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修伞】岁月折叠

岁月折叠


1


叶修房间楼口的声控灯坏了。


像他这种夜生活单调乏味的人,向来不愿在晚上出门散个步溜个弯来消遣,而那天赶巧叶修抽完了烟盒里的最后一根烟。


他把手指探进去没摸着,只是蹭到了贴在纸盒里面,沾着烟草粉末皱巴巴的锡纸。


叶修两眼一翻,从裤兜里掏出张二十的,踢掉拖鞋踩进门口那双皮凉鞋出去买烟,开门之后迎接他的是猝不及防的眼前一黑。


他跺了两下脚,回声顺着楼梯之间的缝隙在钢筋混凝土的地面上震动。天昏地暗。


他又清了清嗓子,喊了几声“喂”。地暗天昏。


叶修无奈,只好把钥匙重新插进锁孔里开锁,从抽屉里找了张一百,绕了个弯去五金店买了新的灯泡,顺路也忘不了捎包烟回来。


魏琛方锐他们几个今晚上约着出去吃海鲜大排档去了,没人帮他打下手,半夜三更又不好意思去楼上叫下几个姑娘。叶修从地下室吱呦吱呦扛上来一架铝合金梯子,手电筒夹在脖子旁边拧灯泡,灰扑簌簌地往下掉。


叶修从来没干过这种活,当灯泡腾一下亮起来的时候,灯座的热度烫得他一缩手。


灯泡吃力地闪动了几下,之后用平稳持续的光芒笼罩着他。叶修欣慰地抹了把汗,看了看小腿上被蚊子叮的几个包,心满意足地打算回去继续研究战术。


他用钥匙打开门锁,防盗门在背后砰地关上。习惯性地用手摸玄关灯的开关时,叶修怔住了。


开关他妈的不在右边。


叶修皱着眉,仔细反省自己确确实实没跟着老魏喝了酒,握在微微出汗手心里的毋庸置疑是自己那串钥匙,不会是进错了别人家门。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浸淫网络多年的叶修开始怀疑自己换个灯泡触发了恐怖游戏的剧情,根据小时候看的《魔方大厦》推测自己出了这个门之后就是另一个新世界。


他在黑暗中的另一个方向摸索到了开关,深呼吸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之后,果断地按了下去。


眼前的场景没他想的那么可怕,甚至还有点熟悉。


应该说是再熟悉不过比较好。


叶修现在站在故事最开始的那间又小又挤的出租屋里,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完成操作的,因为前几年这里就已经被城市规划了,按照现在的时间线应该是一个大商场。


那几个旧沙发已经半褪了颜色,门口还凌乱地摆着几双破球鞋。


叶修一瞬间心跳得按不住,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猛地抛过来糊住了他的双眼、喉咙和气管,让他一瞬间不知该做什么,不敢轻举妄动生怕眼前的场景消失,只能愣在原地混乱地呼吸。


他犹豫了一下,重新推开门,并且牢牢地抓住门把手确保它不会在身后关上。


楼道里没有电梯和自己刚刚留下的梯子,积了很多年灰的铁栏杆锈迹斑斑。闪烁不停的灯发出风烛残年昏黄的光,吃力地憋紧了劲儿,灯丝的接口处迸发出几星火光,仿佛随时都会猝死并且炸裂在他的头顶,却仍有几只飞蛾扑上去。


我是怎么到这里的?叶修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刚买的烟,手指还触到了找回来的硬币,凉冰冰的。


他进屋把门带上,听到一个隔着门传来的闷闷的声音。


“叶修哥?”



