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修伞/喻黄】同学少年多不贱(7)


黄少天从摆了一排花花绿绿教辅资料的书立后面探出脑袋。


黄少天咬牙切齿。


黄少天又默默低下头。


五分钟之前,自己班长喻文州彬彬有礼地敲开办公室的门,坐在对面的苏老师立即报以一个迷倒众生的灿烂微笑并把他招呼过来,还把盛满了刚洗过的水灵灵大樱桃的玻璃盘子推到他那边。


苏沐秋老师今天穿了一件浅褐色薄线衣,套在细灰格子衬衫外面,领口松松地敞开两粒纽扣,衣领遮掩之间隐约可以看到分明的锁骨。柔软的深棕色刘海被随意拨向一边,发旋处有几撮头发不听话地微微翘起,整个人看上去就像窗外的阳光一般温暖。


而站在一旁的喻文州显得白净温润,抿起的薄唇没有湮没他嘴角时常扬上去的笑意。额前脑后的头发无一不被梳得一丝不苟,和自己身上同样的校服衬衫干干净净,没有半点污渍褶皱,所有的纽扣都原原本本地扣好,一种优等生的气质由内而外显露出来。


黄少天是被林敬言逮来补数学作业的。他的2B铅笔被紧握在手中,攥得他指节都泛白了。


在旁边坐着的林敬言看他半天也没憋出一个字,便轻轻拍了拍黄少天后脑勺:“想什么呢,快写。”


喻文州起初没看见隐匿在一堆教辅资料后面的黄少天,听到这句话之后下意识地向他这边看了一眼,正好对上面红耳赤的黄少天的目光。喻文州怔了一下,礼节性地向他点了点头。


黄少天赶紧埋头画三角函数图像。


喻文州来找苏沐秋是为了修改他要去参加荣耀杯作文大赛校选的作文。他熟练地从口袋里掏出U盘,插进接口打开自己的作文。苏沐秋与他调换了一下位置,让喻文州坐在椅子上操作电脑,自己站在他身后。


于是黄少天再一次抬头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这样一幅景象。


喻文州坐在电脑前,回头凝视着苏沐秋,等待着他的点评。苏沐秋站在椅子后面,一只手撑在喻文州身侧,一只手滚动着鼠标滚轮,削瘦的下巴抵在喻文州脑袋上方,看起来像是把喻文州圈在怀里一样。


黄少天不自觉地喀嚓一声折断了手中的铅笔头。


拿着转笔刀削铅笔的时候,他还感觉喉咙里堵着什么酸溜溜的。


不会吧。他暗中不妙。



黄少天与他班长的恩怨,似乎从高一开学的那天就注定了。


军训第一天吃午饭的时候,汗流浃背的黄少天拎着空碗挤进人群中,打算打一碗绿豆汤解暑。


不锈钢桶前面围了水泄不通的一圈人,黄少天扭着屁股费力挤进去,舀了满满一碗,暗红色的,碗底还有晃动的绿豆皮。


那碗也是不锈钢的,黄少天为了盛绿豆从桶底舀上来,烫得他只用四根指头夹着碗沿,再拼命从人山人海中挤出去。


他一侧身,绿豆汤的液面就在碗里摇摆。他一边喊着“同学麻烦让一下”一边躲闪,却被冷不丁撞了一下,接着滚烫的绿豆汤就没过了他的指尖。


下一秒,黄少天一个手滑,连碗带汤一起甩了出去,不偏不倚浇在面前那个端着碗的人裤子上,位置还相当奇妙。


黄少天话也说不利索,低着头连珠炮一般滔滔不绝,对不起万分抱歉对不住我错了完美衔接,让被泼了一身绿豆汤的人无话可说,连插话说句没关系的机会都没有。


终于说累了的黄少天抬头一看,此时此刻站在他面前神情复杂的不是别人,正是开学典礼上就被他默默吐槽假正经的喻文州。


不过靠近了看,喻文州长得还算俊朗。



高二那年艺术节开幕式的压轴大戏是戏剧社排的《亚瑟王之死》,作为戏剧社的老戏骨,黄少天一早就盯上了这样一个表现自己的大好机会。


戏剧社社长肖时钦推了推反着光的眼镜,不是很情愿地答应了黄少天参演的请求,因为黄少天总是不可避免地给自己加戏,让观众觉得他像是在做扩展语句的练习。


最后肖时钦也没拗过黄少天的软磨硬泡,把兰斯洛特的角儿分给了他,好歹也是个男二号。


试镜过了,剧本也快背完了,全员集合到舞蹈房排练的时候,黄少天看到演员阵容是彻底傻了眼。


白马王子高文——高一年级那个据说出去买泡面都观者如堵的周泽楷,他惜字如金的特点与自己构成了饱和度过高的鲜明对比。


莫德雷德——高三的那个长得有点不对称美的王杰希,明明扮演亚瑟王的私(和谐社会从我做起)生子,每次和他对戏却都有一种被父亲训话的即视感。


自己的“儿子”加拉哈德——与自己同班却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天才少年卢瀚文。


亚瑟王——喻文州。


黄少天快要窒息了。


不是冤家不聚头,他盯着手里的泡沫佩剑心想。



毕竟只是个十分钟的话剧,剧情被肖时钦改得天翻地覆,连黄少天一开始期待的爱情戏都被删得一干二净,理由是冯校长不通过,再加上女演员是剧社财富稀有资源,不是那么好找的。


剧组就变成了一群老少爷们的天下,排练的时候小打小闹,排完之后大打大闹。


有时候吵吵嚷嚷的声音能把对面办公室的老师吵来,肖时钦只好硬着头皮陪笑着上去圆场,老师走后又照闹不误。


黄少天领了便当,坐在木地板上拧开一瓶矿泉水,不动声色地看着被王杰希刺(和谐社会从我做起)杀的喻文州。


喻文州从地上爬起来,笑着用手腕擦掉了鼻尖渗出的汗珠。


他觉得自己最近不太对劲,好像盯着他发呆的次数是多了点。


====================

打个修伞tag 净化空气

评论(6)
热度(169)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