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修伞/喻黄】同学少年多不贱(9)




还有两站到家的时候,苏沐秋兜里的手机开始振动。


恰赶上晚高峰,公交车在塞满汽车的路上走走停停,他把勒得手疼的包搁在脚边,腾出手来掏手机。


那号码他没见过,苏沐秋揣摩着又是广告,点开一看之后心情复杂。


“上次跟你说的事考虑好了?我是叶修。”


苏沐秋觉得叶修的下限愈发堪比马里亚纳海沟。


时隔七年第一次见面就约出去吃饭,地方还是从前约会的咖啡馆,一言不合就强吻,简单粗暴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地地道道的叶修风格。


那时候苏沐秋被他搞得心猿意马,心里头装了一面小鼓,乱七八糟一顿擂。


“我还是再考虑一下吧。”他搅着白瓷杯里的咖啡实话实说。


叶修脸上倒是也没浮现出失望或者诧异的神情,用像是在说“今天晚上吃什么”的语气坦然回应他:“当然可以,你考虑多久?”


这下苏沐秋彻底没办法搪塞。叶修向来耿直,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虽然有些大实话甚不如他意,但事实的确如此,他也不能把叶修怎么样。


苏沐秋一咬牙一闭眼,伸了三根手指头。


苏沐秋当然也没忘今天就是他的大限,原本还抱着一丝叶修被稿缠身把这件事抛之脑后的期望,然而事实证明,叶修对下半辈子幸福的渴望程度远远超过交几份稿子。


 

苏沐秋当然还是喜欢叶修的,连想都不用想。


自从在图书馆遇到叶修那一天起,苏沐秋十五年间从未被怀疑过的性取向终于动摇了。像是他某天无意中翻到嗤之以鼻的言情小说中所写的那样,什么什么“在这个年纪喜欢上你,不因为你有房有车,而是因为那天天气很好,你穿了一件我喜欢的白衬衫。”


彼时叶修确实穿了干干净净的白衬衫,头顶的阳光瀑布般倾泻而下,那双好看得窒息的手翻动书页,抬头与自己说话的时候,清澈的瞳孔里放映着自己的脸。


不过倒也没什么可稀奇的,白衬衫是他们R中的校服,热辣辣的太阳晒得两人背后直冒汗,那本旧书也连皮带里都破破烂烂的。


但是这样稀松平常的景象就在苏沐秋的记忆里越描越美,宛如一幅用铅笔大致画出草图,用黑色细头水笔勾了轮廓线条,用彩铅细腻地上了色,最后用水彩渲染了背景的静物肖像,是他整部青春片里明快晴朗的一帧分镜。


有叶修在的地方,他走过的每一条长廊,都从斑驳脱落的石灰墙面里生出了葳蕤的藤蔓,他写过的笔画都跃出纸面变成二分四分八分音符,拼凑成五线谱上的一首钢琴奏鸣曲。


叶修就是这样,总能化腐朽为神奇。


 

就算是两个人分开之后,苏沐秋也从来没有真正放下过。


一开始还欢欣雀跃觉得没了叶修那死家伙终于可以清静了,一面又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偷偷地在手机里添加了B市的天气预报。


一面为了断绝念想卸干净了从前一起玩过的所有游戏,清空了全部QQ聊天记录,第二天又气呼呼地尝试各种方法找回密码恢复文件。


一起看的电影的票根还留着,光面纸上面的油墨已经挥发得只剩浅灰色的痕迹,小心地夹在叶修送他的纪伯伦诗集里。


高中时的课本试卷作业早都喂给了垃圾桶,印着他俩作文的范文小本子和校报、登着叶修获奖大作的杂志都被他留到现在,收在床底的箱子里。苏沐秋也不清理,也不拿出来看,就让它们占着房间的一隅积灰,也占领着他回忆的角落。


宛如被关在城堡顶楼铁笼里的洪水猛兽。


平常忙碌的时候,苏沐秋似乎早就把这档子风花雪月的前尘往事抛之脑后,一门心思地专注于当下的事情。然而偶尔闲暇时,一首熟悉的歌,一句曾经被用来调侃的话,都能让往事顺着抛下的绳索自行爬上来,不痛不痒地撩拨着猛兽的胡须。


就这样断断续续地喜欢了叶修七年。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苏沐秋的目标成为了追逐叶修的步伐。渴望与他并肩同行的希冀始终闪耀在他心底,变成他投向叶修目光中的欣赏和理解流淌出来。


