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修伞/喻黄】同学少年多不贱(12)

十二


谈了恋爱的苏沐秋精神抖擞,拎着书包穿着熨帖的牛仔裤,跟着mp3里英文歌的节奏摇摇摆摆地走进校门。扑面而来的春风把他软软的头发吹向一边,还不忘笑容满面地向路过的学生打招呼,帅得像个暴露在镁光灯下,正在走红毯的电影明星。


在女孩子们成群结队的窃窃私语和从四面八方汇集来的目光衬托之下,被称作“年度最佳颜值担当”的苏沐秋与大门口啃着小笼包或肉夹馍,睡眼惺忪的芸芸众生产生了鲜明的对比。


大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苏沐秋这天头一回没守在七点二十五的晨雾里扣住那几个总是迟到的同学,恰恰相反,还报以了和颜悦色的几次摸头杀,令班里的一众女生头上又冒起了粉红泡泡。


正当黄少天不屑地把书脊架在脑袋上,俯下身来打算继续与数学试题斗智斗勇,他就刚好对上了苏沐秋投来的目光——像是出水流畅顺滑的0.5毫米黑色中性笔刚刚写在米黄色厚实的本子纸上,湿漉漉,亮晶晶的。

 


中午吃完饭之后,黄少天漫无目的地逛过公告栏,又被那前面的人山人海吸得倒退几步,凑过去看个究竟。从白色校服的缝隙中透出夺目的红色,黄少天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今年荣耀杯作文大赛的入选名单又横空出世了。


今年与历届的规矩都相同,校选前五直接入围全国总决赛,前十名中另外五个人还要再参加一轮复赛,剩下的其他人只能再等下一个属于他们的夏天了。


黄少天毛茸茸的脑袋探来探去,看到自己的名字排在第一时倒也没太过惊讶,仅仅是挑了挑眉毛,露出他两侧辨识度很高的小虎牙,顺着往下读其他人的名字,还一边没完没了地嘀咕。


“妈呀榜眼竟然是我们苏妹子,这姑娘还真有她哥的风范不过这样是不是有黑幕的嫌疑啊,是不是有黑幕是不是是是不是?”


“我靠不是吧周泽楷这个小子平时三脚踹不出……呃这么沉默寡言内秀一个帅哥竟然如此妙笔生花下笔如有神真是出人意料,佩服佩服。”


“张新杰不是理科班那个,一看数学就特好的,啧啧,人不可貌相。”


接着他又将下面的楚云秀李轩肖时钦等人都评头论足了一番,直到再也不能忽视旁边人想捂住他嘴的意图,便赶紧溜了。


溜出去之后才发现好像哪儿不对。


我靠喻文州呢。

 


前五没喻文州,在黄少天看来已经是匪夷所思,前十没喻文州,那大概就是世界末日了。


黄少天又回忆了一下,发誓自己刚才绝对没看错,便又不顾一切地挤回人群里。这次没那么幸运,他的脸擦在板子上,蹭了一鼻子的粉笔灰。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黄少天用手点着数了两遍,千真万确,喻文州是第十一名。


也就是说,今年他没机会了,最后的机会也没有了。


黄少天感觉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这时候该表现成什么样子最合适。说句“竞赛又不是唯一的出路”,这太空;说什么“这不可能肯定弄错了”,自己也无能为力。


干脆请人家吃顿饭,去校门口吃顿火锅,要点两盘肥羊肉还有番茄的锅底。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只不过黄少天不知道他们平日里这种友情以上那啥未满的同桌之情,有没有赋予他合法权利与义务去表现得像个好兄弟。


黄少天甚至想,要是他太难过,还是抱着他大哭一场算了。于是他终于不再愣愣地对着写在“喻文州”上方五厘米处的“刘皓”两个字,从人群中分离出来,向教室那边走去。

 


从教室旁边的窗子望进去,黄少天没法判断喻文州是刚刚吃完饭,还是直到现在都没去。


他咬着下唇蹑手蹑脚地潜进去,喻文州却头也没抬:“少天,刚刚数学课代表要你数学作业,我就帮你交上了。”


“……队长你开玩笑呢吧我还有两个大题没写林老师这下子要弄死我了!”


“那真是抱歉,不过交之前我已经给你补上了。”喻文州抿着嘴笑了笑,眼神一直投在试卷上。


看上去心情不错,那大概是还不知道吧。黄少天站在他背后小心翼翼地观察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试探着开口:“那个,队长,你……”


“我知道的。”


这下换黄少天懵了。“我……”


“少天不用担心我,很快就比赛了吧,提前做好准备。”


喻文州这时候才抬起头来,嘴角和眼睛里都盛满暖暖的、淡然的笑,看不出他有一丝失望或者焦躁。


黄少天应该是从这时候才开始明白,喻文州就是这样的人,精确而不会失控,总会坦然地接受一切摆在面前的事实,给别人最挚诚的祝福之后边鼓掌边让到一旁,自己却从来不会停下脚步。

 


与此同时,一路小跑还没喘匀气的苏沐秋敲开了高二语文组办公室的门。


苏沐秋把跑乱了的刘海随便抿到一边,径直向靠窗最里面的陶轩大步流星走去。


要说苏沐秋和陶轩的关系,估计也只能用微妙来形容了。


陶轩作为苏沐秋和叶修两年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是最初发掘他们两个人的才华的人,对于这一方面苏沐秋当然还是心存感激的。


然而高三毕业之前,叶修夺冠那段时间刚好赶上市级优秀教师评选,陶轩本想抓住这个机会,相当于利用一把叶修的名气给自己的教学经历写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甚至虚构了许多他对叶修耳提面命的事例,结果叶修并不配合,导致那年陶轩的称号都一股脑打了水漂,这估计也算是曾有过一些过节。

 


“陶老师,”苏沐秋挠了挠后脑勺,“我来是想问问您这儿有没有作文大赛的参赛作品,我想印出来发给学生参考,正好下周讲作文。”


陶轩端起杯子,吹了吹浮在水面上的茶叶:“小苏啊,你也知道,这些文章学校是不让印发的,将来还要二次整理存档,再说我也不是负责人,这里是真的没有。”


苏沐秋心里差不多明白了七八分,只能先点头应下,回去再想其他办法。


他刚转过身要走,陶轩也站了起来。


“沐秋啊,我知道你的意思。这次比赛都是错开年级评分,是绝对公平的。你现在才来这么大半年,人还这么年轻,将来肯定还能教出很多厉害的学生,也未必就着急这一两年吧。”


苏沐秋转过身来坚定地盯着显得有些局促的陶轩。


“我是还有很多次机会,但我不想放弃我学生的每一次机会。”


评论(8)
热度(169)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