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修伞/喻黄】同学少年多不贱(11)

十一


半睡半醒迷迷糊糊之间,几个片段没头没脑地突袭了恍惚的苏沐秋。记不清故事始末,只剩下像超市购物发票一样短短的一截。


高中的时候叶修住校,苏沐秋回家之前,叶修问他能不能带包糖炒栗子回来。


“能找到就顺路,找不着就算了。”叶修灵巧地转着笔,黑色的笔壳在他手中旋来旋去。


苏沐秋表面上点了点头,但喜欢的人提的要求哪能算了,他干脆放学之后先坐车去两站外的小吃街给叶修买糖炒栗子。


是从那天下午开始飘的雪花。上数学课的时候突然察觉到同学们的视线不受控制地往外瞟,他疑惑地顺着看过去,才看到窗外连成一大片的雪花,慢悠悠地斜着落下来,干枯的草地上染白了一大片。


在H市这样典型的南方城市,这算得上是稀奇的鹅毛大雪了。苏沐秋向窗口那个方向看,压抑的白色天光下,靠着窗户做习题册的叶修竟然也无意中看向了自己。


要是赶上平时与别人碰巧对视,苏沐秋肯定会礼貌地转移视线,但这次他似乎盯了好一会儿,叶修也直直地看着他,那目光似乎一键格式化了他的磁盘,让他脑子里不论是什么想法,全都一哄而散。


一瞬间,正在黑板上画着坐标系讲得唾沫横飞的数学老师仿佛被按下了静音,刷刷记笔记的同学们也好像全选加delete,整个世界上就只剩下叶修,和成为他身后背景的一窗雪花。


苏沐秋捧着还有点烫手的纸袋,坐上人并不多的公交。窗玻璃上满是凝结的水雾,整个人似乎处于磨砂玻璃的包裹中,偶尔能透出外面车灯的暖光。


怕栗子凉了不好吃,苏沐秋把袋子掖在自己羽绒服里面,又用书包压着,减少散热。


学校是终点站,车上的人越来越少,人们雨伞尖上滴落的水汇成有点泥泞的脚印,苏沐秋盯了一会儿在他头顶晃动的黄色三角形扶手,又偷偷地在玻璃上画了个“叶修”。又尚嫌不够似的,在后面添了一个小小的心形。


窗外街道上移动的霓虹灯光照得叶修两个字流光溢彩,水珠接连不断滚落下来,让它们越来越模糊了,苏沐秋难为情地把这些暧昧的符号全部擦去,被冰冷的水和玻璃扎得掌心有些刺痛,指尖溢出的温度就形成了一场强对流天气。


然而,在这种滴水成冰的日子里,只靠一层羽绒来保温绝对是不够的,再加上学校不近,栗子还是无法避免地,在到学校之前就凉透了。


不过那也难不倒创作型选手苏沐秋,他潜到水房里踮着脚把装栗子的袋子放在不锈钢开水箱顶上,不到20分钟就比刚出锅的还热。


于是他把热气腾腾一包栗子搁叶修桌子上,脸上还挂着一副胜券在握的骄傲神情。


酷热难耐的夏天,吊扇在他们头顶上嗡嗡转动,吹过来的风刮得作业纸和试卷左右翻飞。雨季还没有到来,门前的树叶蔫得打卷,泥土晒得坚硬开裂,顺着刺目的阳光看过去,篮球场滑溜溜的地面愈发油光瓦亮。


在这种出门需要勇气与毅力的季节,学校超市的冰柜前总是挤满了人,许多只过热地手伸向冰柜门后,饕餮这温差30℃的雪糕与冰汽水。


苏沐秋也显而易见地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他的头发不计形象地剪了又剪,规避了一切需被太阳直射的户外活动。


叶修那天就很合时宜地抱来一个大西瓜招摇在学校里,如同在大街上用塑料袋提着一摞一摞的钞票,让不少路人眼睛都直了。


叶修还拜托超市姐姐把它放进冰柜里,再三叮嘱这是我的全部家当可千万不能卖出去啊。


因为这可是给苏沐秋的。


打那之后一天半,对冷饮不感冒的叶修也每逢下课都跑去冰柜,视察他冰镇西瓜的情况。


第二天午休的时候,叶修把冰镇西瓜往正在扇扇子的苏沐秋桌上一放,滴下来的冰水洇湿了桌上的草稿纸,大有种这是你的聘礼你被我承包了之感,看得班上其他女生满心艳羡又yy与狗血齐飞。


从书包掏出水果刀的时候叶修觉得自己真是个英雄,水灵灵的西瓜摆在面前,自己的心上人坐在对面,似乎空气里都弥漫了点恋爱的酸臭味,这次第怎一个美字了得。


不过后来发生的事给了叶修血海深仇一般的大教训,千万不能高兴太早。


——他们兴高采烈地切开冰了一天半的西瓜,然后目瞪口呆地发现西瓜没熟。再后来苏沐秋一天没跟叶修说话。


不过H市的雨季似乎就是从那天开始的,几乎每天都要猝不及防地迎面撞上一场大雨,乌云散尽之后就是又高又远的天空,缀着大朵触手可及的白云,金灿灿的阳光从还滴着水的梧桐叶缝隙之间渗进来。