2


这个梦做得有点真,他想。


苏沐橙穿着小睡裙,趿拉着拖鞋,揉着眼睛从屋里走出来,长长的黑发披在身后,刘海被揉得乱七八糟。


“我哥让我告诉你,他今晚上去交货回来晚点,就不陪你下本了,让你自己玩。”


叶修杵在她对面,手里夹着的烟都忘了点。


苏沐橙看着发愣的叶修一乐:“你咋了?”接着又歪着头补充了一句,“你这身衣服我怎么没见过,看起来老了十岁。”


叶修想告诉她自己真的比这条线的自己老十岁,她猜得一点都不差。


更可怕的是还有她哥这个狠角色,叶修顿悟这大概不是恐怖游戏,是爱情攻略角色扮演。


气氛猝不及防地沉重起来,是在他意识到什么的时候。


“今天几号?”叶修眉毛钉在一起,进屋去寻找日历。


“十一号吧?”苏沐橙想了想,记不清日子算是放暑假初中生的职业病了,“不对,今天十二号。”


我靠。


叶修觉得这板上钉钉铁定是历史的必然,自己就是被派来拯救世界的。


苏沐秋出事就是九年之前的十二号,四舍五入就是今天。


自己兴许无意中拯救了世界,得到了魔法世界时间转换器的RMB玩家待遇。虽然不知道后果怎样,但现在眼前确实有一次扭转自己前半辈子最后悔一件事的机会,在这一点上,叶修必须当一个机会主义者。


还剩下十五分钟。


叶修这种平时上个楼梯都要葛优瘫的死宅,这次惊奇地发现自己冲出家门跑了三条街还大气不喘,于是抬起手捏了捏自己的脸,柔嫩细滑,还真是十八岁时候的脸。


以这种方式重返十八岁,值得不行,这把是血赚了。


叶修看表,倒计时十分钟。心跳得挺快,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劲,好像血液都往上脑袋涌,嗡嗡乱叫的。


前面建行右拐,还剩八分钟。


过一个红绿灯路口,不幸地遭遇了红灯,叶修死盯着头顶上的红色小人,看到灯闪的一瞬间冲一个一百米,用时十六秒。还剩六分钟。


渐渐地能看到那个网吧牌子上花花绿绿的霓虹灯,还剩五分钟。


奔跑的叶修觉得此时此刻就差一个燃向的BGM了。自己好像在这十分钟里活明白了很多,包括自己为什么离家出走,包括为什么不多不少刚好遇上苏沐秋,包括自己后来为嘉世为兴欣付出过的努力,包括自己为什么始终不愿意离开H市半步。


或多或少都有那个人的原因在里面。


应该是自己始终都在盼着这一天,无论被刻画成什么样的英雄,阴差阳错地发生之后,叶修比自己想象中平静很多,仅仅是坚定地奔赴那个方向。


一定要赶上。


还剩三分钟的时候,叶修看到了前面靠着隔离栏玩手机的苏沐秋。那人自入伏以来就闷在家里吃泡面吹空调,皮肤比别人白上一截,头发两个月没剪,软软的刘海被他撩到一边,松松垮垮的T恤挂在他身上,能看出完美的腰线和锁骨。


尽管已经预料到了,叶修依然没控制住自己。


“叶修?”


低着头的苏沐秋感觉到快把自己扫射一通的目光,他抬起头张望,发现叶修就在自己眼前,并且用一种无比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


空气突然安静。


苏沐秋尴尬地笑了笑:“我就是出来交个工,沐橙没告诉你?”接着又戏谑地挑起眉梢,手指搭在下巴上看他。


“还是我今晚上没陪你,你想我了来找我啊?”


话还没说完,苏沐秋就被猛地被叶修抱进怀里。叶修两条胳膊紧紧箍在他肩膀周围,苏沐秋感觉自己即将呼吸不畅。他挣了挣,叶修纹丝不动。


“你干吗?”苏沐秋吃惊,“我还有十分钟交货,别坏我好事,乖,放开我哈。”


说完这话苏沐秋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子,因为叶修居然他妈的亲上来了。


晚上十点钟的街道几乎没有行人,只有不时经过的几辆车,留下长长的灯光轨迹。暗黄的路灯在他们头顶绽放,向上是包裹整个城市三十六度的热风,然后是安详的夜幕和宁静的星空。


红色站立不动和绿色行走的小人交替变换,苏沐秋被吻得窒息,脸颊泛上一层隐秘的绯红,轻轻向后退了退。


叶修放开他,看着树叶的阴影投在他的脸上。


三分钟过去了,一切都很平静,叶修觉得他现在比拿了十连冠还高兴。


苏沐秋擦了擦嘴角,扭过头不去看叶修:“你干嘛这是?”