想要让叶修的名字出现在未来每一天的日记中,成为和他一样出色的人,与他携手走得更高更远,这样的梦想一直萌发在他一分一秒的生活里。


最后也还是事与愿违地,还没能等到亲手写完他们铺展开的宏伟蓝图,就带着几分不甘与遗憾,提前交上了答卷,退出了叶修的未来。


当叶修众望所归捧起总冠军的奖杯时,苏沐秋所遗憾的并不是他错过了原本可以与自己分享的那份荣膺,而是他没能目睹叶修那些值得纪念的时刻,也没能在跟上叶修披荆斩棘,一路前行的背影。


所以当西装革履的叶修叼着烟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一刻,就像往波澜不惊的水面投了一颗石子——准确说该是一块巨石——漾起层层叠叠的水花,让往日的画面起了皱纹,活色生香地浮现在他眼前。


囚禁的困兽也同时挣开了牢笼,撕咬着苏沐秋余下的理智,让他与叶修见面的时候,心里像是开出了一片茂密的郁金香,甜得将要溢出蜜糖来。

 


苏沐秋将那条短信点开无数次,打上几句话,想了想之后又删掉了。


他将摸上去发烫的手机放回兜里,过不了多久又忍不住拿出来,打上“我想跟你在一起”,但是手指怎么也点不下发送键,硬着头皮快要碰到的时候,又触电般缩回手。


老实说苏沐秋不算太理性的人,很多时候也都是依靠自己的喜好和感觉随心所欲,几乎没有什么能留着过夜的烦恼,但对于叶修,他必须要踌躇。


当年满腔的少年心气,如今在经历了七年的成长蜕变之后,作为成年人也能够想明白很多。


相比之下与叶修真正在一起的日子堪堪算个零头,在更为冗长的时间里,苏沐秋都品茶一般回味与怀念,并且不断勉励自己。就算爽朗乐观如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他和叶修真的会从头再来,并且比上一次走得更长、更好。


何况叶修的家世与身份还决定着他要承受更多他无法想象的压力。


苏沐秋感觉肠子都要打结了。


他最终还是在下车前的三十秒,重新编辑信息,点下了发送。



同样叶修这边也没轻松到哪去。


等苏沐秋的短信的确是一种煎熬,虽然表面上云淡风轻,实际上是间歇性的焦躁。每次听到短信提示音,解开锁屏发现是10086的时候,叶修在感到失落的同时,又相矛盾地松了一口气。


叶修向来信心满满,对要做的所有事都抱着百分百的胜率,也包括追苏沐秋这件事。


开学没多久注意到这个清爽的男孩子,他沉浸在书中时,叶修都会倚着隔了一排的书架看书,也趁机从书脊高低错落的缝隙中看他。


后来觉得时机差不多,叶修特地洗干净头发衬衫,从借阅名单里挑了苏沐秋刚看完的一本书,坐在了他常坐的位置上。


不过现在他反倒没底气了,就靠在落地窗前的皮椅上,闭着眼转圈儿。


 

起初叶修也没料到他会喜欢苏沐秋这么久的。


他这人现实得不行,对小女生那种不切实际的结婚幻想总是暗地里鄙夷嘲讽,然而对于苏沐秋,他却真的动过天长地久的念头。


甚至在他在B大读书的时候,还偷偷省下硬座火车的车票钱,找借口请了三天假,坐了将近一天火车腰酸背疼地回H市找苏沐秋。他在苏沐秋学校的校园里转来转去,打听到了他寝室,犹豫了很久还是没上去敲门。


这事儿苏沐秋也不知道,后来那个被问路的同学告诉苏沐秋有一个挺帅的哥们找他,苏沐秋一颤,不过也没再往叶修那边想。


毕业之后叶修果断选择回H市工作,逆着人群走在大街上,依然没有寻觅到故人面孔。


说遇见也简单,只不过下楼抽支烟的工夫,他朝思暮想的美人儿又好端端地站在他面前。


迷失的人就迷失了,相遇的人会再相遇。



苏沐秋越是这么抻着,叶修就越心虚。


叶修觉得从苏沐秋的眼神动作还是能看出些许端倪的,可人家就是把尾巴掖得不露痕迹,到后来叶修也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尤其是刚刚看到苏沐秋和那个穿校服的男生亲密地走出校门的时候,叶修克制不住地一阵阵往上冒邪火。他暗中观察他们有说有笑地上了公交车,掂量了一下还是没有开车追过去,在车门口抽了两根烟之后,启动车子向反方向的自己家开。


一路心不在焉,忘记打转向,还差点闯了个红灯。


晚上叶修吃荷包蛋煮面,他刚把蛋夹起来,手机就在桌上猛地振动。


苏沐秋的短信。叶修屏住呼吸点开。    


“我考虑好了,明天下午放学点来学校找我。”


评论(14)
热度(204)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