似乎是那时候一件最稀松平常的小事。那年那个没熟透的、瓜瓤惨黄的西瓜,却被苏沐秋忽然记了起来。


他们那时候缺点经验的感情也像没熟透的西瓜似的,虽然放在一车瓜皮油亮的西瓜里看不出端倪,可受不住敲打,就会发出浮躁而喧嚣的吵闹声,肚里锁不住一点秘密。


一如不成熟的他们尝试抹去犯下的天真错误,眼角眉梢全是破绽,却又谁都打死不承认。


苏沐秋半睁开眼,叶修坐在床边被台灯笼罩的轮廓温柔静好,床头的杯子里升腾着热的水蒸气,自己脸颊上被他轻吻过的地方还热辣辣的。自己的头脑也不再是一片混沌,应该被他喂了阿司匹林。


叶修就像是阿司匹林,服下之后舒畅,却会引发绵长而疼痛难熬的副作用。只不过他也是过了很久才意识到。


所以这次苏沐秋没有犹豫地,在叶修起身离开之前,牢牢握住他的手。


苏沐秋:“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码的?”


叶修:“……”



苏沐秋也不是没想过,只是不敢相信自己微博转发抽奖随手填的电话号码竟然会被叶修留到现在。


而他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根据自己的id点开了微博主页,然后发现自己其实正在他们当年相遇的高中当老师。


他还有很多不知道,比如这些年叶修的经历,比如这些年叶修的心路历程,但是他也就在这一时刻下定了决心,他缺席的这一切一切,早晚都要由他去从始至终地了解。



这是叶修第一次下厨房。


他左手拿着菜谱,右手正在往高压锅里一粒一粒地加米,普通的一碗大米稀饭愣是被他当作满汉全席对待。端着印花的瓷碗来到苏沐秋面前,修长的手指按在碗沿上,热气从指缝间透过去。


他小心翼翼地看着靠在床头端着碗一脸感动的苏沐秋。


“我第一次做饭,你……当心一点。”


苏沐秋想,这么多年叶修果然是变了不少,说话的语气竟然有朝一日也能这么温柔。于是他感慨万千,不过在喝了一口之后,这些有点可笑的感动念头就全部烟消云散了。


温热的粥进入口腔,到达味蕾的味孔。与味毛膜上的味觉受体接触产生吸附反应。感受器产生动作电位释放化学递质。产生神经冲动传入大脑皮层的中枢神经系统。


这简直不是人吃的东西。


苏沐秋毫不客气地一口喷了出来,还很没出息地呛到了,整个人在叶修怀里咳得直抖。


叶修只好先收拾满目疮痍的战场,用毛巾清理干净,接着用苏沐秋手机叫了两份外卖。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吃饱喝足窝在屋里的两人先开始插科打诨,然后莫名其妙地靠在了一起。


自己的心跳和对方的心跳交叠在一起形成了复合三角函数,还是彼此都舍不得解开的那种。


叶修呼出来的热气喷在苏沐秋耳廓内侧,弄得苏沐秋腰后痒痒的。


其实叶修更想知道苏沐秋当年为什么要跟他分手。虽然他大致也猜到了,两个人因为不会谈恋爱搞出的一套乌龙,是时候来个新闻发布会澄清一下真相了。


苏沐秋支支吾吾了半天,憋出一句可能是因为什么他妈的那种距离感吧。


叶修挑了挑眉:“距离感?我可以让它变成负的,试试?”


苏沐秋没理他,把下巴抵在叶修锁骨上。


“你是不是觉得我挺不可理喻的?”


叶修偏着头想了一想说还真有点。


“那是因为喜欢你。”


苏沐秋很少看见叶修这样的笑容,他笑起来基本都是痞痞的带点嘲讽,并且一般的段子都不能戳到他谜一样的笑点。


但是现在他笑起来,眼睛里似乎包含了整个世界,定睛一看只映着自己的影子。那一幕接一幕的剧情,又再次在他脑海中重演,几个镜头被翻来覆去重复许多遍,像是书里面夹着书签的一页,总是被翻到,都有了不可磨灭的折痕。


“所以你想好了?”


“一开始就决定的事,哪儿还用想啊。”苏沐秋腹诽,整个人靠近叶修,把雪白的手臂搭在叶修肩上,认真地看了他几秒,像是要把他容貌的细枝末节都牢牢记住。


接着,他用一个覆上去的湿润热切的吻,不容置疑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在他们身后的窗户里,H市的夜幕悄然来临。


==== ====


我们叶苏终于在一起啦!然而这才写到一半,后面还有不少。


到年前修罗期,有几次特别重要的考试,可能会断断续续地写一点,也有可能一直停更到年底QAQ 不过好消息是如果考试顺利的话以后就有大半年空闲时间保持日更。


这篇文写完是打算印个无料小本自己收藏的,不知道有没有GN有兴趣,可以评论一下,视人数情况通贩or场贩吧


还是谢谢大家的支持!超爱你们。

评论(14)
热度(173)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