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修伞】风偷去了我们的桨 03

前文  01  02


>> 


绕了一大圈之后,中午从岛上下来,苏沐秋带着叶修七扭八拐地来到一条小胡同,推开一家店的门,挑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坐在悬着的秋千椅子上熟练地点了沙茶面加鱼丸和烧仙草。


叶修也跟着坐到对面,屁股刚挨着秋千板的时候差点没坐稳,他赶紧拽住秋千绳稳定重心,抬起头才发现苏沐秋正扭过脖子搪塞脸上残留的笑容。


不得不说叶修在下馆子这方面确实没什么经验,他打出生起就几乎没逛过小吃街,这几年尤甚——特别是在叶修回忆起在北京的最后一顿饭还是在前门23号院的应酬,之后还饶有闲情逸致地去百达翡丽逛了逛。


喷着热气的沙茶面很快端了上来,叶修看着碗里红彤彤的大虾、滑溜溜的鱼丸,愣是找到了一种麻辣烫的感觉。


叶修平日里除了在各种西餐厅应酬的意面之类,早上有时候也吃点炸酱面,所以对面条并不是十分抗拒。虽然旅行的各种经历还是让他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但看到苏沐秋已经毫不客气地开动起来,叶修还是硬着头皮,心里填满了“舍命陪君子”之类,然后豁了出去。


——没想到还挺好吃的,对味。面很滑,唇齿之间花生酱和沙茶酱的味道也浓,亮闪闪的一点油光浮在金黄的面汤上面,让叶修一时间都顾不了其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碗已经见底了,而苏沐秋那边早就心满意足地吸起了烧仙草。


烧仙草看上去像是结了块的黑芝麻糊,搭配了芋圆、花生和葡萄干之后,分外像夏天里自家熬的桂圆解暑汤,还是加了一勺龟苓膏的那种。于是那个令人记忆犹新的味道让叶修有点犹豫,指尖碰到盛着仙草的陶瓷杯子,抹下来几滴几不可见的冰凉的水珠。


后来叶修这次干脆打定了“舍命陪美人”的主意,反正苏沐秋在对面看着也下饭,虽千万人吾往矣,哪儿还怕这点龟苓膏啊。叶修尝试着啜了一口,发现自己想得确实也太过恐怖,事实上是很甜的,当然,不经意对上苏沐秋投来的目光之后明显感觉更甜了——八成是心理作用吧。


叶修腹诽,什么事啊这都。

  


>> 


吃饱喝足,俩人顶着八月份下午一点钟的大太阳逛了半小时,后来都受不住,叶修赶紧掏钱把人请到路边一家咖啡馆里,两人上了二楼雅间,拉开薄纱制的窗帘才发现这是靠海的那一侧,太阳在他们窗口之上的地方,投下来的光却透过窗帘上的小雏菊花,在桌面上投下许多印章一样清晰的光影。


叶修点的美式,苏沐秋点的拿铁,甜点两人都吃不下,只叫了一份小块的黑森林,互相谦让着推来推去,最终还是落在了楚河汉界谁也没有动,两人只是用不锈钢的小勺搅动着杯子里的液体,偶尔有一声叮叮当当的,添了几分夏日感。


聊天聊到三点多,苏沐秋搅着空杯子有小十分钟自己还没有发现,叶修正要叫服务生再来一杯,苏沐秋看了看手表,说来不及了我们还得下一项呢。黑森林放在碟里浪费,苏沐秋勉为其难地给叶修切了五分之一,自己承担了五分之四,理由是叶修物质生活丰富,小肚子连着也丰盈了一点。


 

下午太阳还是很好,只是气温没前几天那么高,最适合在海边转转。


苏沐秋掏出自己手机扫了一辆在环岛路旁边停着的摩拜,又伸手要叶修的。叶修一个连地铁和公交都不触及的人哪里体验过这个,只好虚心接受了苏沐秋的白眼,乖乖地交出手机付了押金,跨上车的时候仿佛重返十八岁。


令苏沐秋倍感欣慰的是叶大公子好歹还会骑自行车。


三点多的环岛路车也少,两个人就顺着公路骑行。海风从他们身侧吹过来,带着些许腥咸的气息,阳光下晒成宝石蓝色的海水前头是雪白的浪花,温柔地拍打在岸边的褚红色礁石上,接着飞快地向后退去,从礁石错综复杂的缝隙中悄悄溜走了。


远处是逆着阳光的方向行驶的万吨巨轮,在海面上缓慢沉重地前行着,近处又是头顶上遮蔽烈日的棕榈树,叶子绿得仿佛要滴下来,下面种着的就是跟窗台上摆着的同种粉红色小花。


“这是什么花啊?”叶修问。


苏沐秋是骑在他前头的。海风刚好能把他发顶的头发吹起来,在阳光下晒得金灿灿的,仿佛还刷了一层妙不可言的金粉。苏沐秋向旁边看了一眼,从叶修的视角能看到他雪白的脸颊和纤长的睫毛。


“这个啊,三角梅。”

 


骑了一段,两个人在快到炮台遗址的地方停下来休息,叶修很贴心地给苏沐秋递上一瓶冰镇矿泉水,看着他仰起的、律动的喉结和顺着手腕滑到小臂蒸发干净的水珠,突然也觉得有点渴。


两人走下公路,顺着海边的礁石往前走,一个稍大一点的浪花打湿了苏沐秋的凉鞋,冰得他赶紧抬脚。回头一看叶修正提着他的一双休闲皮鞋,脚浸在海水里,看到苏沐秋转过头来之后冲他笑了笑,苏沐秋也就毫无顾虑地脱掉鞋,把裤腿向上卷了卷,然后扎进海水里,适应了几分钟之后,被晒了大半天的海水暖融融的,倒也是没一开始那么凉了。


两个快而立之年的男人泡在海水里踩浪花,简直暴殄天物。


叶修自己阔别了这种快乐的日子将近二十年,他小时候家教也严,在水里撒欢这种事从没在他身上发生过,如今事不宜迟,及时地补上一次,算是情怀向的奢侈享受。


叶修抬眼看苏沐秋,在此之前他们拥有着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叶修五六点钟起床套西装系领带的时候,苏沐秋或许还趴在床上甜睡;他吃完钟点工阿姨做好的早餐,开车堵在西直门之时,苏沐秋兴许该起床逛早市,左手提着鱼虾蔬菜,右手是给还没起床的妹妹带的面线糊;自己在办公室盯着一堆报表,苏沐秋估计在给窗台上摆的三角梅浇水。安逸而平稳,充满阳光的日子就偷偷地从指间淌走了。


这时候叶修突然觉得,无论言情小说和爱情片里头描述得多么狗血恶俗,苏沐秋其人真的就像是从童话书里走出来的一场盛大的魔法,无声无息地改变了他的生活。


评论(5)
热度(140)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