝的灯也变得摇曳了。苏沐秋瞪大眼睛,手掌按着柱子上茶色的菱形镜面,向着洗手间跌跌撞撞地坚定迈进。

再后来,苏沐秋就抓住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不好借力,又搭了另一只手上去。仔细辨认一下,才发现那是什么——一个男人的领带。

在这种场合下打领带的通常只有两类人:故作矜持的骚包和不解风情的傻叉。苏沐秋觉得他看上去应该是第二种。

苏沐秋不自觉地笑出声来,整个人窝在那男人怀里,推得他不断后退,一边又好整以暇地把玩着对方的领带。深蓝色,交叉菱格的基本款。苏沐秋翻来覆去地看,嗤笑这还是如此大叔的Burberry。

对方显然是懵了,拽着苏沐秋的胳膊想把他从自己身上扒下来,生怕他吐自己一身。一面无奈地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很好说话的姿态:“这位先生,你理智一点,我可以帮你找你的朋友……”

结果苏沐秋回敬他一个力道很大的猛推,于是对方的后背结结实实地与粗糙的墙面来了一次亲密接触,疼得他直咧嘴。苏沐秋一只手臂撑在墙面上,整个人的重心压在男人的胸膛上,仰着头向上看他。圆而清澈的眼睛蒙了水雾,审视犯人的目光却从上到下把他淋了个通透。

身高约一百七十八厘米,年龄三十岁上下。

衬衣领带手表皮鞋都不便宜,腰带上挂着的车钥匙是保时捷,收入不错。

抽烟。

不是常客,应该是下班后过来的。

沉着冷静,手腕上有残留的消毒水味,外科医生。

下巴上的胡茬没刮干净,头发也疏于打理,衬衣袖口的扣子掉了一颗,说明未婚……或者有一个跟他一样懒的太太。

苏沐秋喜欢,或者说习惯于这样观察陌生人。至于正确率是多少,以及其他的,他目前暂时没空去想。酒吧灯光很暗,五颜六色的光点搅在角落里的他俩身上,让他感到又一阵强烈的眩晕。

失去意识之前苏沐秋还模模糊糊地想着他应该找包子或者老魏或者猥琐方开车送他回家,想完竟然还警钟一敲:他们可都算醉驾,今晚交警那边可是楚云秀大姐执勤,万万使不得,这条赶紧pass。

 

醒来之后苏沐秋发现自己平平安安地在柔软的大床上躺着,没缺胳膊少腿,挺好。

苏沐秋心满意足的抱着被子翻了个身,打算就着温暖阳光补个难得的回笼觉,结果一动才发现他妈的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儿。

翻身的一刹那,自己身后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不可言说的感觉让苏沐秋顿时清醒得仿佛是冬天一头扎进冰水里。他望着陌生的天花板和吊灯三秒钟,接着鲤鱼打挺一般从床上跃起来,然后腰部断裂般的酸疼让他毫不意外地,粘锅了。

苏沐秋用手支着床慢慢爬起来,犹豫地颤抖着双手掀开被子,向下看了一眼,又立马盖上了。

“我操。”

坐在床上沉默了很久之后,苏沐秋直截了当地表达了他此时此刻的内心感受。

脑海中隐隐约约浮现出昨天晚上无法描述的画面,苏沐秋一下子脸红到耳朵尖。

事实上苏沐秋这个人很乐观的。他低着头看着被子宕机了几分钟,心里的痛骂悲愤号哭都过去之后,苏沐秋决定先接受这个现实,然后回归本行,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再把这个乘人之危的混蛋痛揍一顿解气。

玩倒也不是玩不起,只是莫名其妙就被陌生人上了,并且第二天早上还忘掉了几乎所有细节,心里难免来气。

痛定思痛,深刻反省。说不定哪天报纸上头条就是《年轻警察身患艾滋,弥留之际痛哭悔不当初》。

苏沐秋下床找自己的衣服,发现床头上叠着一套半新不旧的,衬衣加套头毛衫,底下压着一条休闲裤,最下面是没剪商标的白色四角内裤。他一低头,毫不意外地看见了掉在床边的两粒衬衫纽扣,和垃圾桶里自己死无全尸的衬衫。

