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逝余痕

【修伞】预测

2017年上海卷高考作文

 

预测

 


叶修发现自己做的梦好像可以预测未来。

 


醒的时候看见苏沐秋端着吃到半碗的红烧牛肉面趴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看比赛直播。


看到他翻身坐起来,苏沐秋面无表情地对着屏幕说:“醒啦?饿的话自己去泡面。”


叶修迷迷糊糊地接了一句:“你别看了,我刚刚梦见皇马二比一胜拜仁,然后你气得直跳。”


“放屁。”苏沐秋不屑一顾,“我大拜仁必不可能输,你确定没把比分记反了?”


“我连你看完之后骂的什么都记得,你爱信不信。”叶修在从床单上爬下来挪向厨房的路上瞥了一眼屏幕,场上比分是一比一。


叶修去厨房挑了一会儿,从一排花花绿绿的面桶里挑了那盒蓝色的海鲜面。暖瓶里的开水只剩下个底,叶修就顺手捞过水壶来烧水。


“叶修?”苏沐秋的喊声从隔壁闷闷地传来,“那你记得你梦见皇马是谁进的球吗?”


“什么?”烧水壶的隆隆轰鸣盖过了苏沐秋的声音,叶修冲出厨房,向苏沐秋卧室走了几步。


“我问你谁进的球!”


叶修立即转身回去:“我哪知道,我做的梦一帧一帧跟ppt似的。”


苏沐秋嘴角扬起得意的微笑,手枕在脑后倚在椅子上看得很享受,“叶修啊叶修,封建迷信可要不得。我们生在春风里,长在红旗下,要把唯物主义当作是唯一的信仰……”


叶修无言以对,抄起还嘶嘶作响的水壶就往泡面盒子里浇。心想早知道就别让他看什么热播的反腐倡廉电视剧了,上纲上线又红又专的话说得一套一套的。


“卧槽!”


身后传来的一声惨叫让叶修差点把滚烫的开水一股脑地全灌手上。


“叶修你快过来看!”


叶修火力全开赶往案发现场,手里还端着烫手的泡面,他一边大步走一边吹着气。


苏沐秋直勾勾地盯着显示器,屏幕上是进球回放。解说员的吼叫震得音响嗡嗡直叫。叶修远看过去,只能看到红的白的色块在绿色背景上移动。


“妈蛋了,真是二比一。”苏沐秋瘫在椅背上。


叶修佯装淡定,心里其实忐忑。


“巧了,我刚梦见你骂的就是这句。”


 

叶修心想,看了不少科幻,也终于轮到自己拥有超能力了。


他笃定这绝对不是偶然,因为他还记得一两年前自己还在B市上初中的时候,也发生过类似这种事儿。


叶修学习成绩一般,不算是令人头疼的那种,但也在中下游晃荡。他在无数次大考小考中,就进过一次班里前二十名,那是在初三上学期的期末考试。


那年他们那个小白脸语文老师考前圈了三篇重点文言文,预测期末考试有99.99%的可能考这三大篇。


结果叶修考试前一天晚上鬼使神差地梦见语文试卷上端端正正印着课外那篇被老师打入冷宫的自读文言文,第二天考试前吃早饭的时候他破天荒地拿着课本复习。


开考之前卷子传到叶修桌上的时候他瞄了一眼,正好看到那篇课文原封不动地印在试卷上。


偶然中的必然,他想。

 


后来也没再做过预知试卷的梦,甚至也没再回到原来的学校里,一路飘飘摇摇流亡到这里来,倒像是个被小孩子敬佩、被中年人唾弃的孤胆英雄。他也不可避免地把这个世界想得太简单,犯了唯心主义的错误。


不过好在他遇上了好人。


一开始住进来的时候苏沐秋对待他和沐橙还有差距,叶修曾一度怀疑这一切都是苏包工头设计好的剧情,他用一顿咸菜白米饭加上三个小时网费就收买了自己这个廉价劳动力,从此苏家无论是采购员、保安、代练还是沙袋都一应俱全。