“喜欢你呗。”叶修坦荡荡。


苏沐秋一惊,亮闪闪眸子里的水光一跳。


“原来你还真喜欢我啊……”他局促地玩着手里那张有点湿润的账号卡,“其实吧,我本来想签合同那天跟你表白来着,被你抢先了。”


叶修那一瞬间连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不夸张。



3


签约嘉世那天叶修梳头都用了点发胶,占在镜子前面半天不走,一边臭美一边感叹年轻真好。


苏沐秋顶着一头爆炸乱毛在后面揶揄:“搞这么隆重您这是要结婚去吗?”


叶修就看着镜子反向去够苏沐秋的手:“不然呢?今天可是我们俩的大日子。”


苏沐秋给他一个白眼,趁机把他从洗手池之前挤开,然后自己也很没出息地喷了点发胶。


于是陶轩看着面前西装革履发型帅气的两位青年,强忍住没笑出声来。


“我们只是签个协议,还不拍广告。”陶轩哭笑不得地从文件夹里抽出两沓A4纸,“当然,你们俩这么帅,将来肯定会拍很多,哈哈,未来很美好的!”


苏沐秋微笑着点头,叶修对着合同愣神。


两个人的笔迹是不太一样的,叶修写的字跟他手的美貌程度成标准的反比,苏沐秋写字却跟他一样秀气,赏心悦目。


签完之后几个人又开始构思美好未来,陶轩说你们俩这个阵容肯定能把其他的战队搞破产,每年花式拿冠军。苏沐秋摇头说那岂不是跟国乒一样冠军拿到手软到时候没人看了。陶轩反驳说看脸都能看很多年,我们的目的就是让联盟倒闭。苏沐秋说那我们吃什么……?


叶修在旁边玩竞技场,听到他们都计划好租哪个小区的宿舍了,万般无奈。


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这么多年比赛似乎白打了,有效成绩全部清零,又回到最初的起点,顿时感到一阵疲惫。算是美好生活里的一点点不足,放在有苏沐秋的时间线里,大概只有汪洋大海里的一滴水那么多。


晚上跟陶轩出去吃过火锅,又换着职业恣意切磋了几把,回到家的时候苏沐橙都睡半天了。


洗完澡的苏沐秋用毛巾擦着滴水的发梢,看到平日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叶大少爷已经烧好了水开好了空调,不由得有点诧异。


叶修这几天似乎突然恢复了良知,自己出门非要跟着,从前自己测试银武经常会用他材料和装备,结果这次葛朗台叶修全盘答应,还打了几个小时BOSS爆出了求之不得的稀有材料。


甚至连吃完饭都不再一抹嘴就扎根在电脑前,开始跟他抢着刷碗了。苏沐秋开始怀疑这就是传说中深藏不露的男友力。


“你今天为什么不怎么跟陶哥说话,不开心啊?”


叶修笑着说:“因为你们天马行空的计划都实现不了呗,我要是说出来多扫兴是吧。”


苏沐秋从床上跳起来:“你怎么知道实现不了,还有比我更强的吗除了你?”


叶修想了想说:“比你强的没怎么见过,但是跟你差不多的其实还是有不少。”


“比如说?”


“比如说啊,”叶修枕着手臂躺在床上,“我认识一个叫一枪穿云的神枪手,也挺厉害。”


苏沐秋满腹疑团,他自认为对叶修了解得彻彻底底,大漠孤烟气冲云水他都交过手,但这个人听都没听说过,更何况还是相同职业,自然有点泛酸。


“他现在在哪,我不赢他就不自称国服第一神枪……”


叶修心想,周泽楷这时候不知道小学毕业没有,他自然有义务拦着自家男朋友去血虐一个小学生。


“别闹,虽然他现在比你差远了,不过你再不努力啊,就很快会被一群人赶上的。”


“走,竞技场。立刻马上。”