内心复杂的苏沐秋穿上衣服,准备从这间屋子着手调查。

房子不小,但是客厅里的杂物却摆得一团乱麻。衣柜里都是名牌,然而各种衬衫塞在一起,领带也随便一挂。厨房双开门的电冰箱里空空如也,橱柜中的泡面却堆积如山。房间里没有任何合影和照片,由此可见这个人就是一个邋遢的老死宅单身汉。

苏沐秋从厨房里逛出来,发现餐桌上放了几片面包,上面盖着一个形状奇怪的煎鸡蛋,旁边是一杯冷掉的牛奶。盘子底下压着一张纸条,笔迹潦草,苏沐秋拿起来看了很久,才终于甄别出上面的每一个字。

“我先去上班了,你吃完早餐再走吧。”

苏沐秋对此嗤之以鼻,但饥饿感还是击溃了他的廉耻心,他沉思了一下,默默拿起了一片面包。

书架上有很多医学理论,大都是外科的。苏沐秋拿起一本翻了翻,里面的各种触目惊心的开放性外伤图片让他吓了一跳,一般人估计早扔下书就跑路,苏沐秋毕竟心理素质过硬,一边吃面包一边看,碎屑掉了一书页。

倒是可以跟沐橙交流交流。苏沐秋莫名想。苏沐橙是他妹妹,也是学医的,毕业之后骨骼清奇地选择在他们大队当法医。

苏沐秋拍干净面包屑,把书重新塞回书架,接着发现架子旁边露出两个木质轴。苏沐秋抽出一个打开看,是面锦旗。

“赠:六院外科叶修医生——医术精湛,医德高尚”

苏沐秋快喷出来了。想想昨天发生过的事情,铁骨铮铮的苏沐秋宁可死也不承认叶医生医德高尚。他心里一边骂衣冠禽兽一边拆开另一个。

“赠:六院外科叶修医生——妙手回春”

妙手……回春。

说的倒是贴切。苏沐秋内心又一次平地起波澜,他安安静静地把东西放回原处。苏沐秋心想,自己干脆就坐在这等叶修下班,之后公事公办融洽商谈。毕竟叶修长得不错,苏沐秋还是有点怜香惜玉,没残忍到对簿公堂的地步。

费了半天功夫,苏沐秋终于从床头柜和床的夹缝里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手机悲惨的遭遇证明了昨天晚上的程度是多么激烈。苏沐秋叹了口气,想着不知道叶修家里有wifi没有。

刚开机没半分钟,信号格刚刚显示出来,十多条短信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振得苏沐秋手麻。点开一看,二十一个未接来电。各种亲友同事的短信电话蜂拥而至,苏沐秋差点以为发生了世纪大案,比如雷峰塔遭遇恐怖袭击又倒了一次……之类的。

苏沐秋挑了一个反应最激烈的,包子发的短信感叹号都快把他的眼睛闪瞎了。

“喂包子,出什么事了?”苏沐秋倚着窗户栏杆往外望。

“老大,你没事吧?怎么不来上班啊?”

苏沐秋赶紧看了眼手机日历,发现今天加班。

妈蛋啊!

“我们全队兄弟们已经拼命为你打掩护了,说你喝多了出去拉肚子了……”

“然后呢!”

“……然后,陶队让你去找他一趟。”

苏沐秋二话不说,面无表情地把电话挂了。

后面已经被清理过,苏沐秋从卧室床单上挑了两根头发作为证据,利落地关门走人,下楼的时候决定以后六院的案子干脆都别接算了。

tbc

只写了个开头,看一下如果有人喜欢的话就继续更。

评论(31)
热度(254)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