不过后来故事没有向杨白劳那个方向发展,苏沐秋渐渐对他好多了,于是叶修闲下来看着他的时候也多了。


苏沐秋坐在对着窗台的桌子前玩游戏,叶修就侧着头看他。苏沐秋白皙的皮肤上有一层细密的绒毛,空气中漂浮的尘埃就慢悠悠地悬着落下来。


他眼里那个苏沐秋,眼底是闪着光的,对于自己所热爱的东西,总是全身上下充满了力量。叶修逆着光看,更像是他整个人都是发光的。


苏沐秋被他看得不好意思,就向着反方向偏过头去,用一只手遮着脸,指缝里透出的绯红色还是清晰可辨。


都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有意的。


 

其实叶修没有很长远的计划,也不像苏沐秋那样迫于生计,在自己擅长的领域翻箱倒柜地寻觅一切挣钱的机会。


他也就是打打竞技场,有时候抢个BOSS,再有时候帮苏沐秋搞点稀有材料,不折不扣一个胸无大志混吃等死的网瘾少年。


甚至没想过以后会是怎么样,没预料到这样的生活还能过多久,同行的人还能跟他携手并肩地一起走多久。


苏沐秋乐观,他也乐观。至少现在还挺好呗。他把手枕在脑后,又不自觉地盯着苏沐秋去了。


 

那天晚上叶修梦见自己赢了什么比赛。


他看见自己穿了一件大红色的外套,让他联想到了初中时候强制要穿的天朝运动服。


他手里被塞了个奖杯,特别大那种,一只手拿不住,还得要另一只帮忙托着。


还有漫天飞舞的金色纸屑和一停不停的闪光灯,快把他的眼亮瞎了。


梦里他好像还是睡眼朦胧的。垂下的眼睑渐渐模糊了身后欢呼鼓掌的人群,几台并排对着他的摄像机和一束束递上来的鲜花。


他看了一圈,周围都是不认识的人,一张张陌生的笑脸。


 

醒之前叶修只记得有人喊他队长。


叶修觉得好笑,自己在梦里还光荣地加入了少先队不成。


大概是这梦太长,他睁开眼之后雪白的阳光刺激得他重新闭上,向旁边一滚,就被裹进身旁人已经空下来的被子里。


苏沐秋早起赶任务,听到身后的动静之后回头看着叶修。


于是叶修再一次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电脑前还穿着灰色跨栏背心的苏沐秋,因为转身而分外突出的秀气肩胛骨以及修长的脖颈。


枕巾上还全都是苏沐秋的洗发水味。叶修心里好像也只剩下足够苏沐秋容身的一道缝隙,他把缺口的轮廓一处不剩地完美填补起来。


一时两个人都忘了该说些什么,叶修觉得自己有些口干舌燥,头重脚轻地从床上爬起来去厨房拾取今天份的泡面。


苏沐秋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我给你买了煎饼果子和豆浆,你这个点才醒,估计早都凉透了。”


 

叶修倚着窗台啃刚才扔进大锅里热过的煎饼果子。


锅盖上凝结的水滴在煎饼果子刷了甜面酱和鸡蛋清的面皮上,变得有些软。叶修一边吃一边看着苏沐秋打游戏。


“昨晚上我梦见我当队长了。”


“什么队?游击队还是自杀小分队?”苏沐秋嗤笑。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我赢了一场什么比赛,那奖杯沉的,你都拿不动。”


“那我当了什么?”苏沐秋在阳光里偏过头来。


叶修回忆了一下,“似乎没看见你啊。”


苏沐秋摇头叹息,“有难都与我同当,有福可没见你和我同享啊。”


 

后来叶修的梦又开始天马行空,再也没做过预测未来的梦。


那个小小的超能力,随着年少时期的懵懂无知一起游荡到了很远的地方。


不过这样也好。


譬如叶修昨晚上破天荒梦到苏沐秋了,还梦见亲了他。叶修不敢开口与其他人分享,自顾自地乐了一天。


苏沐秋的胳膊缠在他的脖子上,两片薄唇慢慢地凑过来。


叶修还能想起那柔软的触感和甜到心里的滋味。


然后苏沐秋红着脸低头说了什么,但叶修记不清了。

 


End


评论(10)
热度(293)
©浪逝余痕 | Powered by LOFTER