4


H市的夏天是一个燃烧的季节。


从玻璃窗向外看的蓝天白云碧草阳光,出门之后就变成了灼人的爆炸浪,逼得人缩回几重门后,打开空调怀抱西瓜打游戏度过余生。


矛盾就出在这里,苏沐秋他们家只有一台配置能玩荣耀的电脑。为了抢电脑六亲不认的剧情每天都在上演。


苏沐秋左手捏着冰糕棍,右腿把叶修往床上踹。


“我比你大半岁,应该我先玩。”苏沐秋义正词严。


呵呵,其实我比你大快十岁呢。


叶修还是表现出了极好的素质:“你先玩你先玩,玩够了叫我。”说完就一眨不眨地盯着已经刷了卡的苏沐秋。从前没觉得他这么好看过,现在怎么看怎么顺眼——不能用情人眼里出西施,苏沐秋本来长得就帅气,只不过现在帅得美颜盛世倾国倾城。


“我在怀疑,”苏沐秋飞快地移动着鼠标,接着是漂亮的几记射击,“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叶修,我听说还有个双胞胎弟弟来着?”


叶修故意激他:“不是。”


苏沐秋一点也不意外,眼神分毫没有离开屏幕:“你好叶秋很高兴见到你,你也玩战法吗?”


叶修笑着凑过去:“来一局试试?”


“你太天真了,我是不会这么快就放弃电脑主权的。”苏沐秋反向躲开叶修的怀抱,同时也操纵秋木苏巧妙地躲开了一个大招。


“你猜对了,我是穿越过来的,其实我是十年之后的叶修。”


“挺好。哎你这个剑客还有这种操作?”


“你不信?”


“信信信,怎么不信,以前那个叶修没你这么有良心。”苏沐秋盘腿坐在椅子上,“你往边上点,别挡我视线。”


“你不想知道十年之后你啥样?”


“不想,知道多没劲啊,那还有什么意思?”苏沐秋解决完所有对手,放松地向后靠在椅背上,“有你,还有沐橙,现在不就挺好,未来充满无限希望啊。反正总有一天能到,那就慢慢等呗。”


叶修这才觉得,其实什么都不说,就这样从头再来一次,打完支线剧情通关才是最佳选择。



5


没想到苏沐秋玩尽兴的时候天都黑了,窗外漆黑一片,桌上的显示器仿佛成了世界上的唯一光源。


叶修本想躺在床上小憩一会儿,结果直接给饿醒了。


“今天真是人生圆满,”苏沐秋关了显示器站起来活动身子,“给沐雨橙风的银武差不多全弄好了。行了,你可以去过过瘾了。”


“我不想玩了,我想吃饭。”叶修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今晚上出去吃?”


出门之后,迎接他们的是一片沉默的黑暗。


无论是跺脚拍手还是干脆中二地喊出“要有光”,都没能触发声控灯的开关。


“估计是坏了。”苏沐秋无奈,“吃完饭回来修吧。”


他们家没有梯子,就从屋里搬出来一个木头板凳,叶修在下面打手电,苏沐秋小心翼翼地吹了吹灯泡上面的尘埃,在手电筒的光照下变成了闪闪发亮的细小颗粒。


苏沐秋不愧是家政能手,比起叶修前几天差点以触电收尾的换灯泡过程,苏沐秋检查了一下灯泡,立马经验丰富地断定是灯丝烧断了,三下五除二拧下来,又轻车熟路地装上新的。


“老叶,你给我拿块抹布出来,这上边太脏了我擦擦。”苏沐秋拍了拍手上和衣服上的土,给叶修下达了命令。


“成。”


于是叶修什么都没想,就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关上门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但已经太迟了。


厚重防盗门关上的余音还绕在他的耳边,摸到玄关右手边的开关时手有点抖。上林苑的宽敞的房间重新回到了他的眼前,连他走之前电脑开着的界面都没有变。


打开门之后,那架铝合金梯子还好好地放在外面。


叶修感觉心里一下子空得像是凌晨两点半的天安门广场和长安街,像是太平洋上踽踽独行的小船,像是夜空中与最近的天体隔了几万光年的星球。


这回还是没能当成救世英雄,还没过够瘾就被限玩两小时,可想而知。


叶修这才想起来,回去这几天自己破天荒地一根烟也没抽,他掏了掏口袋,发现烟盒好像落在那边了。这有点滑稽,因为他不知道怎么才能再触发一次结界,或许换一次灯泡?


叶修大半夜把坏灯泡换回去又换回来折腾好几次,最后还是得出结论,自己可能还得出去再买包烟。


多半是这个灯泡不知怎么着跟什么平行世界联系起来了,或者像是《彗星来的那一夜》那样发生了时空折叠,叶修推测,我好歹救了平行世界里的苏沐秋,算是做了一件行善积德的大好事。


但与此同时还出现了很多谜团,比如自己就这么穿回去了,那么从前那个叶修就代替了自己的位置吗?一想到那边的自己可能正为自己为什么拿着抹布一脸茫然,还是挺有趣的。


可能他们现在过得还不错,按照一般剧情,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还能拿好几个冠军和最佳搭档。更何况不多久之前自己还给那边的自己助攻拿下了一个小男朋友。


叶修想了想,说实话还真挺羡慕那边的自己,不像现在,又白白憧憬了一把,转眼都成了过眼云烟,什么痕迹也没给他留下,就跟什么都从来没发生一样。


稳赚还是说早了,至少重新看了几眼苏沐秋,他还挺好的,那就不赔。


至少也明白了,自己无论过多少年,玩的是战法还是散人,是当嘉世的队长还是兴欣的队长,他都依然一如当初地喜欢苏沐秋。



6


第二天早上很是嘈杂,叶修朦朦胧胧听见陈果和苏沐橙的声音,还有一阵脚步以及高跟鞋踏在楼梯上的空洞声响。


他彻底醒过来是方锐那一句“我也不知道昨天谁蛋疼到把梯子放楼道里,我绊了一跤摔得可惨了。”


叶修垂死病中惊坐起,洗漱完下楼,发现兴欣的人前所未有的全,根本不像是个夏休期应有的样子。


而且苏沐橙、唐柔和陈果显然还是打扮过了,叶修能看出陈果应该是昨天刚去烫了头。


“今天没比赛吧?”他悄悄问魏琛,“怎么这么大排场?”


魏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没睡醒啊?你不是已经叨叨好几天了?”


叶修一头雾水:“我有吗?”


“我怀疑你不是真的叶修。”方锐正在对着小镜子喷发胶,“你不会是那个都市传说中的叶秋吧?”


叶修正无语,陈果已经走了过来:“你们怎么还在这聊天,赶紧收拾东西,人家就快来了。”


这下叶修算是明白了点,问了问身后的唐柔:“转会?”


唐柔点了点头。


虽然断片还没连起来,叶修清了清嗓子:“好的老板我们这就去萧山机场。”


一群人天外来客般地看着他。


“那就……去东站?”


陈果看了看手机,打断他:“公交车大概二十分钟之后到,沐橙跟我去车站接一下,其他人就在门口等着吧。”


苏沐橙跟着陈果出去之前回头疑惑地看了叶修一眼,欲言又止。魏琛看了看杵在原地的“123木头人”玩家:“你不去?”


叶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老板刚刚没让我去啊。”


而方锐看上去像是受了某种惊吓:“分手了?不能吧前几天你们不还撒狗粮来着?”


叶修觉得他可能在穿越的时候顺便缺席了这边的剧情,不然他怎么感觉他们拿到的根本不是一个剧本。


“算了,你没救了老叶。”


“……到底谁转会啊?”


“虽然不知道你的真实目的,但请你继续装下去,你看起来演得很真实。”


“可我是真的不知道。”


“你男朋友!”魏琛吼道。


所以现在唯一合理的解释是,叶修成功地拯救了世界,现在每个平行世界里都有了他。


叶修抬起头,刚好看到脱下了嘉世队服外套的苏沐秋微笑着在众人的掌声里慢慢走进来,七月份的热风吹起了他细碎的头发。


而全场唯一没有鼓掌的,是正在跟他对视的叶修。


END


等了好久的更新,对不住姑娘们qwq

这次是一个五百年之前就听说过的故事,感觉写得不是特别好,还是希望能被接受吧~


评论(33)
热度(470)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